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首 页 >> 信息中心

免烫衬衫如何选免烫衬衫选购指南,如何评价雅戈尔品牌?

发布日期:2021-09-18 15:50:11 作者: 点击:

多年前,不少人认为,雅戈尔有资格成为中国的伯克希尔哈撒韦。

雅戈尔靠宁波青春服装厂起家,巴菲特也是收购了濒临破产的纺织公司;雅戈尔的股权投资风生水起,巴菲特更是投资神人。

然而,雅戈尔终究不是伯克希尔,资本市场对它十分不待见。

风乍起,事情开始起了微妙变化。

最近,A股市场风声鹤唳之时,有一则重量级公司的战略调整消息被忽视了。

20年前涉足金融投资,并一度因投资股权成为“炒股大王”的雅戈尔,宣告将聚焦服装主业,退出股权投资!截至3月末,雅戈尔投资项目共39个,期末账面值320亿元。

在A股市场敏感时刻,宁波大佬李如成彻底“脱虚向实”,不再炒股,意味深长。

雅戈尔倚靠的一直是服装、房地产、金融投资三驾马车。如今,雅戈尔弃房地产,砍金融投资,真的是要再造服装帝国吗?

今年68岁的李如成说:“给我们时间吧!”

1)多元化的估值错乱

雅戈尔1998年11月上市,1999年刊出第一份年报开始,股票投资的标签已经沾上。

李如成的雅戈尔,杉杉的郑永刚,有着相似的创业历程,是宁波商界两位大佬。两人均从服装主业获得第一桶金,又因低价接盘金融资产收获暴利。

不过,李如成大手笔涉足股票市场,早于郑永刚。颇有意思的是,20年后,郑永刚后来居上,组建专业投行团队进行资本运作,构建了杉杉系。

说回雅戈尔。20年后,雅戈尔再追忆时称:“1999 年,雅戈尔首次涉足金融投资,既有政策方面的原因,也有对产业发展、多元化战略的考量。”

1999-2005年期间,雅戈尔陆续投资了中信证券、广博股份、宜科科技(后更名为汉麻产业、联创电子)、宁波银行等。

2005年,股权分置改革全面铺开,资本市场步入快速发展期,雅戈尔持有的金融资产市值急速增长,一度超过200亿元。

2007年,雅戈尔提出“三驾马车”的发展战略,在稳健发展服装、地产业务的基础上,审慎探索投资业务。

此后的12年间,雅戈尔见证了资本市场的高速发展,也随之经历了投资收益的起伏波动,由此给投资者带来了估值判断的复杂化和未来预期的不确定性。

十鸟在林,不如一鸟在手。基于资本市场的价值体系,多元化经营的公司通常被给予较低的估值。

因此,在雅戈尔创业40周年之际,为实现公司价值最大化的目标,公司拟对发展战略作出调整:

为了实现价值最大化目标,公司拟对发展战略作出重大调整,未来将进一步聚焦服装主业的发展,除战略性投资和继续履行投资承诺外,公司将不再开展非主业领域的财务性股权投资,并择机处置既有财务性股权投资项目。

2)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2011年,李如成接受媒体采访时称“希望65岁能淡出”。如今68岁的李如成,仍在掌舵雅戈尔这艘巨轮。他的独女李寒穷任职总经理,辅佐父亲劈波斩浪。

在上市21周年、创业40周年之际,李如成突然决定“卸货减重”,是感受到了未来的资本风浪,还是另有所谋?外界难知其详。

如雅戈尔自述的“起伏波动”,可能也是李如成萌生退意的重要因素。这中间,对中信系两只股票的巨额投资,对李如成的冲击一定很大。

1999年,雅戈尔斥资3.20亿元投资发起成立中信证券,斩获9.61%的股份,后因中信证券上市,摊薄持股比例以及股改,降为8.06%,位列第二大股东。这笔投资占据了雅戈尔当年对外投资总额的一半,其初始投资单位成本为1.60元/股。

与中信证券的股价相比,雅戈尔投资成本极低,这成了公司一颗可以随时用来平抑业绩波动的“摇钱树”,整体获利超过80亿元。

2015年,中信系另一个棋子进入雅戈尔的投资视野。对李如成而言,又一次复制中信证券的财富机会来了!

2015年,雅戈尔花了整整一年时间,通过二级市场增持、参与新股认购等方式分四次战略入股中信股份,以约每股14港币的价格,总计投入164.67亿元人民币,累计持有14.25亿股,占中信股份总股本的4.999%,投入资金占到当时公司披露的2015年报净资产的86.83%!

这不啻于一场豪赌。但目前为止的结果并不如愿。

由于中信股份港股上市后股价低迷,雅戈尔这笔巨额投资出现巨亏。加上2017年33.08亿元的资产减值,两年下来,雅戈尔投资中信股份合计亏损达到70.82亿元,因此严重拖累了2017年业绩。

最被外界诟病的是,此后雅戈尔动用财务技巧,花费了1.15万港元再次买入中信股份1000股,累计占股上升至5%,将对中信股份的投资由“可供出售金融资产”变为“长期股权投资”。

会计核算一变更,雅戈尔2018年一季度净利润旋即猛涨至93亿元,利空秒变利好。

雅戈尔两次押宝中信系的迥然命运,或许给了李如成放弃股权投资的决心。

3)服装主业有想象力?

2016年,雅戈尔掌门人李如成就曾高调宣布:要用五年时间再造一个雅戈尔!

所谓再造一个雅戈尔,指的是用5年时间创建1000家营业额在1000万元以上的自营门店,算起来营业额刚好100个亿。

拥有遍布全国的渠道资源和300万会员的雅戈尔,几年来“开大店、扩大厅,关小店,优结构”,相继关闭了198家效益不佳、形象不好的门店,又投资30.7亿元开设了50家大型门店,综合运用3D量体、大数据、VR/AR等新科技设备(手段),为VIP会员带去交互现实与虚拟的愉悦购物体验。

“我们的客户数据收集后,今后无论你在哪里,只要告诉我们你的需求,我们马上就会根据你的尺寸做好衣服,并快速送到你所在的地方。”李如成曾向外界传递的雅戈尔“智慧营销”的构想。

然而,这不是李如成第一次释放回归主业的想法。早在2012年前后,承认“对资本市场的依赖度偏高”的雅戈尔,就表态将逐渐缩减投资规模,进一步加大对品牌服装的投入力度。

2013年末,雅戈尔出资30亿元,认购国联基金30%的出资份额,参与投资西气东输三线管道项目。

快钱来的太容易,突然收手赚慢钱,的确是不容易的决策。何况,回归服装业固然是聚焦了主业,但估值真的能抬升吗?

2018年,雅戈尔服装门店新开559家,关闭483家。当年,时尚服装板块完成营业收入56.4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13.22%;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8.3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9.34%。

雅戈尔2018年年报开头《致股东》,李如成感慨地说:“以往的成功,不可能再重复;过去的教训,一定要铭记。”最后一句话更加意味深长:“敬爱的股东,给我们时间吧!”

1958年,李如成父亲被打成右派,全家人从上海下放到宁波南郊段塘镇。

刚满7岁的李如成和村里小伙伴们一起,编织过一顶仅挣几分钱的草帽,当过每天只赚两分钱的放牛娃。十岁时,李如成父母相继病故,他和一个姐姐两个弟弟相依为命。

15岁那年,初中尚未毕业,李如成便主动报名到灯塔大队雅渡村插队,一呆就是15年。

1980年岁末,已近而立之年的李如成,来到了镇办的“青春服装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