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首 页 >> 信息中心

金秘书为何这样金泰亨金硕珍职场版时隔一,防弹少年团/金泰亨 ‘Psycho’系列连载 -Chillin The Hell

发布日期:2021-09-23 23:30:57 作者: 点击:

专栏链接

“大家好,我是V1前任会长的孙子,V1会长竞选人”

“金泰亨.”

台底下安静无比,所有人的眼睛刷刷地盯着台上的主人公. 他们都想知道, 到底是那位不知好歹的空降兵, 打破了V1原本完美准守的规矩, 水到渠成的选举.

他们都认为, 金泰权才是唯一一位 最适合当V1会长的人!

出身优越,出国留学修得医学的高贵公子哥, 哪儿能配得上 我们每天兢兢业业 为V1付出贡献的董事长金泰权呢?

胆子大的高管甚至早早低下了头, 光明正大的开始刷起手机. 安静的会议室传来视频的声响, 显得格格不入.

面对地下不友善的态度, 金泰亨没有丝毫不满, 反而更加感谢他们现在如此

——这样一来金泰权的势力才能倒塌的干净.

侧头理了理领带,扭头对着站在一旁的郑伯伯点头轻笑, 郑伯伯会意 按下了开始幻灯片的按钮.

“在坐的各位,除了我的叔叔金泰权外, 大概都不认识我.不过我想也是,” 金泰亨笑了笑 “打从幼年时期就被送去国外,读了一个与企业管理毫不相关的心理学, 各位心里为自家上司打抱不平, 也是理应的.”

“就仅仅因为我是前任会长的孙子,前执行董事长的儿子, 便有了能参加V1最高管理层选举的权利. 啊啊, 如果我是在在座的各位, 也一定很不乐意这一位天降兵降临.”

“虽然我有权利可以不用来参加,” 手掌指了指金泰权那处 “并将V1的一切交给叔叔管理, 但我经过几番的思考以及调查, 最终还是决定”

“参加此次选举.”

台底下开始议论纷纷, 皆在细细琢磨金泰亨最后一句的用意. 金泰权脸色开始变黑, 神情急躁, 深吸一口气硬生生忍住了, 撇眼看了看身旁面无表情的金南俊.

“你们大概也能猜想出来, 我参加这次选举的主要目的并不是会长职位,” 金泰亨将手伸入西装内侧,从内层口袋里拿出金俊熙给他写的遗书, 晃了晃, ppt上面显示的正是, 金俊熙遗书的内容.

“….!” 金泰权猛地坐起, 细细观察着遗书的自己, 开始不相信自己亲眼所见.

老头子给他的遗书,我不已经销毁了吗?

“爷爷给我的这封遗书中, 迫切的请求我赢的这次的选举, 这让我实在难以理解,” 放下遗书, 凑近了麦克风 “明明V1可以完完全全交给叔叔一人管理, 可为什么, 还要让一位毫不相干的血亲来呢?”

“这分明, 是有些内部问题.”

金泰权明显已经坐不住了, 抖愣着双腿焦躁不安, 站在他身后的秘书询问需不需要安排人将金泰亨给拉下来, 他咬牙切齿道: “暂时不需要.”

“我倒想看看, 这死崽子能拿出什么东西来.”

“这几年爷爷一直卧病在床, 前期仍然亲自去处理大大小小的事务, 虽然也有些许的压力, 但按当时爷爷的身体情况来看, 这并不成多大的问题. 照理来说, 很快就能康复.”

“可爷爷却在后期, 身体素质突发的日益下降.” 幻灯片一转, 两张时间对比的金泰权本公司复职申请书以及重症监护通知书”

“就在叔叔转入V1本公司后的三天.”

“伪造假证据谁不会啊!”

“金泰董事长i转入本公司后将近一个月没有离开公司!撒谎也要先打好草稿吧!”

“别自己没有能力当会长就去诬告金泰权董事长,要不要脸啊你?”

低下开始骂声连篇,V1忠心员工纷纷站起来抗议, 指着金泰亨鼻子对着骂, 金泰权坐在座位上, 眉头紧锁,怒值已经达到了最高点——

“各位若不相信, 证据视频, 便在下一页.”

看着金泰亨准备指示郑伯伯转屏的手势 ‘轰’地一下理智断开,愤怒完全爆发. 起身指着讲台上的金泰亨, 对着所有员工喊着——

“把这小子和郑秘书都给我赶下去!!!!”

在旁边待定的保镖一个箭步冲了上去, 从后将金泰亨与郑伯伯的手给固住, 用蛮力直接将他们拉了下台, 郑伯伯的电脑也被丢在了一旁.

场面一度混乱: 整理完善的公司资料散落在地, 穿着西装革履的各位商业精英们嘴里脏话连连, 金泰权像是疯了似的,青颈暴起, 整个人都气的发红,全然没有了他所伪装的,和善的模样

全国最大的家族企业,支撑韩国商业圈半壁江山的V1, 此时正闹着如此荒唐的笑话.

看到这番场景,被保镖扣押着的金泰亨 忽然笑了出来.

“叔叔!” 没有了麦克风, 金泰亨大声吼着 “很抱歉, 我在前面撒了谎.”

“但其实, 我并没有所谓的证据视频.”

金泰权听罢, 刚下松下一口气, 眼尖的瞅着金泰亨笑意加深的表情, 似乎是想起什么似的, 扭头看朝着身后看去,却发现自己想找的人 并不在身边——

“那些证据视频,其实”  侧头看了看不知什么时候走过来的金南俊, 笑了笑 “在您儿子金南俊的手里.”

金南俊按下了视频播放的按钮.

-

「爸爸...您没事吧?」 

模糊的监控视频里, 跪在金俊熙假病床边假惺惺问候的, 正是金泰权本人.

金俊熙抬起头来看了他一眼,便立马吩咐了身边的保镖, 命令将金泰权赶出病房

「我没有, 你这个儿子.」

这是金俊熙对金泰权, 所说的最后一句话.

视频进度加快, 调到了夜晚医生查病房的时候, 一位医生拉着打点滴的器具, 走了进来.

「金俊熙xi」医生声音有些低哑「那么晚打扰您实在不好意思,但您到了打针的时间.」

「不是前俩小时就打完了吗?」 金俊熙疑问的问道

「内,但您的主治医生吩咐我在为您挂一次水」

听闻是主治医生的注意,金俊熙哼了一声, 乖乖伸出手让他打针.

一切看起来都是如此正常,直到金俊熙吊完半瓶水之后.

他躺在病床上,身子发软无力, 呼吸变得急促, 嘴里连绵着模糊的 痛苦的哀嚎声.

为他挂水的 所谓的医生走了进来.

脱去了白大褂和口罩, 露出了高级西装以及

笑得灿烂的脸.

「身体感觉怎么样…?」

「爸爸.」

毋庸置疑,是金泰权的声音

「这可不怪我.毕竟是您逼我的.」

「只要您将大哥那一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不拆穿, 我也就不至于会如此.」

金泰权伸手拍了拍 金俊熙 的脑袋, 随后手升向点滴——

他加快了药流动的速度.

弯下腰来, 发出令人厌恶的笑声

「您, 就等着和大哥 在天堂上 见面吧.」

视频到此结束,全场从开始的轰动,到现在的鸦雀无声

他们都不敢相信, 刚刚视频里 那位甚至可以认为有精神疾病的杀人犯

正式他们所敬仰的, V1至高无上的董事长

金泰权本人.

咽了咽口水, 看着被人墙挡在外面的金泰权咬牙切齿的模样,一个个开始觉得后脊发凉——

在视频播放的中途, 他们就该发现: 刚才为了夺取金南俊手中平板,大力推开一个个跟着他很久的员工, 最后伸出拳头对着保护金泰亨与金南俊的保镖大打出手的

并不是他们以往眼前, 所看见的金泰权.

这才是 金泰权最真实的一面吧.

为了得到自己所要的,不经一切手段.

“假的!!一切都他妈是假的!!” 金泰权重新站了起来, 往金泰亨扑了过去,却被保镖一把抓住.禁锢了动作的他努力的想要挣脱出来, 嘴里不忘的大吼着

 “你们造假!你们就不怕我上法庭告你们吗!”

“去告吧.”

金泰亨一脸淡然, 拍了拍挡在他面前的保镖.保镖立马会意, 让出了道,他点头表示感谢 随后,一步一步,走向了金泰权.

身子微微下倾, 望着狼狈不堪却又不依不饶的金泰权, 嗤笑了一声.

“证据确凿, 您偷了月亮 也会是真的.”

“还有….”

“我女人是金牌律师这一件事, 叔叔您忘了吗?”

“你…..!” 金泰权来不及继续说什么, 门外一震轰动, 有人破门而入——

“不许动!”

在场所有人被吓丢了魂,分分站立不敢乱动 他们没有想到一天内见着了杀人犯, 还见着了带着枪支的刑警队!

朴智旻举着枪,走到了金泰权的面前,掏出了一张追捕令以及手铐

“你有权保持沉默,但你所说的每一句话都可以在法庭上作为指控你的不利证据。审问前,你有权与律师谈话. 在审问过程中,你也有权让律师在场. 如果你决定现在在没有律师在场的情况下回答问题,你也有权随时停止回答.”

“金泰权xi, ” 朴智旻扣上了他的手铐

“您被逮捕了.”

-

接待完最后一位顾客后,你随手将资料甩在桌面上. 抱着自己的衣服以及包包, 比小助理更早一步出了门

“诶!姐!今天不加班了吗!”

“不加班了!” 你 胡乱的穿好了自己的外套 ,头也不回的向后挥了挥手

“我有急事!”

早早的就在打车软件上下了单, 走出事务所后立马找着了车辆 焦急的合上了车门,指了指V1的大楼

“师傅,到V1公司, 麻烦快一点, 谢谢!”

心里焦急,可偏偏又遇上了晚高峰, 车辆堵在路道上一动都不懂.

望着丝毫没有进展的交通堵塞, 坐在位置上干着急着, 开了窗户探头看了眼,顿时感觉已经没有了希望.

一咬牙,心一横, 给司机掏出钱,直接开门下车, 朝着V1 跑了过去.

高跟鞋踢里踏啦的声音很大,迎来了许多路人的注意力.

他们可能都在好奇——身穿精致小西装, 高跟鞋的职场女人, 是有什么急事,不要命地跑的那么快.

脚趾尖像是有烈火在燃烧着, 脚后跟明显感觉到疼痛无比, 但你还是继续坚持跑着,跑着

金泰亨他正在等我.

V1楼底下人满为患, 几辆警车停在门口, 各种记者围堵在门口:他们并不知道究竟为什么会突然来了那么多警察.

没到一会儿,朴智旻出来了, 身后跟着的, 是被逮捕的金泰权.

所有媒体轰的一下都炸了. 他们一下子涌了向前,想要询问警察以及金泰权 这场会长选举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为什么金泰权就被逮捕了?

刑警队将人群扒开, 把金泰权塞入警车内, 一踩油门 便开回了警察局.

朴智旻躲在一旁, 撇眼见着刚跑过来的你, 一把拉住你, 将你挡在身后 推开一波波人潮, 抵达V1大厅

“17层会议室,金泰亨就在那里.” 朴智旻给你指了指路

“快去!”

电梯很快便到达了17层

发疯了地似的将沉重的大门给推开,却被眼前的景象吓到倒吸一口气.

硕大空旷的会议室里杂乱无比:纸质资料撒了满地, 几把椅子倒在地上,台上的演讲台上的电脑摔在地上, 麦克风也不知道被扔到了哪里.

“泰亨?”

你轻轻呼唤着.

一格格地走下了台阶,左顾右盼着寻找金泰亨的身影.

“泰亨啊——”

  走到了演讲台, 环顾了四周依旧是找不见人, 深叹一口气 想要出去寻找时——

却在演讲台后瞥见了翘起的发丝.

微卷的头发随着主人的颤抖在空气中一点一点抖动着, 走上台来 轻手轻脚挪到了他的面前,在演讲台下面 找到了他.

心疼穿破了心脏.

穿着深灰色西装, 带着劳力士的手表, 高级的皮鞋, 一身打扮活脱脱一副企业精英的模样.

可他现在 却躲在桌子底下 缩成一团 不断颤抖着.

慢慢的跪了下来,你伸出了手 想要抚摸他的头发, 却又害怕会使他的症状更加严重, 手又收了回去.咬了咬唇, 哽咽的唤道——

“泰亨啊.”

他的身子一颤. 良久 他抬起头来, 两条泪痕挂在脸上,神情委屈到了极致. 他忍着不断发抖的身子 伸出了双手,

“抱抱我——”

你毫不犹豫的投入了他的怀抱里.

伸手安抚性的顺着他的背,感受着他颤抖的身躯,闭上了眼睛默默流泪

你不敢想象金泰亨没有任何人陪伴一个人走进V1;你不敢想象金泰亨一个人站在讲台上, 面对下面金泰权的人 孤军奋战的样子;你不敢想象——

一切事情都已完成, 金泰亨默默的躲进讲桌里 一个人忍着恐惧, 乖乖的等你过来的样子.

“我在这里.” 面对越变越紧的怀抱, 你努力的伸出一只手 抚上了金泰亨的头发,有一下没一下的摸着 

“我在.”

安全感的到了回复,金泰亨颤抖的身子逐渐平复了下来. 他大喘着气, 用力呼吸 好似努力汲取着你身上的味道, 找着他正缺失的安全感.

“泰亨.”

“嗯.” 他闷闷的应着

“你做的很棒.” 侧头吻了吻他的脸颊 “忍耐了那么久,幸苦了.”

“接下来的事情,交给我就好.”

-

法庭上, 你与金泰亨坐在原告人位置上,一边整理着证据与书状,一遍等待金泰权的到来.

不久, 对面一侧的门被打开, 金泰权穿着囚服,双手被手铐铐住, 神色憔悴 被拖到了被告人的位置上.

他仿佛对你的到来 并不感到意外.

你抬眸看了眼金泰权, 眼袋大的可以挂到下巴上, 胡子拉碴的十分邋遢, 丝毫看不出来, 他是那曾今被众媒体追捧, 被商业界吹嘘为奇迹的金泰权.

风水轮流转, 心里感慨着

做了那么多坏事, 牢底都能坐穿了吧.

当你看到金南俊给金泰亨u盘里,是从以前到现在金泰权做过的所有坏事的证据时,你是真的万万没有想到

这人是如此这般的铁石心肠.

从小就被所有人与哥哥金泰允对比,却始终超越不了优秀的哥哥.

小时候算术题开始,长大到V1实习的达标值为止, 自己总是在哥哥的后面. 

「泰允更适合当会长一职.」金俊熙说道, 对面已经成为了副董事长一职的金泰权 被简单的一句话所深受打击. 站直了身子,不服输 声音颤抖的继续问道

「爸, 我不可以吗?」

金俊熙抬头看了眼他, 有低下了头 

「你的实力, 还差的很远.」

“如证据所述,” 结束了监控视频,你冷静地道 “被告结束与V1前任会长金俊熙的对话后,第二天便立马联系了该工厂的一位货车驾驶员.” 指了指 证据图片里写了金泰权大名的支票 “要求他在下周周末, 开着火车, 朝着开向游乐园的 金泰允xi的车 撞过去.”

“导致金泰允夫妇双双身亡, 儿子金泰亨xi重伤.” 你将幻灯片调到下一页, 是当时的判定文件“被告人制造出一场车祸案后,为了将当时的货车驾驶员解救出来, 甚且买通了当时负责该案件的检察官, 将案件捏造成货车刹车失灵.”

“而当时道路监控器里, 驾驶员刻意将油门踩到底的行为,十分明显.”

“一切正在发生的同时, 被告人向当时的会长递交了份转V1旗下企业的降职书, 并与媒体透露自己不讲继承会长职位, 以保证完美的脱离干系.”

「你疯了吗!金泰权!他是你的亲哥!」 金俊熙发现了金泰权所做的一切后,怒斥着他,「你现在已经入魔了!你不正常了!」

「你为什么要杀了他!」

金泰权侧身躲过摔来的杯子, 皱起了眉头,走向前来 狠狠地抓住了金俊熙的手

「对,我是不正常了,我是疯了,但你也要看看这他妈是谁导致的!」

「是你啊父亲,是你啊?」

已经魔怔的金泰权将金俊熙一把甩在一边, 年迈的金俊熙经不起如此大的力气, 一下子摔在了地上, 头部撞在了柜子上.

「父亲, 您的时代已经结束了.」 金泰权蹲了下来

「乖乖的,把V1交给我吧.」

“前任会长住院后选择什么都不说, 是为了保护当时年仅五岁的原告人.” 你伸手指了指坐在身旁的金泰亨, “而原告人当时,也正因为当时的车祸 住院着.”

“前任会长等着原告人康复后将其送去国外, 本想着原告人安全落地后便着手准备一切证据资料,可不料却被被告人先行一步,” 切换到下一个页面 显示着当时的医院的视频 “在前任会长的点滴里, 每一次都添加了微量的消毒剂.”

一点一点的追加,金泰权没有着急将金俊熙直接杀死, 他之后依旧需要这老头子的权利——接着老头子的名义, 将其余的小公司收购, 让上下员工死命的加班, 攻击其他公司导致破产

这些都是他觉得正确的事情.

法庭里哗然一片, 小声的议论着这份案件, 你一脸平静, 继续说道

“然而被告并没有料到,原告收到了前任会长的信封以及遗书,原告最初在回国后彻查此事之时,找不到丝毫一点关于被告人的证据,想必是想尽办法销毁了全部.”

可万万没想到,自己最信赖的部下,自己领养的却把他养的比亲儿子金硕珍还要亲的金南俊, 默默的跟在他的身边搜集证据, 等待着时机, 最终冒着将会被监听的金泰权惩罚的风险, 把装满证据的u盘亲自交到了金泰亨手里——

金泰权的幻想帝国, 竟被自己所佩戴的刀刃一击而崩溃.

退步言之,纵无金俊熙写给金泰亨遗书之事, 依然还是会将他的所有的老底掀光, 双手捧着上交给法官.

进牢的事情没得跑.

“如书状所述” 你冷静地说道 “被告人所做出的种种非法,杀人案件, 皆有证据.”

“法官nim,以上上述种种恶罪, 我方主张——”

“被告人无期徒刑. 以上.”

金泰权猛地抬起头,猛地拍着桌子起身痛骂. 金泰亨起身将你互到身后

“什么叫我有罪!什么叫让我无期徒刑! 你放屁!你们都他妈的在放狗屁!”

警官立马上来给压制住, 一把扣押将他按倒桌子上.

“被告人,” 法官敲了敲法槌, 皱着眉头 “你现在的所作所为皆为可能作为你的不利证据, 将会影响到你的服刑时长——”

“你还要继续闹吗?”

被压制的金泰权安静了下来, 喘着粗气, 被迫按在了座位上. 他看着对面直视他的金泰亨, 默默的闭上了眼睛——

“本席宣判,被告人金泰权 因触碰法律第二百三十二条 故意杀人追, 罪名成立,判为—— ”

“终身监禁.”

咚咚咚.

“今日成立.”

-

早上7点

你在闹钟响起的前几分钟便醒了过来.

眨巴着眼睛,望着白花花的天花板, 睡意已然全无. 躺在床上大大的生了个懒腰, 随后伸手拍了拍身边的床位

“嗯…” 金泰亨皱着眉头, 扭了扭身子 意图继续陷入沉睡

“起来了,金泰亨.”  你掀开了被子, 没有了温暖的被窝,金泰亨 蜷缩起来, 伸手勾住你的腰,笔尖蹭着你的脸颊

“再睡一会…..”

“在睡就要迟到了.” 你挣脱开他的怀抱,想要起身下床, 却被他一把拉住 抱入了怀里.“我好困….”

躲在你怀里闷闷地说着.

你望着挂在身上的大型毛绒挂件, 轻笑着 伸手梳理着他乱成一团的头发: 

“知道困昨天晚上就不要那么晚睡啊.”

金泰亨听罢, 又往你的怀里拱了拱, 小声的嘟囔着,你没听清, 向下凑近他的唇边, 他抬起头来, 留下一句着热亲昵的话语

“可是律师大人好香,我不干点什么也会睡不着..”

你红着脸恶狠狠的打了一圈在金泰亨肚子上.

“带着马芬在路上吃吧.” 你从冰箱里拿出两份马芬, 装入到包里, 后倾望了望金泰亨有没有装扮完

“泰亨?”

“律师大人——” 

金泰亨穿着西装, 头发用发蜡抓好了造型, 手环上也带着名贵手表,唯一只有领带没有系上

“帮我系领带, 好不好?” 

你看了眼, 微微叹息, 走到他面前接过领带, 随后伸长手将领带搭在他脖颈后,微微垫脚 有些不满 

“你往下点, 我够不到.”

金泰亨弯下腰来, 手顺势抚在了你的腰间. 忽一下的缩短了距离, 你闻见了他身上淡淡的男香

“金南俊xi用的好像也是这款香水.”  心里话直接露了出来, 抬头看了眼他的眼色, 明显感觉到了醋意

“哦?你是怎么知道的?” 环住你的手逐渐收紧, 你有些难打领带, 拍了拍他的身子 他才微微松手

“之前交接资料的时候, 坐在我对面, 闻到的,” 你诚实的回答, 完美的领结在你手中诞生, 你满意的点了点头, 抬头对着金泰亨轻笑

“好啦!我做的不错吧.”

他侧身照了照镜子,满意的点点头, 又将你换入怀里, 一扭身 倒入沙发上.

“喂..我们有重要的事情要做呢.” 你扭了扭身子, 不料被他抱的更紧

“没事.” 金泰亨躺在沙发上, “和南俊哥交接的也差不多了, 今天迟到点没关系的.”

金泰权确认入狱后, V1高层最终决定将会长的权利交给金泰亨.

其一是为了致谢, 其二是为了致歉.

金泰亨接收后,下一秒就决定交接给金南俊,让他管理V1.而金泰亨, 便又回归到以前, 在自己的心理诊所 继续上班.

一切大风大浪都已经结束了:金泰权入狱, 金南俊成为V1最年轻的会长, 金泰亨——

终于过上了, 他所向往的 平静而又美好的生活.

“律师大人.” 金泰亨道

“嗯?” 你柔声回答道.

“谢谢你,将我从无尽的黑暗里救了出来.”

彼此独立生存的世界里,他们早在最开始认识时, 便确定了彼此.

两个人相互的救赎.

两个人相互的依靠.

你紧紧的搂住金泰亨, 双手环绕着他的脖颈低头凝视着, 金泰亨眨巴着眼睛, 眼神里荡漾着的天真烂漫, 露出了傻傻的四方嘴.

你俯下身子, 亲亲他湿润的嘴唇

“傻瓜,我也是.”

Fin.

感谢各位的陪伴

2021年2月14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