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首 页 >> 信息中心

零点8无广告,“网红”袁岳旗下公司过会 零点有数如何鏖战咨询行业红海?|袁岳|零点有数

发布日期:2021-09-22 07:15:20 作者: 点击:

原标题:“网红”袁岳旗下公司过会 零点有数如何鏖战咨询行业红海?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深交所创业板上市委4月16日发布2021年第23次审议结果,北京零点有数数据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后简称为“零点有数”)等3家公司顺利过会。作为“创业导师”袁岳旗下公司,零点有数冲刺资本市场备受投资者关注。

零点有数主营业务是为公共事务和商业领域的客户提供数据分析与决策支持服务,即为政府机构或者企业客户提供数据调研或者统计报告等业务。

相比零点有数的知名度,其实控人袁岳在创业圈可谓叱咤风云,被业界称为“青年创业之父”。

公开资料显示,袁岳常年以讲师、活动主持人身份出席会议论坛,其研究和著述集中于品牌管理、系统营销体系、领导力塑造和危机管理等领域。除了社会活动,袁岳在商业领域的版图同样丰富,其头冠零点研究咨询集团董事长、创业管理服务机构飞马旅创始人和中国市场研究协会副会长等头衔,同时身兼新沪商大商学院院长、北京大学社会学博士、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MPA、清华大学客座教授等职务。

“网红”教授袁岳孵化的公司成色如何?

上会前夕紧急“排雷”

零点有数上市过程较为曲折。

2017年2月公司登陆新三板挂牌,2018年12月终止挂牌交易。2019年10月,零点有数随即启动科创板上市程序。2020年4月,零点有数再次改道创业板。

有行业人士指出,数据调研类公司普遍被认为缺乏科创属性,零点有数筹划科创板上市,不排除是因为2019年科创板刚刚设立,公司管理层认为可以享受“先发红利”。

从财务数据来看,在2018年至2020年报告期,零点有数营收分别为3.49亿元、3.81亿元和3.78亿元,实现净利润分别为3576.14万元、4053.98万元和5136.06万元。袁岳直接及间接合计控制公司81.43%股权,拥有绝对控股权。

业绩上看,零点有数符合创业板“最近两年净利润均为正,且累计净利润不低于5000万元”的首发上市条件。但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调查发现,零点有数在收入确认上存在不少疑点。

资料显示,2018年零点有数当年签订的合同数量为1269个,而当年实现营业收入的合同数量却为1320个,实现收入的合同数量大于签订合同数量。公司把前几年签订的部分合同放在2018年报告期内验收确认。

2018年,零点有数当年签署并贡献营收的合同数量仅有966个,贡献营收为2.27亿元,而公司2018年全年营收为3.49亿元。2018年当年签署并完成的合同营收,仅占公司当年营收的64.94%,40%的营收是对2014年到2017年的合同延期确认,金额累积高达1.22亿元。

招股书中,零点有数仅披露了2018年的合同营收构成是为前五年的合同营收累积数据,2019年和2020年是否也存在同样的情况,公司并没有进行披露。

除了财务数据的争议,袁岳还在上市前夕进行了紧急“排雷”。

按照袁岳“有没有鱼,先撒网”的理念,可查的工商资料显示,袁岳曾在近60家公司任职,是110余家公司的实控人。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调查发现,袁岳任职或控股的公司多为股权投资、市场信息调查、传媒营销,企业顾问等类型,多为小微企业,其中近一半的企业注册资本不足100万元。

袁岳作为创始人的飞马系创业投资管理服务类公司投资了数百家公司。报告期内,飞马企业服务及飞马投资对外投资的企业共299家,其中直接或间接控制企业45家,飞马企业服务及飞马投资提名董事的企业有18家,其他企业有236家。

投资企业众多,难免踩雷。

零点有数招股书透露称,飞马系参投并提名董事的公司车能贷在报告期内存在重大违法违规行为。车能贷作为P2P平台在2020年2月因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被依法处以刑事处罚,至今仍有6000多万元欠款未还清。爆雷之前,袁岳还曾允许车能贷使用其肖像进行市场推广和宣传活动,并多次为其站台宣传。

因此,在零点有数提交招股书前,袁岳紧急将其持有的飞马企业服务5%股权转让给杨振宇,并不再担任该公司的执行董事。目前袁岳仍持有飞马企业服务35%的表决权,其是否会为车能贷非法集资案担责,公检法系统没有明确答案。业界称,其紧急转让股权或有在IPO前夕规避监管审查的嫌疑。

不仅如此,截至2020年6月,袁岳转让、注销了大量关联公司,其中飞马企业服务及飞马投资所持对外投资企业中共有26家企业的股权进行了转让,47家企业进行了注销。

此举已经引起监管层的关注,并对零点有数密集注销关联公司的问题予以询问,要求说明关联公司在续存期间是否存在违法违规、股权转让及注销程序是否合法等,但招股书中,零点有数对相关公司续存期间是否存在违法违规的问题避而不谈。

拉部委做大旗?

此次零点有数拟冲刺创业板,计划募资2.98亿元,投资“零点有数云评估”“知识智谱”和“有数决策云脑”三个项目。根据公司规划,募投项目不涉及土建、厂房等固定资产投资,项目运行将依赖租赁商业办公场所运营。

招股书披露,零点有数成立之初以调研咨询服务起步,在成功打造具有一定影响力的行业品牌——“零点调查”后,进一步发展出多源数据分析与数据智能应用业务。

公开资料显示,零点有数的核心业务主要分为公共事务数据分析与决策支持服务,以及商业数据分析与决策支持服务。

前者主要服务于从中央到基层的各级党政机关、事业单位、研究机构及社团组织,通过调查研究、数据分析,直接或间接为其决策提供支持服务,这类服务的代表案例包括国家文化和旅游部《中国出境游游客文明形象调查》等,旨在为有关部门提供决策参考。

而商业领域的服务则主要服务于各个行业的企业,主要涉及消费品、金融、汽车、房地产、TMT、物流等行业,通过调查研究、数据分析,为其商业决策提供支持服务。

据招股书介绍,零点有数过往已服务于建设银行、农业银行、中信银行、中国人寿、中国移动等大型企业。

其中公共事务业务方面,公司报告期内营收分别为1.88亿元、1.85亿元和1.87亿元。公司商业服务业务方面,报告期内分别贡献了1.61亿元、1.96亿元和1.91亿元的营收。

与同行业公司卓思数据专注汽车行业、艾瑞咨询专注新经济领域、慧辰资讯等公司主要服务商业领域客户不同,零点有数的一半业务面向党政机关和企业单位。

零点有数在招股书中指出,公司是中国领先的数据分析与决策支持服务机构之一,具备有国务院多个部委相关工作的第三方评估机构以及中国市场信息调查业协会副会长单位等身份,在党政、企事业等公共事业领域具有优势。

但查阅其招股书不难发现,零点有数服务的中央部委调查研究项目大多属于辅助性研究,与其声称的支持决策报告尚有不小的距离。报告期内,公司前五大客户中比较稳定的政府客户仅有北京市海淀区政府,每年约为公司贡献1500万元的营收。公司前五大客户中其他政府用户仅包括哈尔滨市平房区营商环境建设监督局和北京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当年合同金额均不足300万元,约占全年营收的2%左右。

公司公共事务业务大额合同主要通过公开招标、竞争性谈判、单一来源采购方式取得。

报告期内,零点有数公开招标方式取得的签订合同占比仅在25%左右,每年额度在一亿元左右。公司其他政府采购程序签订的合同数量占比超过20%,报告期内各期签订的项目平均合同金额分别为18.06万元、20.48万元和20.92万元。

有咨询行业人士指出,从合同金额判断,零点有数服务的党政事业客户订单大多是小额订单,与其大力宣传的服务于中央部委的决策报告的描述差距不小。

小订单较多也导致了零点有数相当部分的公共事务业务需要通过第三方回款。报告期内,其第三方回款金额和比例显著高于慧辰资讯等同行业公司,报告期内,公司第三方回款金额分别为2710.46万元、5429.62万元和4367.35万元,主要是政府采购项目指定统一付款和企业集团指定统一付款。

不仅于此,公司商业业务同样也面临平均单个合同金额较小的情况。招股书披露,公司商业业务主要通过商务谈判取得,各期签订的项目平均合同金额分别为24.25万元、25.56万元和17.57万元,公司在商业领域同样以小额合同为主。

员工频繁离职

据新思界产业研究中心报告显示,中国信息咨询行业目前企业数量超过3万家,行业竞争比较激烈。零点有数称,调研咨询行业竞争的参与者不断扩展,行业整体竞争情况逐步加剧。公司面临在市场竞争逐步加剧的环境下,经营业绩下滑的风险。

事实上,零点有数在报告期的员工离职率已明显高于同行业可比公司。

零点有数报告期的员工总数分别为808人、948人和891人,整体离职率分别为28.50%、24.10%和23.85%。公司研究与咨询人员的人数在报告期分别为378人、365人和342人,每年的离职率分别为30.51%、30.87%和28.30%,离职率更是高于公司平均离职率。

对于公司较高的离职现象,零点有数认为,主要是行业市场竞争的不断加剧、企业对优秀人才的需求日益强烈导致。公司同时也承认,若公司人才不能满足营业规模持续增长和持续技术研发的需求,或公司出现人才流失的情况,公司将面临人才不足的风险。

更为不寻常的是,报告期内,零点有数甚至出现两任财务总监先后离职的现象,这在拟IPO企业中非常少见。

其中,梁惠仪于2016年7月至2017年8月,担任零点有数财务总监兼董秘,2017年8月从公司离职;殷恋飞于2017年8月至2019年5月,任零点有数财务总监,2019年5月从公司离职。两名高管的任职时间仅分别为12个月和21个月。

2019年5月,在公司准备上市之际,公司不得不临时聘任董事周林古暂时代行公司财务总监职务,当年9月,又正式聘任刘升为公司财务总监。

 

责任编辑:刘德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