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首 页 >> 信息中心

清华恢复足球招生,如何看待「清华时隔 5 年重新恢复足球招生」?

发布日期:2021-10-17 04:08:29 作者: 点击:

首先,我想说我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足球爱好者,因此我很很高兴国家给予足球运动这样高的地位,我从六岁开始踢足球,足球也是真正从那时走进我的生活,在我的记忆里,足球运动在我国一共有两次比较快速的发展,一次是99年中国国家女子足球队获得了女足世界杯的亚军,2年后米卢蒂科维奇带领的中国国家男子足球队也历史性的冲出了亚洲,我依旧清楚的记得那场五里河之战后国人疯狂的庆祝的场景,不仅仅电视屏幕上打出了我们赢了几个大字,甚至街道上有人燃放起了鞭炮,这可是在国内重大节日才会遇到的情景。第二次便是如今,国家颁布一系列的关于足球运动的利好政策,利好程度之大甚至有人觉得都有必要去考一个c级的教练证书,以迎合这一朝阳产业的需要。不单单国家如此对待,连校园也陆续改变对足球特长生的待遇,似乎中国足球会像中国经济一样飞速发展。

我十分赞同姚明的观点,任何事物都有其发展的规律,虽然我们着急发展但是我们不能违背规律做事情,我们曾经为此付出过惨痛的代价,我们也应该有足够的经验和教训。几百年前,中国为了改变自己落后的局面,派遣留学生到西方科技发达的国家学习先进的科学技术,虽然大局并未有所改变,但是很多方面却有些许改观,十几年间中国足球也摸索出这条师夷长技以制夷的道路,从当年健力宝留学巴西,到如今鲁能足校留学葡萄牙,其间的确出现过像沈祥福超白金一代,也打出过克劳琛05世青赛那样为数不多精彩的比赛,但是更多的是惨痛的失败和痛苦的回忆。中国人很聪明不是我们学不会,十几年我们一会学巴西,学巴西娴熟的脚下技术,一段时间之后又开始学德国,学习德国强有力的头球,转观我们的近邻日本,十几年甚至几十年一直抱着巴西这个师傅,如今日本的传控甚至达到了英格兰的水准。

中国足球的问题并不是一个加大校园足球就能解决的问题,我也认为校园足球本来就和职业比赛是两码事,因为我并不认为校园足球的目的是为了给职业队输送人才,至少在中国是这样,看看现在的国家队,也无非一个李昂是从大足联赛里走出来的球员,况且也是挂名河海大学,虽然我不否定学习和足球能两全其美,我也的确见过球踢的特别好的人靠文化课而不是特长生的形式考进北大,但是可能这种好也是跟普通人相比而言,远远达不到职业比赛要求的高度(这里我认为的达不到不是技术上的达不到而是身体上的达不到)。相反,职业队的一些水平相对较低的球员会流入到校园联赛,这是一个单线流通的道路,我们普通生球员并不惧怕特长生相反也很欢迎特长生加入我们的联赛,这样自己才能提高。小学毕业的时候,启蒙老师曾经问过我们要不要发展职业足球,代价就是四年的封闭学习,四年之后,也就是普通人初中毕业就要被卖到职业队发展,如果卖不出去也基本就要要饭了,因为这四年文化课几乎学不到什么东西,所以或许足特从某种程度上讲也是国家鼓励踢球减少失业人口的一种形式吧。

清华大学给时隔五年重新恢复足球招生的解释是校队青黄不接,许多硕士博士还在队里,没有年轻的新人顶上来,但多多少少脱离不了响应国家号召的嫌疑,但是考试形式却值得商榷,35分的颠球,绕杆射门,65分的老师打分。首先足球是靠整体并不是一个个人项目,随时拼凑一些人到一起,比赛打得毫无章法不说,也会出现为了出风斗展示自己而不顾大局,其实打分就充满的主观性,毕竟65分握在老师的手里,什么情况都能出现,很难不让人猜想这是进清华的一个后门,并且若干年以后也极可能出现为了进清华而踢球。

我觉得踢球靠兴趣,不能以利益作为诱饵。几十年前我们探索了一条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使中华民族迅速崛起,足球也一样,别人的不一定是好的,没有任何一种体制可以说是绝对的好的,只有适合自己的才是最好的,我认为我们并不需要学美国的NCAA,日本各级学生联赛,毕竟我们没有美国日本有钱,我觉得我们应该学习德国的发展模式,现阶段我们不是为了提高足球人口而提高足球人口,更重要的是让喜欢足球的人有球踢,有地方踢,有队友一起踢,只要有了兴趣,对足球感兴趣的人多了还怕足球人口会升不上去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