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首 页 >> 信息中心

扶贫纪实太行山上的那村那人那些事,太行山上“新愚公”

发布日期:2021-10-26 09:48:00 作者: 点击:

孟夏时节,天高日暖。河北省临城县凤凰岭万亩核桃林绿意葱茏,蓝天白云映衬下愈显生机勃勃。谁能想到,多年前这里还只是一片荒废的石头地。“都该感谢我们的恩人李保国教授啊!”河北绿岭公司负责人高胜福感慨。

1958 年,李保国出生于河北武邑的一个农民家庭。1981 年,李保国在河北林业专科学校毕业留校任教不久,学校决定在太行山区建立产学研基地,李保国自告奋勇作为首批队员进入太行山,一干就是35 年。从农民大学生到大学生农民,从教授到农民教授,从瘠薄沟壑到绿水青山,从峭壁荒野到金山银山,从科技伉俪到李保国团队,李保国数十年如一日,把毕生的精力投入到科技兴农、扶贫攻坚和教书育人第一线。

李保国一生获得过许多耀眼的荣誉,“全国科技特派员”“全国先进工作者”“全国师德个人”……而始终摆在他办公桌上的,是“共产党员先锋岗”的标牌。1989 年 7 月,李保国光荣地加入中国共产党。几十年来,他用行动和业绩有力地兑现了入党誓言。“我是共产党员,是共产党员,就要为人民服务。”

农民出身的他常说:“我是农民的儿子,看不了他们过苦日子,让父老乡亲们都富起来,我的事业才算成功。”

头发稀乱、皮肤黝黑、裤子卷起、双手干裂,日常的李保国活脱脱一副农民形象。天长日久奔波在田间地头,黑,成了李保国的“标志”,他常常自嘲说,“我是最黑的大学教授”。有人说李保国“土”,但他甘愿“土”,因为只有“土”,农民才能跟他交心。在他手机通信录的几千个名字中,最贫困地区的农民就占了60%。村民杨双奎抹着眼泪回忆:“李老师跟我说,他就见不得老百姓受穷,他一定会帮我们。”

在他的带领下,太行山的一批批农民摆脱了贫困,然而李保国却从未以此居功。河北日报社一位记者采访李保国时曾说,是你成就了岗底、绿岭和前南峪。他却一本正经地回答:“不是那么回事。没农民提供山、水、林、田、路,我哪来的研究成果?不是我成就了他们,是他们成就了我。”

他扶植产出的“富岗”苹果、“绿岭”核桃享誉全国时,他却不为钱来、不为利往,既不拿农民给的报酬,也不持企业奖的股份,终其一生保持了共产党人清正廉洁、无私奉献的品格。“我是来帮农民脱贫致富的,不是来追名逐利的!我只图太行山的老百姓能早一点过上好日子!”民心深处有丰碑,他的名与利都留在了百姓心中。

在中国国家博物馆里,一幅大型油画《太行山上的新愚公》常吸引很多人驻足,画中人就是李保国。就像故事中的愚公一样,李保国“安、专、迷”。他曾讲,“安就是安下心来,专就是专心致志,迷就是迷恋至深”。这就是李保国的自我期许。从进入太行山那一刻起,他便专注于山区的事业、农民的事业,持之以恒、久久为功,再不曾离开。

1981 年,年仅 23 岁的李保国来到前南峪村,从此就把家安在了太行山。看着一座座种不出粮食、“年年种树不见树”的石头山,李保国来了“杠头”劲儿。通过一个个起早贪黑的样本调查,李保国认为爆破整地可以改善土质。这种与石头较劲的做法最初被质疑“异想天开”。李保国没有退缩。没有炸药,自己造;没有沟渠,人工挖;没有设备,手提肩扛。炸山、造地、筑坝,植树、种草,李保国挑着担子,挥着大镐,扎在山里热火朝天地干。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艰苦奋斗,前南峪的土加厚了、水留住了,树木成活率从原来的 10%提高到 90%。前南峪成了“太行山最绿的地方”,昔日的荒岗从此变成“聚宝盆”。此时,李保国却又踏上新征程,“我得去别的地方了,别的山里了。你知道我的脾气,我是哪儿穷去哪儿,哪儿偏奔哪儿”。

岗底村是李保国的第二站。1996 年,一场大洪水冲毁了岗底村200 多亩耕地和全村的厂房设备。“那时候感觉天都塌下来了。”岗底村村委会主任杨沣军回忆说。最困难的时候,李保国到了。在一脚石子一脚泥地摸查灾情的过程中,李保国发现岗底村近千亩产量低、质量差、卖不上价钱的苹果树,大有可为。于是他带着妻子常住岗底村,白天钻果园、晚上上山测虫情,走遍全村 8000 多亩山场,拿出了全套的苹果无公害管理方案和标准种植工序。在苹果套袋技术受到质疑时,李保国筹集自己 5 万多元科研经费购买 150 万个纸袋,亲手教村民套袋。当果园里结出的又大又红“富岗”苹果,卖出了数十倍于原先“小黑蛋子”的价格时,村民们笑逐颜开。

昔日的穷山村,仅靠苹果这一项,人均收入就达 3 万多元,成为“太行首富村”。 前南峪、岗底村、凤凰岭、葫芦峪……李保国的足迹遍布太行山扶贫基地的现场,越野车就是他和妻子“流动的家”。喝水、吃饭、午休都在车里,后备箱塞得满满当当。有人说教授是论文堆起来的。李保国将他的“论文”写在了中国大地上,写在了最艰难、最困苦的地方。他每年进山“务农”超过 200 天,踏遍太行山的沟沟坎坎。岗底村大大小小 350 多个果园,哪个果园是谁家的,生长情况怎么样,他都如数家珍。他手机里存了一个个特殊的名字:“曲阳核桃”“井阱核桃”“平山西北焦核桃”“栾城杨核桃”“平山苹果”。接到咨询电话,他总能清楚记得每个人的困难和问题。岗底村党总支书记杨双牛回忆说:“他真是为我们这穷乡亲着想,心里就是想着老百姓。经常是起早贪黑,钻沟爬岭,越是刮风下雨越上山,研究他的课题。他自己这样做,也要求他的学生也是这样。老百姓看在眼里,疼在心里,人家是个大学教授,像这样为咱岗底村服务,从内心非常感激他。”

李保国不仅是农民的引路人,还是人民教师,是优秀知识分子的代表。他主张学有用之识,成有用之才。他把讲台搬到田间地头,他要求 67 名研究生的专业学习、实习报告、毕业论文,都必须在太行山的田间乡野完成。他常说:“搞科研就要像农民种地一样,春播秋收,脚踏实地。扎不进泥土地,就长不成栋梁材。”在他的影响

下,一批又一批学生走出课堂,走出城市,投身农村,贡献扶贫。35 年间,李保国带领团队和研究生完成了 28 项技术研究成果,推广 36项实用技术,培育了 16 个山区开发典型案例,先后获国家级、省部级数项科技进步奖和突出贡献奖。

孤举者难起,众行者易趋。李保国深知扶贫先扶智,他不仅培养学生,还亲手指导农民。他一直有一个愿景,“把我变成农民,把千千万万的农民变成我”。在他的指导下,成百上千的农民都成为管理果树的土专家,成为“持证上岗”的行家里手。他驻留和指导过的地方总是产生各种“奇迹”般的农业科技成果,他和他的团队用实际 行动书写了用科技精准扶贫的华彩篇章。

数十年如一日的奔波,李保国积劳成疾。对此他满不在乎,总说“活着干,死了算”。2016 年 4 月 10 日,李保国因心脏病突发,抢救无效,永远离开了他的家人、他的学生、他的太行山里的乡亲们。“4 月 1 日,邢台南和;4 月 2 日,邢台前南峪;4 月 3 日,邢台南和;4 月 4 日,邢台保定……4 月 8 日,顺平、保定……”这是李保国生前最后一周的工作轨迹,浓缩了李保国来去匆匆的所有牵挂。 4 月 9 日,“周一、周二在校给本科生上课,周三去青龙,周四去滦县……”这是去世前一天,李保国给下一周安排的满满行程。

“那是谁的身影,脚步匆匆。他在太行山里走了一生。那是一片片贫瘠的土地,他用知识绘成风景……”河北梆子戏《李保国》的主题曲响彻太行,山河动容。直到多年后,太行山的百姓还在怀念他。易县西豹泉村核桃种植大户王呈千在 2018 年春天的一场大雪夜彻夜未眠,他在朋友圈为李保国点亮了一盏烛光,“那年的大雪,您在, 苹果没有减产,今年的大雪我们该怎么办?”

李保国去世后,他的妻子郭素萍含泪忍下悲伤,组成“李保国科技服务队”,行走在李保国战斗过的地方,继续着李保国未竟的事业。“保国未完成的事业,我们会接着完成,我会把太行‘愚公’的精神传承下去。”

“李保国扶贫志愿服务队”“河北富岗 128 科技服务队”“绿岭李保国技术扶贫服务队”……更多的“李保国”正在涌现,他们在邢襄大地上播撒科技的“火种”。

【“有些人死了,他还活着。”李保国已经走了,但又从未离开,他的身影、他的事业、他的精神,永远留在了太行山上的千沟万壑之中。李保国是新时代共产党人的楷模,自觉践行入党誓词,不忘初心、牢记使命,把事业看真、把百姓看重,矢志不渝地为党和人民的事业奋斗;他是知识分子的优秀代表,不驰于空想、不骛于虚声,依靠科技因地制宜探索出太行山的扶贫道路;他是太行山上的“新愚公”,持之以恒、久久为功,时不我待、只争朝夕,演绎了“愚公移山”的感天动地和“点石成金”的不朽传奇。如今,太行山上郁郁葱葱,播种、耕地、收获年复一年, 一个又一个“新愚公”沿着李保国当年的足迹上了山、下了田,他们有一个共同的名字:中国共产党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