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首 页 >> 信息中心

大亚湾和晕大酒店,特殊的阵地:解密南海隔离酒店

发布日期:2021-06-19 10:40:18 作者: 点击:

佛山南海居民梁仪不会忘记,在半夜接到通知要搬进隔离酒店后,一家五口内心的那种紧张和担忧。好在,接下来的14天,远比她想象中更顺利。

让她和很多被隔离者遗憾的是,一直到离开这家特殊的酒店,他们也没机会见到大多数在酒店里辛苦照料他们的人。

“被隔离的人也很辛苦,也是在为战胜疫情做贡献。”隔离酒店“店长”刘小祺说。

在隔离酒店这个在外界看起来隐秘而特殊的阵地,他已经看到了胜利的曙光。

隔离酒店入口处的警示牌。

【刘小祺是佛山市南海区直部门的一名党员。6月7日,根据南海区新冠肺炎防控指挥部安排,他来到南海一家隔离酒店,担任“集中隔离点指挥调度中心主任”,被这里的人们称为“店长”。】

6月15日12时,3名市民结束了在南海一家隔离酒店的生活。他们将继续居家隔离观察。刘小祺为“客人”感到高兴:这代表着他们基本度过了最“危险”的时段。

隔离酒店,是新冠疫情中除隔离病房外风险最高的场所之一。刘小祺是佛山市南海区直部门的一名党员。6月7日,根据南海区新冠肺炎防控指挥部安排,他来到这家隔离酒店担任“集中隔离点指挥调度中心主任”,称为这里的指挥,被称为“店长”。

在佛山市南海区某隔离酒店内,医护人员正在穿上隔离服,准备为隔离区的客人送午餐。

刘小祺值守的这间隔离酒店主建筑是一整栋11层的主楼,分清洁区、半污染区和污染区。

在本轮疫情中,最早出现本地确诊病例的华福御水岸小区就有住户被转运至此。刘小祺与卫健、公安等部门和酒店工作人员一起,小心保护着店内猝不及防“到访”的客人。

“‘客人’通常要拖家带口生活14天左右,所以这里不仅仅是医学隔离观察的场所,更是他们一个短暂的‘家’。”刘小祺很清楚,作为 “店长”,最重要就是保障“客人”的需求,同时死守病毒传播的任何可能。

佛山市南海区某隔离酒店厨房内,酒店工作人员正在加紧打包当天的午饭。

“我们在一楼旁边开通了污染区专用通道,负压救护车把‘客人’直接送到那个入口进入隔离观察区域,中间不能有任何逗留和接触。”这些工作规范和流程,刘小祺每日都在反复记忆,不敢有一丝松懈。

清洁区所见,酒店里的电梯、地毯也进行了重新包装,都盖上了一层便于消毒的薄垫,这样的设计遍布整个酒店。除此之外,每间客房都采用单独的挂式空调,中央空调全部停止使用。

南海区疾控中心消杀专家柯志攀坚持酒店必须按此规范设置:“隔离酒店要杜绝交叉感染,要避免空气传及污水感染源传播。从‘客人’进入酒店到解除隔离,这个过程必须严格闭环管理。”

酒店的细节、楼层分布,都是“店长”要马上熟悉的。他不仅要及时联通卫健、公安、应急、酒店等工作安排,还要巡查酒店各个角落,发现问题立刻解决,连电梯口用完却没有及时增补的纸巾也不能放过。

医护人员整装待发,准备通过半污染区进入隔离区,为客人送上午餐。

【被隔离的市民,多数是因为被认定为“密接者”后,接到一通电话、匆匆收拾行李后就被送到酒店。有些是一家老小,有些则是需要一个人在房间里住14天。】

5月27日22时,家住南海区桂城街道的梁仪接到了一个让她措手不及电话。

“您好,我们是南海区疾控中心的工作人员,您的公司出现了一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您曾经与他使用过同一趟电梯,现定为密切接触者,需要在我们指定场所进行医学隔离观察。请问你身边有其他家人么?”

确诊、密接、隔离……一时间,梁仪的大脑一片空白,紧接着就是对未知的恐惧。她担心的不止自己,还有家人,尤其是5岁的儿子。

梁仪夫妻是典型的广佛候鸟,她的公司位于广州市荔湾区。5月21日,广州荔湾出现本轮疫情第1位本土新冠肺炎确诊病例,5月26日,荔湾确诊病例增至7人。

5月27日,梁仪的公司通知员工:大楼内可能存在新冠肺炎感染者。当晚,她就确定为密接人员。

从22时到次日凌晨3时,负压救护车赶到前,梁仪一直很慌忙,连收拾行李都是婆婆和老公在准备,“当时家里的行李箱只有2个,平时准备短途旅行的,所以把所有能背的书包、袋子都用上了。”

“大人的东西尽可能简单点,主要把孩子要用的备齐。”梁仪的老公反复强调。

很快,他们一家五口快速转运至隔离酒店。出门前,她记住了婆婆的一句话,“不要有压力,全家人一起度过。现在没有比隔离酒店更安全的地方了,那里有专业的医护人员。”

即将进入隔离区与清洁区之间的半污染区内,医务人员正在再次检查送来的午餐是否全部密封好,是否按照客人的需求提供。

“从第1天开始,我们就每天都要进行核酸检测,还是鼻拭子,一开始我儿子非常抗拒。”梁仪回忆。

隔离酒店医疗组组长、南海区桂城医院门诊部护士董剑云了解她的不忍,毕竟孩子还小,于是她对这个5岁的小朋友说,“如果宝宝勇敢地接受这一次的采样,那阿姨就想办法为你准备一道你最爱吃的菜。”董剑云一边哄着孩子,一边用最轻柔的手法开始采样。

儿子的接受让梁仪渐渐放下防备,她知道医护人员不容易,“我们待在这里14天就好,可她们要一直坚守到疫情结束。”

6月1日儿童节,董剑云给梁仪儿子送去了酒店精心准备的儿童节礼包。“礼包里有一包可种植的绿豆,豆子、泥土都有,我们在酒店里尝试种起了豆芽,儿子天天守着豆子发芽、出苗,房间里也有了生机。”那天窗外的疫情依旧紧张,但梁仪眼里很温暖。

【与“店长”接触最多的就是负责“客人”生活、健康管理的南海区桂城医院门诊部护士董剑云,她是极少数可以跟“客人”见面的工作人员之一。】

梁仪一家是董剑云当天接收的第4批”客人”。

“妈妈,我们没事吧?”孩子一句话,让董剑云看出了这一家人的紧张,她快速地进行了人员登记和健康询问,并向指挥部申请将梁仪与儿子分在一间房,其他人单独一间。

董剑云和其余16个医护人员组成的医疗组,是 “客人”与外界沟通的唯一桥梁,也是极少数可以跟“客人”见面的工作人员之一。她们笑称自己是“客人”生活安排和健康管理的“管家”。

而隔离酒店的其他绝大多数工作人员,都要严格按规定行事,不能进入“客人”区域与其见面。

从收到“客人”信息、接收“客人”到安排住房、后期健康管理都是董剑云的小组负责。董剑云一边要记录“客人”的身体和心理状况,一边也要协调沟通即将解封“客人”的后续准备。

5月28日,佛山市南海区报告1例本地新冠肺炎确诊病例,董剑云陆续接收了90多名”客人”,连续十多个小时穿着防护服在这里奋战。

而接下来被隔离的14天,“管家” 与“客人”渐渐建立了信任。他们在微信上不断联系。“我检测结果为什么还没有显示?”“我想买点东西可以寄快递么?”“我婆婆快70岁了,麻烦你多留意下她的身体。”

67岁的罗阿姨,她在进来隔离前的2个月,刚刚进行了一场鼻咽癌的手术,鼻拭子采样对罗阿姨来说异常痛苦。“老人家做过手术,比常人的鼻腔要狭窄一些,我只能更加小心。”董剑云的采样被罗阿姨用“温柔”来形容。

隔离酒店店长刘小祺与医护人员进行沟通,为隔离人员提供更好的服务。

另一边,通过几天的健康观察,董剑云发现“客人”冯勇患有高血压、高血糖等慢性疾病。6月2日一早,冯勇告知送早餐的工作人员,自己有些拉肚子、头晕。董剑云立刻带着一名护理人员上门监测,并将结果报给医院。

“因为现在是在隔离期,一旦‘客人’生病,我们要考虑用药、就医每个环节的安全,还要向上级报告,所以那一次我们都非常紧张。”多天后,董剑云把这些情况告诉刘小祺,一是让他尽快熟悉隔离酒店的‘客人’,二是让他做好随时应急的准备。

董剑云也遇到到过在酒店不肯配合的”客人”,例如坚持不肯入住的。她只能穿着防护服,扯着嗓子跟”客人”解释:“我们都明白要离开家在陌生的环境里待14天很不容易,但是一个人不配合,就会对外面千千万万的人造成影响。”

心情不好的时候,刘小祺和董剑云时常相互提醒彼此:“都是人之常情,换了我们被隔离,也会有情绪。”

【每天2次的定时消毒只是陈永照工作量的1/3,他还要及时处理医护人员换下来的隔离服、防护服,以及”客人”产生所有生活垃圾。 】

每个酒店,清洁工作都很重要。在隔离酒店这个特殊的地方,要清理的不只是各种生活垃圾,还有可能存在的病毒。从事这项工作的消杀组,是一批“超级清洁工”。

“客人”的每一次转身离开,来自第三方消杀公司的陈永照都承担着消灭病毒的最后一环任务,这也是医学隔离观察的场所最不可掉以轻心的一环。

“按照相关规定,‘客人’产生的生活垃圾也要全部按医疗垃圾来处理。如果打包好的垃圾是5kg,那么运送出去的垃圾就必须是5kg。”

收到任务后,陈永照就去到已退房的房间消杀,先用调配好浓度的消毒液喷雾器进行空气消毒,再用常量喷雾器进行物体表面消毒,最后用浸泡过消毒液的毛巾进行擦拭,针对可能遗留下病毒的厕所、门把手等重点区域则要多次消毒。

每天2次定时消毒只是陈永照工作量的1/3,他还要及时处理医护人员换下来的隔离服、防护服,以及”客人”的生活垃圾。

从黄色的医疗废物垃圾桶里拿出垃圾袋并打结,然后迅速喷洒一遍消毒水,再套多一个医疗废物专用袋,继续打结、消毒。

完成这样一个流程,陈永照只需要2分钟,甚至更短。只有完整、快速完成这些动作,才能尽量降低风险。

酒店内产生的医疗垃圾将被存放到医疗废弃物暂存点,在这里再次进行紫外线消毒和喷杀消毒,之后交由专业的医疗废除处理公司回收处理。就包括酒店的化粪池污水也要每天消毒和检测,杜绝隔离观察区域域污水二次污染传播。

6月15日,邓阿姨起得特别早。打开手机,她看到了“华福御水岸小区风险等级由中风险调整为低风险”的消息。她哼着小曲,收拾好自己的衣物、用品,向往常一样将使用过的垃圾打包放在门口,“这是最后一次打包了,我马上就解除隔离了。”

邓阿姨从没有见过刘小祺、陈永照和酒店其他后勤人员。临走时,她在酒店的留言纸上写下:“我平安回家了,也希望你们能早日回家!”

刘小祺也给家里发了一条微信:“我们快胜利了!”

(原题《特殊的阵地:解密南海隔离酒店》)

【来源:读特网】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向原创致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