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首 页 >> 信息中心

重生之嫡女难当阿拙,重生之嫡女祸国_正文 第九十六章 皇上赏赐

发布日期:2021-10-27 13:50:21 作者: 点击: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黄易天地]http://www.xhytd.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半柱香的时辰后,这一队人马便到了皇宫。而皇上早就等候他们多时了,而当云珩进入养心殿,看到皇上身旁的秦璟煜时,心中陡然升腾出几分不悦,她不会凭白接受一个不熟的人的人情。况且秦璟煜那般的人,自然不会是无条件帮助她,自然是有利用她之处的。

    可秦璟煜一不像秦璟晟那般想夺取帝位,二不想做什么自私自利的坏事,所以他能利用到云珩的,其实没有什么事。

    这样一来,她岂不就是欠他一个人情?

    容不得她多想,皇上的声音就响了起来:“云将军如此风尘仆仆的归来,想必是大胜凯旋。”

    “回陛下的话,属下已经彻底剿灭了常山匪患,且在常山匪窝里发现大批私盐,属下已经派遣士兵在将那些私盐全部销毁。”云明皓作了作揖毕恭毕敬道。

    皇上闻言点了点头道:“听闻此次剿匪是你女儿想的主意?”

    “正是,小女拙计而已,入不了陛下的眼。”云明皓闻言,连忙解释道,话语里有几分打压的意思。

    “拙计也能剿灭那顽固的常山土匪,可见朕养的那些大臣是有多无用了。”皇上似乎听出云明皓话里故意打压云珩的意思,继而唇角微微一扬,一句话里瞧不出喜怒。

    云明皓闻言,只得讪讪地笑了笑。云珩见气氛不对,连忙道:“启禀陛下,臣女便是为父献上拙计的人。”

    皇上顺着云珩的声音瞧去,看到云珩的脸时,愣了片刻,眼底划过一抹异样地情绪,沉吟片刻,声音里居然带了几分颤抖:“云珩?”

    “陛下竟还记得云珩的名字,让云珩受宠若惊。”云珩眉眼一弯,声音也带了几分讨喜的乖巧。

    皇上就这样打量了云珩良久,这才敛下多余的情绪,淡淡道:“以后出谋划策就好,那种地方不要再去了,很危险。”

    话音一落,一屋子的人都震了震,皇上何时如此关心过一个人,怕是皇后娘娘都不曾得皇上如此关心。眼下居然对云珩说出如此的话,皇上莫不是对云珩动心了?

    秦璟煜见此,连忙跳出来故作不悦地指责道:“一个女孩子家家,跑那么危险的地方去,实在是胆大妄为。父皇,儿臣觉得应当罚,罚云将军教女无方,罚云珩不守妇道。”

    闻言,皇上眸子微微眯起,唇角噙笑:“是该罚!”继而顿了顿又道:“云珩聪慧机敏,胆大心细,封为郡主,封号就唤云想吧。”

    闻言,一向沉稳的秦璟煜也愣了愣,诧异地看了一眼云珩,眉心微微蹙起,抿了抿唇没有言语。

    秦灏宸的元后生前容貌艳丽,倾国倾城,皇上特赐封号倾颜皇后。而那时,皇上就给元后做了一首诗,名叫清平调。而第一句便是,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

    眼下又封云珩为云想郡主,这其中的弯弯道道可想而知。甚至在皇上心底,对云珩不仅仅是对大臣的女儿那般简单了。

    甚至连云珩自己也是有点意料不到,皇上会封她为郡主,她猜到了,却没有猜到封号会是这样。

    “父皇,这样不妥帖吧,这云想二字出于父亲赠元后娘娘的《清平调》中,如今许给了大臣之女,连几位公主都未曾有如此殊荣呢。”忽然,门外传进来一个男子的声音,云珩微微蹙了蹙眉,是秦璟晟。

    秦璟晟缓缓走进殿内,作了作揖笑道:“儿臣参见父皇。”

    而皇上闻言,面色带了几分不悦道:“朕想做什么,还轮到你来过问了?”

    “父皇想做什么,儿臣自然不敢过问,只是儿臣特意来提醒父皇一下,毕竟两位公主的封号都没有如此受宠呢。”秦璟晟亦是瞧出了皇上的不悦,可先前的话已出口,是收不回了,只能继续说下去。便是皇上一直护着云珩,那总有两位公主的不悦,云珩自然也会有麻烦。

    “公主的封号是生于皇家才有的,并未有过任何功劳。而云珩则是为朕除去了心头大患,轮封号自然云珩要略好一些,阿晟还有何疑问?”皇上的声音里的不悦已经掩不住,他眉心微微蹙起道。

    秦璟晟闻言,心头堆了一口怒气,他抿了抿唇,看了一眼云明皓道:“云将军已经如此权高位重,女儿也就不必有如此好的封号了吧。”

    云珩温和一笑,如若四月春风:“皇上,云珩有话要说。”

    皇上颔首,示意云珩有话便说。云珩缓缓走到云明皓身边,云明皓从腰间袖口拿出兵符递给了云珩。云珩转身跪地双手呈上兵符,她眼底是一片赤诚之心,她一字一顿,铿锵有力道:“云家世代以守护江山社稷,守护子民为本分,从未有过任何不敬的非分之想,而今日交出兵符,也并非有旁的想法,只是以表我云家忠心。再者如今秦国人才辈出,我们云家自然也要给其他人一个机会。但是,无论发生什么事,我云家将世世代代为皇上和各位皇子分忧解难,为这江山社稷鞠躬尽瘁,死而后已。成为皇上最好的臂膀,最利的匕首。”

    话毕,云珩能看到皇上眼底震了震,秦璟煜本来想说什么却被云珩这几句话打压了下去,而秦璟晟则是一句话也说不出了。

    一旁的公公连忙接过,皇上微微叹了一口气道:“想当年,朕与明皓还是最好的兄弟,如今却以君臣相称。”

    “臣誓死效忠皇上!”云明皓跪下,深深的叩首道。

    皇上又叹了一口气,云珩能看到皇上眼底的忌惮一点一点消散,他摆摆手道:“兵符虽交,可三十万重兵还由你掌控,调遣全权由你负责,与往常无异。至于云珩,封为云想郡主。”

    云珩和云明皓叩首谢恩,又与皇上客套一二,便离开了养心殿,而自始至终,皇上没有瞧白砚却一眼。

    出了养心殿,秦璟煜便跟了上来,他拦住云珩,面上带了几分紧张,焦急道:“父皇封你为郡主,又封号云想,连我也不知道他想做什么,你自己小心。”

    “若皇上执意要云珩进宫为妃,她小心又如何?”白砚却冷笑一声,打断道。

    “他是谁?白赫的儿子?”秦璟煜蹙着眉,一双黑酽酽的凤眸上下打量着白砚却不悦道。秦璟煜身着一袭玄衫,配上他那张妖冶无比的脸,一股帝王气息油然而生,连白砚却都有几分压迫之感。

    云珩颔首,“他就是白砚却。”

    闻言,秦璟煜似乎更是不满地打量了白砚却一番,一双凤眸中已然没了平日里的勾魂摄魄,眼下尽是各种不爽。

    “进宫与否,本宫管不了,只是提醒你罢了。”秦璟煜丢下这句话,长袖一甩,在空中划过一道弧度,转身便离开了。

    云珩站在原地看着秦璟煜的背影,一袭玄衫,一头如墨的长发,一身寂寥的背影,这个少年啊,独自一个人承受了太多。

    见云珩在愣神儿,白砚却拍了拍她的肩膀,示意她该走了,云珩点点头,转身随着白砚却一起离开了皇宫。

    而回了府的云珩,几个姨娘和小姐都在门口候着,想必他们的壮举早已震惊京城,有了如此显赫的事迹,她们自然是要在门口恭迎的。云珩记得,每次云明皓打了胜仗回来,一家老少就要在府前恭迎,如今她也算是凯旋了。

    云漪阳见云珩等人回来了,连忙迎了上来,笑吟吟道:“姐姐您可终于回来了,可担心死漪阳了。这位是?”

    云珩看到云漪阳,心中大约猜到几分了,定是云老夫人以云明皓和云珩在朝中立了大功,府里上下有过之人全部不追究了,所以禁足的人基本也全免了。

    “皇上赐的护卫,妹妹有疑问?”云珩温和一笑道。

    “妹妹不敢。”云漪阳闻言,被云珩的话噎的登时升起几分怒气,却还是努力的压制回去。心中自然免不了骂着云珩只是得了一个郡主的头衔就如此嚣张跋扈了,日后定要云珩好看!

    白砚却冷冷地瞥了云漪阳一眼道:“眼下云二小姐是郡主,还希望这位小姐可以懂得尊卑。”

    “漪阳…参见郡主。”云漪阳对云珩福了福身,咬牙切齿道。

    “妹妹平身吧。”云珩连个眼神都不曾赏给云漪阳,快步进了府内的花厅,随便找个椅子便坐下了。白砚却连忙跟在云珩身后。

    云珩环视了一眼,苏姨娘还是不在的,苏姨娘上次犯得错惹得云明皓震怒,云老夫人实在不敢将她的禁足也解了,毕竟苏姨娘做的太过分,若是因为她惹得云老夫人与云明皓母子不合,可真的是不值当。

    “姐姐的壮举真是震惊京城呢,让妹妹都自愧不如。”一向寡言少语的云漪清居然也凑了过去,她笑吟吟道。

    云珩回之一笑:“妹妹谬赞,都是父亲教导有方。”

    “妹妹真是厉害的紧,平日可要多教教我们姐妹。”云漪兰一改前几日的颓败,也是面带喜色道。

    云珩敛眉一笑,淡淡道:“姐妹们还是多去讨教父亲,云珩也只是粗略懂得一二,若是教错了可担待不起。”

    一句话将她们又要说的话全部堵了回去,凑热闹?休想!

    “郡主舟车劳顿,不如回去沐浴休息?”白砚却见这一屋子都是狼,连忙给云珩开脱道。

    云珩颔首道:“也好,那各位姐妹,姨娘。云珩先回去了。”

    “恭送郡主。”众人堪堪地福了福身,目送着云珩的背影直至离开。

    “瞧她那副神气的模样,不就是个郡主吗!眼睛都快长到天上了!”云漪兰将手里的茶盏重重一摔,怒道。

    “姐姐何必动怒,一荣俱荣一损同损。”云漪阳冷冷地瞥了一眼云漪兰,不屑道。

    “那是自然,你有个可以掌府的姨娘,可我们没有,那自然得多替自己着想了。”云漪兰反击道,忽然想到了什么,换上了一张嘲讽的嘴脸道:“哦,我都忘了,你那姨娘如今可被禁足了呢,在这云府日后还有没有她的地位可说不准呢。”

    姐姐说这话的时候可别忘了,掌府之权还在我姨娘手里呢。”云漪阳不恼不怒,绵里藏针道。

    云漪阳此言,倒真是刺入云漪兰的心口了,她气了半天,也想不出可以还击云漪阳的话来,气的直接走了,安婉心只好跟上她。

    云漪阳看着云漪兰的背影,笑意一点点敛住,偏过头深深地看了一眼身旁的秋薇母女俩,转身也走了。

最新网址:www.xhytd.com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