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首 页 >> 信息中心

敢问这位女司机是怎么把车开到维修厂的,降落我心上 第66章 66号登机口

发布日期:2021-09-21 10:26:08 作者: 点击:
    第六十六章

    落地后不到十分钟,航空新闻铺天盖地而来。

    又因为某相关电影的上映,航空事故得到空前关注,本次事件瞬间登上热搜。

    不过阮思娴和傅明予都没空管这些,这个晚上注定忙得脚不沾地。

    宴安得到消息,想来看看情况,但碍于傅明予时常对他摆的那张臭脸,想想还是算了,不如回家看新闻。

    傅明予终于有时间看未接电话时,除了家里人打的,还有十二个董娴的电话。

    他正考虑着要不要拨回去,助理便打电话进来说,董娴和董静都来了。

    “嗯。”傅明予说,“五分钟后让她们进来。”

    他去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整理好了头发,办公室的门自动打开,董娴和董静两姐妹迫不及待地走了进来。

    “阮阮呢?!”董娴环顾四周,“她人在哪儿?”

    傅明予第一次见到董娴这种模样,不仅没有端庄的表情,衣服上居然还有五颜六色的颜料。

    傅予明走到她面前,平静地说:“伯母,先别着急,她没事,现在正在接受民航局的调查。”

    说完朝她抬手,示意她去沙发上坐。

    董娴即便坐下来,也没有安心。

    “今天晚上我本来在画室,但是好好的颜料盘突然就打翻了。”

    她断断续续地说着,声音忽大忽小,“然后有人跟我说今天的新闻,我还没看,心脏突然就不正常,感觉她就在那架飞机上。”

    她弯腰捂着额头,“我就知道是她。”

    董静坐在她身旁,拍了拍她的背,“阮阮这不是没事吗,你别担心了。”

    傅明予看了眼腕表,同时各个部门的电话一直被转接进来,柏扬和助理站在外面候命。

    看出傅明予很忙,董娴两人也没多打扰。

    “我们去外面等吧。”

    此时整栋世航大楼忙碌得堪比春运,每一层,每一处工作间全都人满为患。

    这是集体加班的一个夜晚,公关部尤其忙碌。

    整整三个小时,阮思娴才从会议室里出来,耳边充斥着各种声音。

    她还要赶往飞行部提交报告,期间抓了个人问机长的情况。

    “还好,没大碍,血管迷走神经性晕厥,大概是因为劳累还有平时各种慢性疾病的堆积吧,航医那里也有记录,但这种事情确实太突发了。”

    阮思娴不太明白这种学术用语,只记得机长一开始只是短暂的头晕,随后面色逐渐苍白,逐渐看不清仪表盘,听力也有所下降,同时还开始恶心冒汗。

    在他晕过去之前,阮思娴以为他得了什么重病,后来见他直接两眼一闭,差点以为出了大事。

    “那他以后还能继续飞行吗?”

    阮思娴问,

    “恢复后可以的,只是以后会列入重点体检名单。”

    那个人说完就匆匆走了。

    阮思娴继续朝办公室走去,期间拿出手机回了司小珍和卞璇的消息。

    因为后续的新闻报道上直接出现了她的名字,所以微信一下子涌入上百条消息,她没时间一一回复,只能发个朋友圈算是统一报平安。

    退出微信后,她看了眼通讯记录。

    几十条提示短信中,有十几条来自董娴。

    她想了想,还是决定给她打个电话回去。

    只是还没拨出去,人已经出现在她面前。

    “你没事了?”

    董娴手里捧着个一次性纸杯,怔怔地看着阮思娴。

    “没事了。”

    阮思娴说。

    这次董娴没有继续开口,阮思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两人就这么沉默地面对面站着。

    另一边,傅明予从办公室出来,看见董静一个人站在休息间。

    “郑夫人呢?”

    董静四处张望了一番,说道:“不知道,刚刚说去倒个水,一直就没有回来,是不是有什么事?”

    傅明予知道民航局的人已经先走了,看了眼时间,估计阮思娴那边也差不多了,于是给她打了个电话。

    但是没人接。

    “可能跟她在一起。”傅明予说,“大概就在对面的玻璃长廊,阿姨,需要我让人带您过去吗?”

    董静本来都点头了,想了想,又说:“算了,让她们两个人说会儿话吧。”

    助理给董静倒了杯热水,她又坐了下来。

    旁边的男人也没有走,看着前方的玻璃长廊,那里隐隐倒映着两个模糊的声影。

    “我们阮阮从小到大都像个男孩子啊……”虚惊一场后,董静在这里坐了接近三个小时,有些累,也不太站得起来,就这么自言自语地说话,“说实话,我要是飞机上的乘客,知道这种危险时刻是个女孩子在上面,我可能会恐惧加倍。”

    她说道这里,笑了笑,“还是个这么漂亮的女孩子。”

    柏扬拿了份责任书过来,傅明予却站在这里,没有动。

    董静想到了什么,突然又抬头跟傅明予说:“你知道吗,她本来应该叫做阮广志的。”

    傅明予:“……”

    他从眼前的文件夹里抬起头,没说话,却有些懵。

    “那时候她妈妈刚怀上她嘛,闹腾得厉害,然后那些周围的老太太有经验,看了肚子都说是个男孩子,所以她爸爸提前就给她取了这么个名字,我还记得那句诗来着,定心广志,余何畏惧兮是这么念的吧?”

    傅明予没什么表情地点了点头。

    而柏扬一想到阮思娴原本叫这么个名字,虽然没笑出来,但是眉梢很合时宜地抖了下。

    签完责任书后,傅明予淡淡地说:“然后怎么取了这么个名字?”

    “还不是因为怀上她那年她爸爸被学校调去支教了,她爸爸又不会来事,好地方都被别人安排走了,留给他的就是个鸟不拉屎的村子,那年都才刚刚通上电,半年后整个村子才有了一个座机,想打个电话还要提前预约。”

    “那怎么办,家里有老婆还有没出生的孩子,就写信呗。”

    “那时候也才结婚没多久,突然就要分开那么长时间,她爸爸几乎是每周都来信,有时候隔个两三天都写。也就说说家长里短的事情,看多了也没意思,不过新婚夫妇嘛,想还是想的,又不好说,于是每封信落款前都有一笔思娴。”

    “阮阮她出身那天也不容易,当时大晚上的,我妹起来喝口水,结果就绊了一脚,当时就不行了,连医院都来不及去,就在家里生的,当时我接到电话吓死了,还以为两个都保不住,结果倒还好,这不健健康康地长大了吗,个子还那么高。”

    “然后要登记孩子名字,一时也想不到什么名字,正好枕头下搁着一摞信,旁边几个老太太给弄撒了,捡起来一看,说就这个好,有意义,所以就这么取了。”

    傅明予笑了笑。

    “好听。”

    他坐到董静对面,中间搁着一张桌子,伸手为她添了热水。

    “后来呢。”

    他指了指对面的玻璃长廊。

    阮思娴这会儿是真的很忙,媒体都还没走,各个部门也等着她和全机组报告详情,所以她没跟董娴说几句就就走了。

    董娴也不强留,她只是想确认一下阮思娴的平安。

    她回到傅明予办公室外面的等候区,脚步踏得轻,那边两人没注意到她的靠近。

    “我也不知道她怎么就这么接受不了父母离婚,可能她本身就是个很倔强的人,不过那几年她妈妈确实太忙了,基本顾不上她,就更难过了吧,也不怎么愿意见面了,到了大学,她自己能打工挣钱了,经常就连电话都不接了。”

    这些事情始终是董静无法理解的,不过都过了这么多年,她也懒得试图去理解了。

    从镜子里看见董娴靠近,她喝完了杯子里的水,站起来说道:“我今天话有点多,不过主要还是因为被吓到了,就差那么一点,她可能人都没了,我这心里慌啊。”

    “小姑娘一个人跌跌撞撞地长大不容易,自己打工赚生活费,还要还学费贷款,给她钱都不要,现在跟自己的妈妈冷冰冰的,也没爸爸了,以后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情况,你记得对她好点。”

    傅明予站着久久没有动,看似是目送两人离开,实则心肠震动。

    “小姑娘一个人跌跌撞撞地长大不容易……”

    “一个人跌跌撞撞地长大……”

    “跌跌撞撞地长大……”

    董静那句话像耳鸣的声音一样,久久萦绕在他脑海里。

    阮思娴直到第二天早上六点才得以离开。

    傅明予比她还晚半个小时。

    两人进入停车场时候,天还没亮,雨一直下个不停。

    阮思娴坐上车就拿出手机看,头也不抬一下,也不知道在看些什么。

    傅明予靠着背椅,闭眼养神。

    车内温暖静谧,身边有他浅浅的的呼吸声。

    阮思娴侧头看了他一眼,发现他眉头还拧着。

    “睡个觉也不放松。”

    她伸手想去抚平他的眉头,刚刚触到肌肤,却被他捉住双手。

    傅明予睁开眼睛,说道:“怎么了?”

    阮思娴没理他,低头继续看手机。

    傅明予拉着她的手,慢慢放到腿上,翻转了掌心,十指插进她的指缝,紧紧地握住。

    他的指节很硬,硌得阮思娴不舒服。

    试着抽出自己的手,却被对方握得更紧。

    “你是变态吗?”阮思娴说,“再不放手我叫人了啊。”

    说完侧头去看他,对上他的目光,很快又移开视线。

    阮思娴感觉这个人的眼睛有魔力,就像漩涡一样能把人吸进去,看着看着就会想入非非。

    她继续看手机,#世航29345平安着陆#从昨晚到今天早上一直在热搜前三。

    这还要得益于某部电影的热映,现在大家对航空信息格外关注。

    迫降、飞行员、女性、漂亮,四个重点紧接着让#世航女飞行员成功迫降#飞速冲上热搜榜单。

    点进话题,除了世航的官方声明以外,还有许多营销号已经带上了几个月前她给世航拍的宣传照发各种内容。

    这次可爱网友们的彩虹屁直接把阮思娴吹晕。

    上次在宣传照下面说女司机坑的那位站出来,让我看看宁的脸肿不肿!

    呜呜呜姐姐怎么才能娶到姐姐啊?

    上次看到就觉得很漂亮,没想到这么厉害,姐姐赛高!

    敢问这位姐姐性向?接受18岁刚成年的妹妹吗?

    看了下具体的报道,在大侧风和暴雨的影响下破降,地面积水飞机打滑,最后一秒刹住,我就两个字,牛逼。

    又看了眼自己微博暴涨的粉丝数,阮思娴缓缓侧头,面无表情地看着傅明予。

    “我红了。”

    “分手吧,辞职信明天给你。”

    “我要出道去追我老公。”

    傅明予像个聋子一样完全忽略了她说的话。

    她掌心的温度一点点传到他身上。

    “你累不累?”

    等了半天就等来这么一句话,阮思娴甚至听出点儿“你还不累吗?洗洗睡吧别做白日梦了”的嘲讽感觉。

    跟他无话可说。

    不过说累也是累的,但是神经紧绷了一晚上,反而异常兴奋,这会儿一点睡意都没有。

    “你给我加工资我就不累,不加工资我现在就昏迷。”

    “嗯。”

    汽车在雨中驶向名臣公寓。

    公路的排水做的很好,一路上没什么积水,但这雨没有停下来的趋势,司机直接把车开到了地下停车场。

    “我妈今天来找我了,你知道吗?”

    “嗯。”傅明予按电梯。

    “机长已经醒来了,你知道吗?”

    “嗯。”

    “我现在牵着一只猪,你知道吗?”

    傅明予斜睨她一眼,抬手拨了一下她的头。

    “原来你不是只会嗯嗯嗯啊。”

    阮思娴打开家门,把他挡在外面,“刚刚我看到有人说应该给我发奖金的,你给我吗?”

    傅明予看着她,没说话。

    阮思娴踢了他一下,“不要提钱就哑巴,奖金,给我吗?”

    傅明予突然抓住她的手。

    “给你。”

    他把她的手缓缓按在左胸的位置。

    “这里也给你。”

    各种情绪浓稠交织,无法用语言表达,蛮横激烈地撞进他心里。

    “都给你,你要我吗?”

    此时正是天亮前最黑暗的时候,窗外的雨噼里啪啦地打在玻璃上,楼道的声控灯长久不熄灭,照在傅明予头睫毛投下阴影,却遮不住眸子里那一抹浓郁的虔诚。

    阮思娴伸手捏住他的领带,左右晃了晃,低头看着自己脚尖。

    “那就收下呗。”

    话音还未完全落下,门外的人突然挤进来,门“砰”得一下关进,阮思娴感觉一阵眩晕,已经被人抱住转了个身,摁在门上,热烈的吻骤然落下。

    窗外雨不停,风狂吹,室内没开灯,一切都在黑暗中悄然发生。

    感觉到他双手的兴风作浪,阮思娴突然有一瞬间的清醒。

    “这是大清早!”

    她的衣服已经敞开,凌乱地挂在肩膀上。

    “没关系。”

    阮思娴:???

    你当然没关系,可是我房东一会儿要带人来给我换新的洗衣机啊!!!

    作者有话要说:阮广志:?

    感谢在2019111523:56:392019111608:19:5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一个人看海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26570983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颜颜、hello、眼皮不再单、28576064、小洒不爱喝小酒、vvvvv、请不要叫我阿姨、辣条小仙女、好想吃西瓜、cc、kuer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chloe9367、小谢、经年、zphhhh30瓶;万化参差26瓶;桃桃可爱21瓶;娘在看小书、壮壮妈妈、芊墨、小姐姐办etc不、苏华20瓶;三三16瓶;mashiro15瓶;大阿卡纳、皮皮晶我们走、云墨、萝啦、小可爱、xxxnina、小洒不爱喝小酒、奔奔、相、小仙咩、巴啦啦小仙女、吃饭睡觉养肉肉、tracy、明天也好欢喜、sweetme、flag天天倒的十九、糖糖托10瓶;渡云舟6瓶;业已升堂、微雨遮阳、善良的菜菜、小颖子、momodu、混晋江专用网名、猫妖儿、田暮玛大侠、包子入侵、元气少女欧美酱5瓶;小嗲、。、小芝士呀、emily、明媚、从未遇到过不被占用的3瓶;柳蝶翩翩、janewu、取个昵称也太难了叭、洛莞深深、aleftss、羊心爱爸爸2瓶;花燃山色里、于貝貝、乌苏满江、随便看看、昵昵昵昵、小包菜、29791712、abby、微笑、柒末、帅源源、李栋旭的圈外女友、一颗糖、lily、养乐多、爱吃爱玩的喵喵、去学习!、纯白游戏、阿影、rosling、杨千逸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翘摇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接着再看更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