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首 页 >> 信息中心

桐庐东门头旅游码头夜游,桐庐老码头、渡口,你还记得几个...

发布日期:2021-06-16 14:53:41 作者: 点击:

TOP 1

桐君山下桐庐港

过去桐庐境内富春江航道上有桐庐港、滩头码头、柴埠码头、窄溪码头等主要上下客货集散码头。随着近年来陆路交通的快速发展,富春江水运在桐庐交通运输中的重要性逐步下降。不少码头已经不复为人所知。

在桐庐的港口码头中,最重要的是桐庐港。桐庐港位于今天的东门头一带,桐君山脚下。桐庐港古代为江滨荒村,一直到唐开元二十六年(公元738年),桐庐县治从今天的旧县街道一带迁移到现在的位置,桐庐港也随之开始兴旺发达起来,城东沿岸一带开始逐渐成为港区。但一直到解放前,桐庐港还没有固定的码头建筑,只是利用沿江的自然坡以及本地居民挑水、洗涤的埠头停靠船舶和装卸作业。一直到1929年,当时的省建设厅对钱塘江水系进行码头勘察。当时桐庐被列为全省25个待建码头之一,但这项计划最终未能实施。一直到50年代时,这里才逐渐兴建了比较现代化的客货运码头。在上世纪80年代以前,桐庐港不断兴建新设施,成为了本地区重要的客货运集散中心。历史上桐庐港常年通航水位在5-6米,可以停泊500吨级客轮或100吨级船队。

展开剩余90%

在过去,桐庐港是钱塘江水系的重要港区之一。在陆路交通不发达的时代,桐庐港更是南来北往的水路交通枢纽。本县及杭州、建德、金华、富阳、兰溪、衢州等地的船舶过往多需进港停泊。多的时候,泊港近千艘船。当时分水江上游的昌化、于潜、分水等地的竹木柴炭、茶叶、山核桃等山货特产都需要船运到桐庐港再换船运往杭州、绍兴等地。而杭州发往这些地区的工业产品、食盐等商品亦需要由桐庐港换船中转。昔日,城东港市极盛,船工、排户、山客、水客往往云集于此,形成了大批的过塘行、木行以及客栈。

许马尔老师在他的回忆文章中曾经提到:东门临江地盘不大,但这里有着很多的埠头。比如临富春江就有轮船埠,有兰溪、严东关等快船埠,有塘坊弄、祝家弄、姚家弄埠,还有狮子码头等;临分水江有昌化、分水等快船埠,有水弄口渡埠,还有汽车渡埠等。这些埠头有的是洗汰用的市民生活埠,有的是渡船埠,更多的则是停船泊舟、装货载客的埠头。

▲20世纪30年代时停泊在旧县埠的桐庐船舶

在桐庐没有通汽车前,快船是一种极为兴盛的交通工具,往来旅客及南北杂货都要靠它来载运的。从桐庐东门快船埠发往各地的快船有很多,上可溯兰溪、分水、昌化等地,下可达杭州、义桥、场口等埠。此种快船平时风雨无阻,星夜兼程,速度极快,一般航程当天即到,像杭州、兰溪等远路也仅需天半、两天时间。在过去交通不发达的时候,船运成为了人们最为快捷方便的出门方式。在紧靠着富春江的桐庐更是如此。当年,无论是上至建德、兰溪,还是下到杭州、上海,人们多赖舟楫之利。位于富春江、分水江两江之汇的桐庐港码头,成为不少人旅途的起始与终点,见证了多少人间的悲欢离合。在从东门头出发的各类船只中,还有一种独特的烧香船。可谓是当时繁华的富春江航运的标志。

过去,桐庐的善男信女有着烧八寺香与十庙香的习俗。为了表示虔诚,不少人还远赴杭州天竺寺与南海普陀,还愿礼佛。昔日到杭州、普陀多以舟楫代步。所以在当时出现了一种专为朝山进香的香客们而准备的烧香船。而桐庐烧香船的起点多以东门头码头为始。

桐庐港除了送走前往杭州、普陀烧香的本地香客外,还迎来大批前来进香的外地香客。每年重阳节都是桐君山香火旺盛的日子。时日在桐君山脚下的江上,挂有“朝山进香”旗幡的香船云集。这些都是从富阳、浦江、诸暨等地赶来进香的香客,祭拜桐君山上的东平菩萨。

随着时间进入80年代,桐庐的陆路交通开始得到飞速发展。农副产品以及商品运输逐渐以陆路运输为主。水路运输开始减少,当仍然占据一个重要的地位。据统计,1985年桐庐港口货物吞吐量为40万吨,进出旅客50.5万人次。

而除了桐庐港外,在富春江航道上比较重要的客运码头还有滩头码头、窄溪码头、柴埠码头等重要码头。其中窄溪码头始建于清光绪三十年,初始在大埠,1957年移至上埠一带。建国后逐渐扩建,至80年代初,有一个250平方米的平台,每年上下客流量达到5万人次。

货运码头则包括蚂蝗桥码头,砂石码头和浮桥埠码头。

另外还有横村埠头:横村昔为桐北中心,最早可知有独山庄、浦口等村,赖地理于明末有市。1941年由安乐乡置横村镇。交通主靠水运,分水江航道上达分(水)、于(潜)、昌(化),下行桐庐。解放前横村有木船40余艘,1956年旧县运输社并入,船只增至60余艘,多为尖头划船,另有大开艄船三四艘。单立一保。横村埠头自独山潭以下至陈家埠头,长达250米,分别名渔船埠头、快船埠头、渡船埠头、航船埠头、陈家埠头。各船靠埠、各不相扰。渔船埠头停渔船,横村有“九姓渔户”六七户,以船为家,捕鱼为业;快船埠头停来自上游麻车埠、印渚埠、分水、毕浦、皇甫来的快船、五埠皆有快船每天于本埠和桐庐县城间对开,往返皆停靠横村;横村渡船,清时两艘,1941年增至4艘,对开徐家埠和横村之间;横村有航船两艘,皆为大开艄船,每天一艘对开横村和县城之间;陈家埠头亦临时靠船,多为镇民洗涤、取饮之用。1966年徐家埠至钟山公路通车,又于独山潭南渔船埠头以上建成汽车埠头,有木质人力驳船一只,停靠东西渡埠。1936年横村重修大埠,时任上海大法官的乡人胡景清(生于1901年)捐资2000大洋,独资重修并扩建大埠。为表彰胡景清义举,横村商会勒石2.5米×1的石质横匾一块,立于大埠,题“胡家码头”,由书法家乡人王言书丹。

TOP 2

富春有渡成往昔

我县境内江河溪流纵横,自古以来便有着众多与民生息息相关的渡口存在。而从我县许多地方的地名中,如上杭埠、中杭埠、下杭埠,也可以看出渡口与当时人们的生活多么密切。据桐庐县志与分水县志记载:过去桐庐县有37处渡口,而分水县有10处渡口。我县最早的渡口为浮桥埠,始建于宋代以前,是古代建德、桐庐通往杭州的交通要禁。一直到80年代,我县仍存有23处渡口。随着陆路交通的逐渐发展,各种各样的桥梁开始横跨于我县境内的江河溪流之上,逐渐取代了渡口的存在。然而,这已经远去的众多渡口依然是富春江水运历史中不可忽视的部分。

窄溪渡:位于今天的江南镇窄溪一带,此地古已设渡。解放前,这里的渡口有渡船40余只。到了解放初期,渡船的数量进一步扩大到了60多只。每只船的排水量在3-5吨。是一个较大的渡口。1985年该渡口的渡运人次为110万人次。

渡埠始于清雍正元年(1723年),石阜义士方成霖筹建,嘉庆十九年(1815年),埠头逐渐坍塌,有赖于当地商民为之重建。之后埠头再度坍塌。1915年,由当地的方氏族人筹资重建。1942年,渡口遭到洪水袭击被毁。1944年由当时的县政府出资进行了修补。解放后,人民政府拨款进行了两次修埠,并先后于1968年和1974年、1978年进行了大修。

梅蓉渡:旧名舒弯渡、梅州渡。1918年由当地村民龚树桂、龚树梅两兄弟筹资修建。后逐渐荒废,至解放前已不可用。解放后,此渡重新开始运行,并成为了梅蓉村横渡对岸柴埠的专用渡口。

滩头渡:旧名范驿渡。位于今天的滩头村一带,清道光十二年(1832年)由当地人范濮氏捐田10亩,二十六年(1846年)范李氏捐田8亩设立了义渡。解放后,这里成为了集体经营渡口。

下杭渡:位于今天的县城东门头一带。昔日是通往富阳、浦江等临县的交通要道。明嘉靖年间,当时的桐庐知县吴绅造船四只。并在今天的上洋洲一带置地12亩以为渡工以及修船资金。明万历年间,知县杨谏、县丞吴士宾捐出俸禄买地6亩,并造渡船三只,以为渡口之用。后清康熙年间,又有人捐田6亩,船一只,以为渡口之用。解放前,随着交通运输的发展,下航埠的渡船日益增多,多为当地人捐赠建造,并由附近的村长购义渡田以为维持。到了1942年,日寇侵占桐庐。18只渡船中13只被毁,只有5只逃到了芦茨一带才得以保存。到了解放初,渡船又重新增加为18只。解放后,小渡船被逐渐替换为机渡船和轮渡船。80年代中期的时候,每天的客流量达到4000人次。下航埠南岸于1935年由石珠村人方茂昌捐资建立了简易渡埠。解放后逐步扩充,成为较大的渡埠。

桐君渡:位于桐君山脚下,又名石下渡。清雍正元年(1723年),王正捐义渡田1.2亩。民国时期,由附近的梅蓉、坞泥口等附近村庄居民提供渡口运营资金。每年秋收的时候,渡工上门索取麦谷。解放后成为集体经济渡口,80年代时每天客流量达到1000人次。

▲1980年时桐君渡

上杭渡:据县志记载,最早为郑方、戴澄造义渡船。清康熙二十二年(1683年),郑孔玉造船一只,捐田五亩。同时圆通寺造船一只,捐田三亩。到了解放前,由当地附近的9个村庄,每个村庄划出1-2亩的义渡田,以为渡口开销。1931年时,有渡船15只,但在抗战期间,所有渡船均损坏。后又购置渡船8只。解放后,渡船全部折价归集体。后逐渐改为机渡和轮渡。80年代日均客流量达到了3600余人次。

TOP 3

富春江上快船行

桐庐县位于浙西,富春江横贯境内,昌化、于潜两江经分水江在桐君山与富春江汇合,自古以来,桐庐县城就是浙西内地的水运大埠,后来,随着商品流通的增多,快船在当时已极大兴盛(那时的船无动力机械设置,靠风帆、划浆,而“快船”靠纤夫)。此船平时风雨无阻,星夜启程,快船行驶在桐庐境内的芦茨、窄溪、横村、毕浦、分水、印渚等地。跨县的有上溯严州、巨州、昌化、于潜,下行富阳的渌渚、场口和杭州、闻堰、临浦等港埠。

▲20世纪30年代时的桐庐船民

解放后,由于陆上汽车运输的发展和客轮增多,桐庐的快船逐年减少,后完全消失。但它在历史上所起的作用,却没有被人遗忘。

快船船型一般是龙娘船(长船)和划船,大达二十余吨,小则七、八吨,对本地江滩适航好。其货舱及舱部位上顶装有乌篷,两侧装木质板壁并开有窗户,前大门贴红纸楹联:“生意兴隆通四海,财源茂盛达三江”横额“顺风大吉”。船桅用两支杉树相接而成,高达十丈余。船工需十余人,仅纤夫就有八、九人。

快船开船时间很早,午夜即动身。启航前帐房先生手执灯笼到各客栈呼唤客家上船,逆水行舟均靠纤夫。黑夜纤夫登岸放纤,每人备灯笼一盏,因双手时需收放及抛纤,故灯笼提竿是插在后脖颈背领处,可让灯笼悬在胸前上方照路。有时有好几只船前后行进,如果这时从远处望,几十盏灯笼连成一串,颇有巨蟒盘山绕,蛟龙依江游之势。船行三十余里方才天亮。纤夫个个年轻力壮,尤其是拉头纤的更健壮有力,并善水性。逢溪过涧,边游水边拉纤,后面纤夫拉住头纤绳一个接一个从水中拖过。纤夫与纤夫相距六尺,步步紧跟,稍有不慎,就会落伍难跟上。

船顺水而行,顺风则扬帆,逆风用浆橹划船。船梢两侧有大橹各一支,每橹三人,前两人面对面,脚踏横高跳板,摇大橹前进后退两步半,摇小橹前进一步,步伐配合协调。船首左右各有一人划浆,船长在后掌舵,船行快捷似箭。

▲20世纪30年代时的桐庐木排

快船一般大埠码头均要靠泊,装卸客货。途经小埠时,则用海螺鸣号,通知泊埠小舟楫赶本船。小舟楫靠近快船后以挠钩勾连,两船在江中边行边驳盘货物及转乘乘客。当时沿江集镇小埠专有船民用小舟为快船过驳货物营生。船泊埠时也吹响海螺,客栈主妇听到螺号声,会手提灯笼到埠招揽宿客。

快船的乘客及货物生意均有帐房张罗,到一大埠(码头)即上岸到各商行,作坊及客栈去兜揽,并负责理货结算。

本编图文由杨露萌与县档案馆共同整理

编辑:陈灵超

来源:桐庐档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