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首 页 >> 信息中心

鼓浪屿岛价,鼓浪屿船票 “黄牛”叫价400元 超原票价十几倍_大闽网

发布日期:2021-11-29 17:33:02 作者: 点击:

鼓浪屿船票 “黄牛”叫价400元 超原票价十几倍

鼓浪屿船票 “黄牛”叫价400元 超原票价十几倍

海峡网10月5日讯(海峡都市报(微博)记者 陈志坚 易凡 陈晓东 兰京 文/图)国庆长假前两天,鼓浪屿遭遇开门冷,但从前天开始,鼓浪屿的热度又“爆表”了。前天上午10时53分,游客上岛船票(嵩鼓码头至鼓浪屿内厝澳码头往返,售价30元;含轮渡码头的夜航船票)全部售空;昨天上午,船票售罄时间提前至8点51分。

这种热度,敢问登岛之难,是否可比蜀道之难?且听徘徊码头一声叹,一众“黄牛”齐呼喊。昨日上午,记者就体验了一番由“黄牛党”“编导”的一出“鼓浪屿囧途”:官方严防死守之下,“黄牛党”仍敢坐地起价,有人把票价叫到400元,超出原票价十几倍,但仍无法保证上岛。

记者探究“黄牛党”五花八门的高招,虚虚实实的背后,“偷渡”仍有机可乘。

官方严防死守 “黄牛”真有高招?

前天下午4时许,海都记者来到轮渡码头,小广场上聚集着游客,现场秩序良好。广播不断提醒,“今日船票已全部售空,请游客不要在广场逗留,尽早安排出行计划。市民窗口则还有船票出售。”现场有轮渡的执勤人员巡逻,其中一人说,“这几天确实有‘黄牛’,我们看到了会驱赶。”

但这看似平静的场面背后,“黄牛党”的活跃程度其实远超寻常人的想象。从前天下午到昨天,记者分批守在厦门轮渡码头,静候“黄牛党”“出招”。

“高招”一:高价代“抢”退票

前天下午,记者假扮想上鼓浪屿的游客。在一群拉客去金门的快艇小贩中,一小伙子说,“(上鼓浪屿)早没票了,‘黄牛’拿票要三四百元一张,要等晚上才有。”见记者仍想上岛,小伙子神秘地说,“跟我来。”记者跟随他见到一中年男子,对方叫价一张船票400元,并拿出手机登录轮渡购票系统,催促记者,“还有一张票,快报身份证号”。

记者提出,既然对方能通过购票系统购票,那记者自己也可以办到,“自己买最多30元。你们这个太贵了。”听记者想退缩,小伙子说,“你自己哪里买得到。”

真相:“黄牛党”的该手法,是利用外地游客不熟悉购票方式,将轮渡购票系统中他人的退票当作稀缺资源出售。普通游客只要了解正常购票渠道,其实也能买到他人的退票。

“高招”二:用“高科技”软件抢票

“今晚上岛是不可能了。”另一名“黄牛”称,他给记者提供了两套上岛方案:

一是找人帮忙抢票,一张100多元。该“黄牛”称,“半夜会有一些票放出来,他们会用‘高科技’软件帮你抢,和春节抢火车票一样的。”

真相:厦门轮渡公司表示,现在购票实行实名制,购票需按照相关流程进行。暂还未发现有所谓的“高科技”软件等系统后门。

“高招”三:提前一天买旅行社团体票

该“黄牛”说的另一套方案是跟团,通过“黄牛党”,利用旅行社的团体票上岛,但得提前20小时办理,且需同时购买旅行社安排的全部行程,这其中包括了海上看金门等,一共200多元。

真相:厦门市旅游局行业管理处郭副处长表示,以前还未实行购票实名制时,确实存在一些旅行社将剩票倒卖的情况,他们发现后,立即给予打击并对相关旅行社做出处罚。实行购票实名制后,检验票环节相当严格,“黄牛党”已无法从这个渠道送游客上岛。

“高招”四:乘私人快艇上岛

有“黄牛”称,还有一种较贵的上岛方式,“要花400元,是通过乘坐私人快艇上岛,但快艇不停正常客运码头,而是从其他地方上岛。”

真相:厦门警方表示,国庆黄金周期间,他们已加大打击力度,“黄牛党”很难使用快艇等工具送人上鼓浪屿。

“高招”五:岛上居民接应

“现在有政策,岛上居民可以带亲戚朋友上岛,但需要岛上的居民到居委会开证明,再由本人到轮渡接人。”记者从一位鼓浪屿居民处得知。

另一居民称,鼓浪屿确实有这项政策,此前就听说有人钻该政策漏洞,一人接了数千“朋友”上岛。

真相:鼓浪屿街道办事处相关负责人表示,居民接亲戚朋友上岛,需要居民提供身份证、户口本以及说明亲属关系并录入系统,此后,亲属可通过轮渡购票系统的市民通道购票。但考虑到方便岛上居民等实际因素,例如一些亲属、朋友关系无法提供相应证明的,需居民签署个人声明,保证来访的是亲戚或朋友。如出现居民申请次数频繁,且接访的都是五湖四海的人,他们将会给予关注,列为可疑对象,情况严重者将会被列入黑名单。

藏身渡轮工作间 “瞒天过海”上岛

前述“黄牛”高招皆被证实不可靠,难道“黄牛”真的无机可乘?昨日上午,记者假装为外地游客,尝试上鼓浪屿。

上午8点51分,上岛船票售罄。上午10点20分许,记者至轮渡码头,随即被诸多“黄牛”围住。一名白姓大姐本欲推销“看金门”,得知记者一行欲上鼓浪屿后,叫价300元一张船票,通过电话帮记者向一个叫“小亮”的人打听,但最终仍被告知无票。

随后,一名孙姓中年男子叫价200元一张船票,带着记者至潮福城大酒楼门口的一处小卖部找到男子“小亮”。经与对方商量,孙某“提价”至260元,告诉记者,“11点半的船,不要和别人说多少钱。只要跟着‘小亮’走就行。”

11点10分许,记者被带至第一码头前往海沧嵩屿的乘船点。一路上,面对记者的多次询问,“小亮”很不耐烦,“跟着我就是了”。“小亮”在购票窗口取了单子后,安排记者与2名女子带的11人队伍排在登船队伍最后。

上船后,“小亮”与一名带队女子跟着记者等人上了候船甲板,船上一名戴金项链的男子走出,将一捆身份证交给“小亮”,随后安排记者等人走向船尾,该男子向记者一行表示,“如果船上有人查身份证,你们就说是到岛上探亲的。”男子一再承诺“12点肯定能上岛”。这名男子似乎与轮渡工作人员熟识,热情向一名保安和一名船员发烟。

渡轮启动后约15分钟,即将停靠嵩鼓码头前,戴金项链男子走出,打开水手工作间铁门,让记者等12人挤入这间不足3平方米的小房间。待渡轮完成下客、上客,戴金项链男子让记者等12人走出工作间,此后船抵达鼓浪屿内厝澳码头。随后,该男子就不见了。

记者向同行的一名旅客询问,得知一行人中除2名“导游”外,皆为福州、广东、四川等外地游客,通过“黄牛”上岛,花费为200至300元不等。

部门称首次听说“偷渡”方式 今后将严查

对于记者的遭遇,厦门市轮渡公司副总经理陈先生表示,自己还是首次听说这种“偷渡”方式。他说,嵩屿航线是公共交通线,只要2元,不需凭身份证检票,但到嵩鼓码头后,要清舱,所有乘客需经过身份证检票才能登船到内厝澳码头。对于记者的遭遇,陈先生表示,水手工作间是船的死角,工作人员在清舱时可能没注意到,今后将严查该情况。

记者提出,是否存在“黄牛”与轮渡工作人员勾结的可能,陈先生表示,公司对船员管理很严格,不会出现这种情况,称今后还将加强管理。

(海峡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