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首 页 >> 信息中心

男朋友的100种死法歌词,劈腿与被劈腿是怎样的体验?

发布日期:2021-09-21 10:50:30 作者: 点击:
女友怀了其他人的孩子,还跟我家狮子大开口开出天价彩礼:八十八万八!她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却不知道她已经成功作死了……【根据真实事件改编】

「八十八万八彩礼,一毛都不能少!」

我和女友的订婚宴,闹得很不愉快。

之前本来见面前都说好了,我家出四十八万八作为娶女友的彩礼。

但昨天宴上,又说到彩礼的事,女友神色闪躲,丈母娘更直接张嘴说彩礼提低了,想娶女友至少要再加四十万,给八十八万八。

我妈不太高兴,但女友性格温柔她很喜欢,耐心又问了问丈母娘,这事能不能再商量一下,毕竟之前都说定了。

丈母娘和岳父一口回绝,一毛不降。

女友则在一旁唯唯诺诺,一字不说。

我爸脾气爆,看对方态度蛮横,当场气得说不出话,一把掀翻了桌子。

嚯。

这事算是吹了,我和女友从这也开始冷战。

她觉得我家明明算有钱人,为什么不愿意多出点,这些钱能让她弟买上新房,我连这点都舍不得给,是根本就不够爱她!尤其我爹,居然还掀了桌;而我则是更向着爸妈,钱也不是天上掉馅饼下来的,而且我家的钱都投进生意里了,流动资金也不能随便拿出这么多来啊。

爸妈早就给我交过底,现在是公司做项目的重要时期,就算真拿,家里也只能尽全力拿出八十万来,仅勉强够我彩礼和办婚礼的。

而对方张口就涨到了八十八万八!

再说,要是早定好这个钱数也就罢了,现在临时变卦算什么事?

可依这未来丈母娘和岳父的态度,两家弄得这么不欢而散,我和女友看来也没法再走下去了,可你让我真说分手,我也舍不得,毕竟和女友谈了三年了,从大二到大四,感情比较深厚。

左右为难。

1.

冷战两天之后,还是我先忍不住了。

再加上我妈也不愿意我和女友就此掰掉,劝我去找女友谈谈。

我买上女友最喜欢喝的那家店的奶茶,去找女友道歉,看看这事还有没有可行性。

女友闺蜜告诉我,女友现在正在图书馆呢。

为了佳人消气,我还去买了一大束玫瑰花,走在学校的路上,被人一路注目,不过我作为马上毕业典礼的大四狗也完全不在意了。

到了图书馆,我看到女友正跟一个男的坐在一起,那男的离她挺近,手还搭在了她肩膀上,亲密极了。

我脑袋轰的一下炸了,立马冲下去,跑到女友面前。

看到我突然出现,女友有点意外震惊,那男的倒是很淡定。

「罗文月,这男的是谁?!」握紧了拳头,我几乎是咬着牙说的。

那男的看见我也不意外,拍拍我的肩膀,「哎兄弟,先别急啊,我是罗文月的表哥,你是来找罗文月的吧?那我先走了。」

听完他的话,我倒是冷静下来了。

女友看那男的走了,蹙眉问我:「周勤,咱俩已经完了,你还来找我干什么?」

我先跟她因为我爸一时冲动掀桌子的事道了个歉。

看她脸色缓和了,才无奈道:「文月,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家这情况,结个婚把我家家底都掏空,是不是有点过了?这个事还能和叔叔阿姨再谈谈吗?」

女友接过我那一大束花,噘着嘴,「你去问问,现在谁家结婚不是掏空家底呀,怎么就你搞特殊。」

看她算是消气了,我也把心放下来,开起了玩笑。

「你再跟你爸妈说说吧,要不到时候等咱们结了婚,我们欠这么多债,你也不好过呀!」

她脸色变幻了一会,想了想说道:「行吧,这事,我回家再跟爸妈商量一下。」

得了女友松口,我当然高兴,带着女友去商场逛了个遍,让她带着大包小包的东西回家。

只是我没想到的是,这一去,女友就没消息了。

我发消息不回、打电话没动静,就算是找她闺蜜都找不到人,只看到对话框里的一个红色感叹号。

这下,我是彻底地坐不住了。

前后半个月不见人,我生怕她出事,直接提上慰问品,找到了她家。

她们家是市郊一个比较偏远的村子,我之前送女友回来过几次,还是第一次进村。

我跟路边大爷打听,「大爷,您知道这里有一户姓罗的人家吗?」

门卫抬头看了我一眼,「哟,小伙子,你和他们家是嘛关系啊?」

「我和罗家闺女要结婚了,」我摸摸后脑勺,有点不好意思,「您知道他们家在哪儿吗?」

「嘿儿,罗家啊,介咱可太明白了~呐,就内院子那户!」

大爷给我指了个方向,只是我总觉得,他这语气,好像有点讥讽。

我倒也没多想,直奔大爷指的地址,一顿敲门。

很快,大门开了,女友正侧着半个身子探头出来,半月没见她,我挺想念她的,只是我还没说话,门砰的一下又关上了。

眼看门关的严严实实,我也着急了,连连又敲了一顿,「文月,文月你开门啊!你怎么不给我开门,我们有什么事见面说啊!」

大概是怕我吵到旁边的邻居,半晌,门终于打开了。

我连忙挤进去,「文月,你最近怎么……」

话还没说完,我突然发现女友一家都在。

丈母娘、岳父、女友弟弟,还有那个女友的表哥。

他们正坐在沙发上喝茶,看我闯进来,目光都很怪异。

女友脸色不太好看,朝着我喊道:「周勤,你怎么就死心不改,还看不出来我都不想搭理你了吗?我告诉你,咱俩彻底完蛋了,你赶紧滚,今后咱们再也别来往了。」

我直接呆了。

上次走时不还好好的吗?怎么现在变得这么快?

女友弟弟也起身过来,嘴里骂骂咧咧地说着:「赶紧滚,你们一家子都不是什么好东西,为了那点臭钱还还掀桌子!」

我还想说话,直接被女友和她弟给推搡着赶出门去。

我失魂落魄地离开村子,村口大爷把我叫住。

「欸,内小伙,你是不是……」

他好似有口难言,憋了半天,指着女友家附近的一辆车。

「内车,最近经常来罗家。」

说完,他就转头走了。

被大爷这么一说,我迟钝的神经终于反应过来了,快步走到那车旁边。

这是一辆不错的普拉多越野车,我扒着窗户往车里看去,在驾驶台上看着挂着一个写了车主人联系方式的支架板,上面还写着一个酒吧名「纵情酒吧」,后面还跟着三个字——刘明晨。

我越看越觉得这个名字在哪里见过。

电光火石间,我想起来了……

这个名字,不是女友之前两个月前跟我吐槽的一个对她手脚不干净的酒吧老板吗?!

我绝对没记错,女友当时反复提了好几次这个名字,只是当时自信她和我要订婚,便根本没把那酒吧老板放在眼里。

眼下我终于发现不对劲了。

这个刘明晨,既然是她嘴里骚扰她的酒吧老板,那就不可能是她表哥啊!

这搞什么鬼?!

我目瞪口呆地拿起手机,给女友拨去,一开始是秒断,再后来直接拒接,显然把我拉黑了。

越想这事越不对劲,但我也没什么办法,先回了家。

跟爸妈把我和女友掰了的事一说,爸妈都挺遗憾,但也劝我就此过去。

2.

没想到的是,就在我要把这事放下,准备忘掉女友的时候,女友又找上门来了。

「周勤,你个王八蛋,我怀孕了!」

女友这一说,就如同在我家砸下了一个惊天巨雷!

爸妈怀疑地看着我,而我回忆起来,跟女友最后一次亲近的时候,我们以为马上就要订婚走入婚姻殿堂,就没做避孕措施……

难道,就这一次,就中了?!

不过我也不是傻子,刘明晨那事还是让我留了个心眼,跟女友和好后找了个时间去医院产检,我趁机按照产检上的日子算了算,结果,还真跟我当初最后那一次对上了……

后来又拐弯抹角地问了女友,她说那刘明晨的确是酒吧老板,但是也是她远方表哥,她后来才知道这么巧合,只是一直忘了跟我说。

打消了一切疑虑后,我心里顿时觉得对不起女友。

这意外当爹,让我和女友本来马上完蛋的姻缘又续上了,这次看在女友肚里有了孩子的情况下,爸妈咬咬牙,跟人借了三十万外债,终于是把这个彩礼钱凑出来了。

再次见到女友一家人,对方趾高气扬,我急着抱孙子的爹妈自然矮了一头。

先是老爹罚酒三杯讨好老丈人,再是我妈为表诚意拿出了祖传的翡翠手镯,当着大家的面送给了女友。

看在我家这么诚恳的份上,丈母娘和岳父总算是饶了我们一命。

彩礼给出去了,婚期也定好了,就在两月之后的八月初八。

是个好日子。

爱情稳固的时候,我和女友也都要毕业了,事业也即将步入新的人生阶段。

一想到自己现在稀里糊涂多了个娃,我心里就有点慌张,想着也不能再这么蹉跎下去了,第二天就兴致勃勃地出门去,想去找个新工作。

这毕业后的第一份工作在我爸的拜托之下,很快就找到了。

虽然只是刚来到的实习生,但我很勤奋,白天在新工作上报以十万倍的热情,晚上则回和女友一起租的房子照顾女友,每天都很有干劲奔头,觉得自己再也不是那个不懂事的小子了。

一个多月后的某一天。

这天我加班回来得晚,累地睁不开眼,直接在沙发上睡了过去。

半梦半醒之间,好像听见有人在小声打电话,隐约听到了些「酒」、「小声点」之类的词汇。

过了好半天,我才彻底醒过来,看见女友打扮得很漂亮,穿着裙子正要出门。

「文月,这么晚了,你去哪儿啊?」我撑着身体坐起来,还以为刚刚听到的电话是在做梦。

女友看我醒了有点意外,拿着包往外走,「哦,玲玲和对象分手了,我过去看看她。」

玲玲正是女友之前的大学舍友、还是她的好闺蜜。

我哦了一声,「需要我送你吗?」

「不用,你在家好好休息就行。」

说完,女友就匆匆出了门。

我翻出手机看了眼时间,晚上十点。

这大半晚,我是左等右等都没等回来女友。

给女友打电话发消息也不接,给她闺蜜发消息才发现之前就把我拉黑了,搞得我这大半夜急得差点去报警。

直到半夜三点,女友终于回了我电话。

「罗文月你在哪儿呢?现在都几点了,你不回电话也不给消息,你个孕妇在外面能不能注意一下安全!」我有点着急,语气也很冲。

女友语气很疲惫,「我在玲玲家这块呢,她心情很差一直在哭,我哪有时间看手机?你现在来接我一下吧。」

被她说得我也熄了火,马上开车去接她回来。

路上她好像挺累的,靠在副驾驶上睡了过去,我慢慢停下车,打算给她把安全带弄得松一点,探过身去。

可就在这时,我借着车里昏黄的灯,看到女友脖子上有一枚草莓似的吻痕,娇艳欲滴。

而因为女友怀孕,为了稳固胎像,我们已经两个来月没有过度接触了……

那一刻,我知道了掉进冰窟窿是什么感觉。

但是我没有一下子慌神。

毕竟,这是夏天,蚊虫渐多,兴许是哪只不长眼的蚊子就想尝尝孕妇的血好不好吃呢?

我忍住想去摇醒女友问清楚的欲望,深吸一口气开车回家,女友醒来回家表现得也很自然,我开始怀疑是不是我又想多了。

毕竟之前因为她表哥的误会,让我觉得我有点多疑。

但这一枚吻痕,就像是一根刺,一直扎在我心里,那草莓的形状总在我眼前晃悠。

惨烈的真相

3.

第二天,魂不守舍的我被老板罚回家反省反省自己。

我回了家,女友却不在,不知道干什么去了。

最近她找了份网络兼职做着,所以此刻她的电脑一直开着,一声微信来消息的声音把我惊醒了。

我走到电脑前,发现女友竟然没关掉她的微信!

鬼使神差,发过誓绝不干涉女友隐私的我忍不住打开了她的微信。

我想好了,如果什么都没有,我就告诉她我看了她的微信,再跟她道歉。

但我没想到,看了一眼内容,就让我到了万劫不复的地步……

女友的微信里,置顶了两个人,一个是她的好闺蜜玲玲,另一个,则是一个太阳头像、备注叫小太阳的女人。

我第一反应是打开这个小太阳的微信对话框,我可没听说女友有什么其他闺蜜叫这个的。

只是他们最近的对话框被删的干干净净,什么都没剩。

我点进这女人的主页一看,微信号里有几个字母很突出——lmc!

lmc……刘明晨!

这小太阳就是刘明晨?!

那一瞬间,我有点懵了。

即使知道刘明晨是女友表哥了,我还是觉得哪里不对劲。

你们关系有这么好,要放在置顶了吗?而且既然已经置顶了,为何对话框空空?

我思绪杂乱之下,又打开了女友和玲玲的对话框,看到昨晚她们两人的对话,一呆。

晚上九点多,玲玲问:【你真要去?】

女友:【嗯,说好了。】

玲玲:【你注意安全。】

半夜三点,女友:【玲玲,我在你家楼下。】

刚刚提示音响起,是玲玲的回复:【昨晚睡了,你玩得开心吗?】

我浑身发冷。

玲玲的话,显然证明昨晚女友根本不是去陪分手的玲玲了,还是出去玩了!她为什么要骗我,又跟谁一起玩去了?跟她的表哥?

这时,门外忽然传来走路声。

我连忙把电脑一盖,走进了厕所里。

女友开门回来,正打着电话,语气温柔,「嗯……我在家,他去上班了,你……」

话说到一半,我的手机铃声突然急促地响了起来。

我慌张地挂断电话,假装上厕所,从卫生间走出来。

女友看见我傻了,不自然地挂断电话,问道:「你、你怎么回来了?」

「工作有个文件要用,我回来拿,」我装得一脸无辜,「你刚去哪儿了?怎么没在家?跟谁打电话呢?」

女友答道:「哦,我刚出去陪玲玲了,她刚问我到家没呢。」

看着她流畅的骗我,我的心往下沉。

我的手机铃声再次响起,让我有些心烦意乱,随口跟女友说道:「我先走了。」

出了家门,我才掏出手机,发现是我妈的来电,这么一会已经给我打了五六个电话了。

我妈性格稳重,从来不会这么慌张,怎么回事?我带着疑惑接起电话,就听到我妈带着哭腔的声音,「儿子,你快来医院,你爸出事了——」

4.

我爸正在抢救。

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到医院的。

母亲在电话里哭得泣不成声,晕倒过去,亲戚们把母亲安置好,才把来龙去脉告诉我。

原来我爸跟人借了几十万的消息不知怎么的被传了出去,工人们以为我爸跟人借钱是破产前兆,以后付不起工费了,纷纷大闹罢工,闹着要当日结算完工费才肯继续工作。

混乱中,我爸意外失足,从高台上摔了下去,伤了脑袋,被送去抢救。

想到那高昂的天价彩礼与女友肚里的孩子,还有躺在病床上昏睡不醒的母亲、抢救室里的父亲……

我捂着脸,在母亲病床前嚎啕大哭。

这操蛋的生活!

这一刻,在亲戚的围转下,我才意识到,我已经长大了,再也不是只靠父母庇护的雏鸟了,这件事,我要自己处理,扛起这个家应付的责任来!

工地的项目不能断,一旦断了,前期家中大量的投入将付诸东流,必须让工人继续开工,几天后交付工程资金回笼,我们家才不至于沦落进资金断流濒临破产的惨痛境地!

我拜托亲戚们照顾父母,自己孤身前往工地。

工地上工人们纷纷抽着烟,看着我的眼神很不善。

被几十号人围着,我心里发憷,努力让自己的声音不那么打颤,「大家听我说,请放心,我们不会拖欠你们的工费的,等几天后工程结束,我们就……」

啪!

不知道哪儿扔来的塑料瓶,砸在了我脸上。

「我们现在就要钱!辛辛苦苦干了几个月,你们周家居然要破产了,我告诉你们,要是你今天拿不出钱来,我们当场打断你的腿!」

「对!打断他的腿!」

工地上人声呼啸,我站立不稳,浑身发麻。

幸好,其中有一大叔和我家合作多年,看我这模样,把我拉到旁边一问,我才告诉他,我爸借钱是为了我的高额彩礼,虽然我家现在钱紧,但一向信誉好,等工程结束绝对能全额还上。

大叔抽了两根烟,帮我和其他工人去商讨了半天。

最后大叔告诉我,工人们还是担心我家资金破裂,但可以给我一天时间,明天预付一半的资金,也就是五十万,他们就继续开工。

可这一天时间,我去哪儿搞五十万啊?

尤其是我爸「破产」的消息已然传开,之前借的钱债主没来问债已经算不错了,还有谁愿意在这个关头拿出五十万来?

我想到了彩礼钱。

如果先把彩礼钱借回来,把这里的债一补,或许就能渡过难关!

我赶到女友家,可女友家大门紧闭,不见人声。

给女友打电话,我听见电话铃声从隔音不好的屋门内响起,心如刀绞。

但我不能这样放弃,我在门外哀求女友开门。

好半天,丈母娘才打开门,喝骂道:「姓周的,你家要破产了你不早说,要不是我消息灵通,还真把女儿嫁给了你们这种家庭!」

我哀求道:「阿姨,我家真没破产,您先把彩礼钱退我,让我把工人工资发了,我给您打个借条,到时候再多还十万可以吗?」

换回的,是女友弟弟一脚踹在了我的心口。

「你做梦!以为我们会信你家的鬼话?!告诉你,周勤,从此你们周家和我姐再没关系,这八十八万就当给我姐肚子里的孩子的赔偿费,滚!」

门被岳父砰地关上了。

我心如死灰。

可直到周围围观的村民都散去,女友还是没有出现。

她不接我的电话,甚至直接把我拉入了黑名单。

浑浑噩噩地回到医院,我妈已经醒了,为了安慰她,我只能告诉她工人我已经安抚住了,不要担心。

这一夜,我不敢在医院露出委屈,跑到附近的天桥上嚎啕大哭。

我不知道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我是胸无大志,可我也心地善良,从未行过坏事;我妈妈和善可亲,信奉退一步海阔天空;我爸脾气爆,但敢闯敢干白手起家从不惹事……

我们一家什么都没做错,却被这天价彩礼意外牵扯到这种地步!

这一夜,我倚着栏杆,瑟缩着睡着了。

第二天醒来时,我身上被好心人盖了一条毛毯。

而这时,我的手机突然收到了一条信息提醒——我的银行卡内被匿名账户转入五十万元整。

这消息让我整个人都振奋了起来,我顾不得去问钱哪儿来的,冲到工地,把钱给工人们支付了工费。

工人们见此,也配合地开工了。

医院那边也传来了好消息,我爸醒了!

这匿名转来的五十万,彻底改变了我们一家的命运,可到底是谁转的钱、我家的救命恩人到底是谁,我还是不知道。

5.

一个月后。

我爸痊愈出院,只是因为淤血压迫了神经,有点吐字不清的小毛病。

另一边,项目工期完成后,我全权负责大局,给工人结算了钱,迅速地投身到了自家公司中,这个做了长达三年之久的项目回报很可观,刨去资金供应意外,纯利近千万,我们家资产又上一层楼,这些年也算是没白熬。

我故意大摆宴席,买了辆豪车来庆祝我爸出院。

是为让所有客户和同行知道,我家没有倒下,仍然坚挺屹立。

宴席上,女友一家竟然又出现了。

这次,他们不再像上次把我赶出来时那般嚣张,带着笑容来庆祝我爸出院。

我冷眼相待,反倒是我妈劝我不要闹得这么难看,女友肚子里四个来月的孩子可还怀着呢。

看着女友眼泪汪汪地挺着肚子,被扶着走到我面前,我也不禁心生恻隐。

当着无数宾客的面,我还是咬紧牙关,搂住了女友。

丈母娘和岳父脸上的笑容愈发灿烂,甚至直接和我父母聊起了下个月我们的婚礼应该如何大办,我恍惚都忘了之前两家闹到多么难看的地步……

我很想抗拒地说我不愿意成为这一家人的女婿,可是看着想抱孙子的爸妈,还是沉默了。

本以为一切都结束了。

但我错了,这只是一切的开始。

当时发现女友骗我,我至今耿耿于怀,却因为她怀着孩子,不敢言语刺激,只是暗暗提醒过她几句。

我知道,她可能因为彩礼给的不利索,心里有点小情绪,想在外面玩玩,但即将为人父母怎么也该改变一下了。

可谁曾想……

这天,我陪女友在外面做美容。

我的车因为小剐蹭,送去检查维修,手机没电的我想用女友手机打个车。

正在做脸的女友把手机给我,我打开打车软件,循着打车记录,突然,一股劲儿上来,我控制不住自己的手,翻到了那天她半夜出门时的订单。

等我打开一看,顿时,一股冷水泼在了我的脑袋上。

那订单明明白白地告诉我,那个夜里,女友打车到达了订单的最后终点——纵情酒吧!

再联系上当初玲玲和女友的对话框,我就是心再大,也知道女友真的有问题!

我颤抖着手把女友手机放回去,假装无事,当天晚上就找了一家私人侦探所,让他们帮我查女友和刘明晨的事。

这家侦探所价格奇高,我咬咬牙给了。

钱高,效率也高,三天后,侦探所就来告诉我,事情查清楚了。

听完侦探所给出的调查结果,和那一叠的证据,我浑身颤抖地回到家,和爸妈和盘托出。

爸妈差点当场昏过去,我爸血气上涌,急忙让保姆喂过药,才稳定下来。

「罗文月啊罗文月,你们一家人好狠……天价彩礼要的我们差点家破人亡不说,原来早就和刘明晨搞在了一起,还怀上了他的孩子……」

我恨得咬牙切齿。

不错,罗文月肚子里的孩子根本就不是我的,而是那位所谓的表哥——刘明晨的!

只是因为那「表哥」很有些钱,当时看着比我家强得多,遇到他之后女友就变了心,很快和他发生了关系,还怀了孩子。

可惜那刘明晨想要孩子却又不愿意接手罗文月这种家庭,一直拖着。

女友一家没办法,只得带着孩子伪造了怀孕日期,骗我说刘明晨是她表哥,借机把孩子甩给我,让我这个『一手备胎』喜当爹!

我情不自禁地想起那天,门卫大爷用一口天津腔嘲讽罗家的样子。

人家当时就给我暗示了!

可是我蠢!根本没把握住,差点被害到家破人亡!

如果那时候我就用心去查,肯定早就识破了女友一家的奸计,我爸也不至于意外进医院伤了脑袋……

这一夜,我们一家人围坐在一起,长久地沉默。

历数这段时间受的委屈,就连脾气温和的我妈都说不出一句『算了吧』。

我爸把我当成了依靠,问我怎么办。

吸了一口烟,我肃然道:「爸,咱们不能就此算了,一定要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仔细筹划后,万事俱备,复仇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