您的当前位置:首 页 >> 信息中心

万物都有灵性狼要回头不是报恩就是报仇,从崂山道士开始

发布日期:2021-10-27 18:44:07 作者: 点击:

这是一棵上了年头的老樟木树。

主干之粗,约莫需要两人方能合围,斑驳的树皮覆盖其间,枝桠繁杂犹如虬龙,纵横交错。

看得出来,也曾傲视风霜雪寒,挺拔山间。

不过终究有些可惜,昔日的参天大树,如今却早已被连根拔起,而且根部腐朽,似乎尚有蚁虫爬行其间,整棵树倒于地面。

大部分的树叶凋落,整体也几近干枯。

“笃…笃…笃……”

王晏挥动着斧头,将干枯的枝干一根根的砍下,清理完这整棵树,怎么说也能得个几捆柴。

秋分刚过不久,可这天气却在逐渐的转凉。

片刻之后,王晏扔下了斧头,停止砍伐,转而将地上散落的干柴拾到一起,并以藤条捆好。

自清晨由观中到此,已然过去了个把时辰。

“王师弟今日不错啊,有进步嘛!”

一名头梳道髻的年轻道士,此刻肩上挑着两大捆柴,由王晏的面前经过,见状朝他笑了笑。

“师兄就别取笑我了,这才一个多时辰,你都已经来回跑了两趟,师弟可真是自叹不如。”

王晏一边继续整理干柴,同时回应了一句。

“呵呵呵呵,过奖过奖,熟能生巧罢了!”

年轻道士打着哈哈,朝着山道健步离去。

最近几日以来,这位王师弟的变化倒是挺大的,以往文绉绉的形象,此刻已然是不复存在。

就是经常怪言怪语,说些他们听不懂的话。

捆好了两捆干柴,每一捆约有四五十斤的样子,王晏继而坐了下来,并掏出水壶灌了几口。

繁茂的山林隐天蔽日,枝头偶有飞鸟嬉闹。

“求仙学道,果然不是那么容易的啊!”

思绪翻飞,王晏的心中不禁叹息了一声。

以前、以及现在的一切,真的都恍若梦中一般。

数十年来,他是不幸的,同时又是万幸的。

三十不到的年纪,虽事业上小有成就,怎奈身患绝症,还没有来得及好好的享受生活,便已然辞世而去。

好在上苍垂怜,死后竟魂魄不散,飘飘荡荡来到了另一方世界,并附身于一名书生的身上。

他的生命,以另一种方式得到了延续。

融合了原主人的记忆,他基本弄清楚了现在的身份,以及所处的地方,乃至世界观什么的。

据他所了解,这方世界不属于历史中的任何一个朝代,不过政权文化,却与华夏古代相类似,甚至在此之前,秦汉三国晋皆有。

本朝国号大盛,至今已享国运六百余载。

此人姓名与他一样,也叫王晏,弱冠之年,面目倒也清秀,出身名门望族,家中排行第七,云州淄川县元牧五年秀才。

少慕道,好仙人,一个多月之前,毅然辞别家眷,负笈前往崂山学道,好不容易拜入了三清观,怎奈师父不仅不传授仙法,却只是让他砍柴。

这一个月下来,手足重茧,不堪其苦,可师父却丝毫没有传授他道法的意思,因此便心生退意,而忧虑之际,不慎一跤跌倒,磕中了脑门。

如此方使得地球的王晏鸠占鹊巢,借尸还魂。

作为一代资深老书虫,《聊斋志异》这本书他自然也不陌生,虽说没怎么看过,但好歹也算是有所涉猎。

毕竟这种题材的故事,在前世可是改编而成了不少影视剧。

除了比较经典的倩女、画皮等故事,崂山道士这篇文章,他的印象也是丝毫不差。

这一文终究是出现过在语文课本上的,而且木偶戏也很出名,堪称是童年的回忆。

再结合原主的身份以及种种经历,所以他十分确定,自己是穿越成了崂山道士里面的王七。

来这里已经五天了,系统没有,外挂没有,有的只是一下子离开了城市的喧嚣,还不太适应,但幽静的山中修道生活,倒也是另有一番风味。

尤其是当他得知,这方世界是有道法神仙的,观里面的老道士就是一位会法术的活神仙。

前两日晚上宴请宾客,剪纸为皓月,投箸成宫娥,这些可都是他亲眼所见,亲身经历,由不得他不信。

如此莫大的机缘摆在眼前,如何能不珍惜?

所以就算再辛苦,他也要通过师父的考验。

休息了半刻钟左右,王晏感觉气力恢复了不少,这具身体虽然健康,但体质终究还是有些羸弱。

而这也是他比不过那些师兄们的原因,手脚麻利的,一个时辰能砍四五捆柴,两三百斤,并且还能够运回道观之中,他顶多只有两到三捆。

站起身来,王晏将钎担两头各插入两捆柴的中心,水壶绕在钎担之上,斧头则是插入了柴中。

起肩试了试分量,倒是可以承受。

这个把月早出晚归的砍柴,力气自然是增长了不少,顶多中途歇一趟,回到道观完全没有问题。

王晏此刻挑起整担柴,正准备离去,然而未走几步,忽然不知从哪儿传来一声尖叫,紧接着一道白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猛地冲了过来。

王晏来不及反应,躲闪不开,那白影正好撞到了他的右腿,顿时往后一连翻滚了好几个跟头。

而王晏也是感觉到右腿一阵疼痛,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当际放下了柴,伸手一阵揉搓痛处。

乍看之下,却见撞自己的白影竟是只兔子。

那兔子浑身雪一般的毛发,长得很肥很壮,一对耳朵竖起老高,只是如此猛力的一撞,明显也是撞得有些懵了。

山中各种各样的动物不少,他砍柴时也时常能够遇到,原本这也没什么稀奇,可是接下来这肥兔子的一顿操作,倒着实是令王晏大感惊异。

只见这兔子缓过来之后,见了王晏,竟也不怕,而是以两只后腿撑地,支撑起身体,前脚则并拢成型,朝着王晏不断的作揖,口中尖叫连连。

一双眸子可怜兮兮,更有泪水滑落而下。

“什么情况?成精了?”

眼见此状,王晏的内心可谓是震惊不已。

他一把由柴中抽出斧头,作势欲将它吓走,可这兔子不仅不躲,反而冲上来抱住了他的腿。

一只前脚左右挥舞,仿佛十分的焦急。

王晏连着后退几步,弯腰伸手欲将这兔子扯开,然而这肥兔子却死死抱住,同时仰头望向了王晏,水汪汪的眸子满含热泪,似乎是在哀求。

如此一来,王晏倒是怔住了,心中则更是莫名奇妙的生出一股不忍,渐渐的也冷静了下来。

这胖兔子的行为举止,实在是太过于怪异。

一般的动物就算不怕生人,但他刚才举斧示意,也应当能感觉到危险逃离,更何况这可是兔子,智慧身手敏捷,哪有不逃反而送上门来的道理。

如果它不是只笨兔子,那么想必定有缘故。

毕竟世间万物,皆有灵性。

常言道:狼若回头,必有缘由,不是报恩,就是报仇。

如今肥兔拦路,作揖跪求,显然也是非同寻常。

抱着试一试的心态,王晏开口问了一句。

“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要求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