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首 页 >> 信息中心

01文小说追哟文学,为什么现在越来越多的欧美地区的外国人喜欢看起点文了?

发布日期:2021-11-28 05:20:17 作者: 点击:

这件事根本不是件小事。

作为一名看了十年网文的老书虫,混过龙空,期间也断断续续在起点写过几本小说,有的没签约就被自己砍了,有的签约了扑街,有的签约了挣个饮料钱,自己其实一直没想过从网文赚到什么钱,无非是单纯的喜欢罢了。

因为喜欢,后来甚至直接跑到北京读了中文系,在文学的道路上策马狂奔,再后来甚至跳到文艺学的坑,从少时每天看《紫川》《佣兵天下》这类网文到现在每天看海德格尔、萨特、福柯、德里达。可能你们真的理解不了我现在有多么的激动。

你们真的以为中国在当代文学上哪怕是通俗文学上能影响到欧美一点点,是很容易的事吗?

可以说中国当代的文学和中国当代的历史一样,都是包含着屈辱的。

中国自有的文学其实在晚晴末年到民国时期早已经被欧美打的支离破碎,失去了自己的道统,奄奄一息,只有一点点余脉流传至今,当然中国古代文学并不一定都是好的,很多是灿烂的,很多也是很糟糕的,但这件事情就像这件东西是我的,不好我自己会处理,你不能因为我的东西不好,你就把它拿过去砸了。

可惜近代中国的文学就是这样。

但又是没有办法的事情,经济基础不及敌国,坚船利炮不及敌国,制度思想不及敌国,科学文化自然而然也是落后的。

落后就要挨打,落后就要学。

一、那些西方的

从林则徐、魏源开眼看世界后,中国的知识分子们蓦然发现,这几千年的天朝上国居然已经落后于世界如此地步了,所以从1840年直至今天,中国的所有知识分子,潜意识里都有一个共同的目标,学西方!

晚清时,文章上讲究义理的桐城派还是文学盟主,诗词上在唐宋的光辉下,整个清朝都难以创新,无论是康熙诗坛,还是乾嘉诗坛,或是浙派词,常州词,都没有能达到唐宋的高度,便也不奇怪王国维不由得发出感慨“自北宋以来词人唯纳兰一人也。”

相比诗文来说,小说和戏曲的成就就要大上很多,《红楼梦》《儒林外史》《聊斋志异》同光十三绝。

但所有的文学体裁到了1840年的时候,已经陷入了泥潭之中,如果当时没有西方,我想中国也到了王朝兴替的时候,然后中国的文学会在自己的基础上重新生长,但这一切都是假设。

西方终究还是来了,中国的文学不由得被卷入世界文学之中,可惜的是,那时中国文学的地位实在是太低了,导致几代的中国人心底里难掩的自卑。

当时中国的知识分子们宛如掉进水中的,为了生存,想抓住一切可以抓住的木板,既然中国的传统救不了我们,那就向国外学吧。

这种学不是平等友好的交流,而是生死存亡的饥不择食。

到了20世纪初,尤其是新文化运动时,你会发现中国完全是一瞬间不加挑选的去学任何可以学到的东西。

西方启蒙运动后几百年线性发展的浪漫主义、现实主义、自然主义、唯美主义、象征主义、现代主义一股脑的同时都被中国的知识分子们学了进来。

因为我们离日本很近,所以我们首先通过日本学习了解西方。

我们开始学日本,梁启超、鲁迅、郭沫若等等大批的知识分子从日本汲取营养。郁达夫的《沉沦》全是日本“私小说”的影子。

我们学美国,留学哥伦比亚大学的胡适一篇《文学改良刍议》开启新文化运动的序幕。

我们学俄国,我们学普希金、学屠格涅夫、学托尔斯泰,鲁迅以果戈里、契诃夫为师。鲁迅借用果戈里的《狂人日记》的名字写的小说,现在是整个中国人的信仰,君不见“赵家人”这个词在网络中流行的程度吗?

我们学英法德,学雪莱、海涅、济慈、雨果、王尔德、大仲马、尼采、艾略特。李大钊、陈独秀抗着马克思的旗帜。

我们学北欧,学易卜生、学斯特林堡,学安徒生,学勃兰兑斯。中国大学生们演了一遍又一遍的《娜拉之死》。

我们学印度,冰心学了泰戈尔一辈子。

我们要学的太多了,学到后来,甚至有人说,干脆我们把汉字用拉丁字母代替了吧,汉字这玩意不适合普通大众识字,我们直接用西方的文字,文字都用了西方的,文学不自然而然的就学会了吗,一劳永逸……

你看看,那个时候,我们多么的自卑啊,土地,金钱被别人掠夺了就算了,现在就连我们用了几千年的文字都想用西方的了。

这样的状态持续了几十年,到了新中国成立后,我们独立自主,要创造自己的东西了,我们说“百花齐放,百家争鸣。”至于后来如何,便不多说了,说了这篇答案就活不下来了。

让我们直接跳到80年代吧。

80年代中国重新开眼看世界,那个时候着实兴起了一股“文学热”。除了因为我们自己的原因而出现的“伤痕文学”“寻根文学”。

当时文坛上的主流还是学西方!

而这一次学的更多,更深刻,我们开始学习西方的文学理论,开始学习现代主义,学习后现代主义,尤其是所谓的魔幻现实主义更是要学的彻彻底底,甚至学出了“诺尔贝文学奖”。

理论上,我们学叶芝、克罗齐、什克洛夫斯基、弗洛伊德、拉康、柏格森、瑞恰兹、韦勒克、海德格尔、萨特、波伏娃、弗莱、卢卡契、葛兰西、阿多诺、哈贝马斯、罗兰巴特、巴赫金、伽达默尔、福柯、杰姆逊、赛义德。

就像20世纪初一样,20世纪末,改革开放后,我们再一次的一股脑把西方的各种主义,各种理论学了一个遍。

到了实际创作上,那个年代我最喜欢的余华,将罗兰巴特“零度写作”的理论学了个通透,现在最出名的莫言,将马尔克斯换着法学了不知道多少遍。

我们学了太多太多,就像这百余年的中国,在泥泞中挣扎了太久,被西方一遍又一遍的砸到在地,一遍又一遍的挣扎着站起来,80年代的时候,我们读诗,读顾城,读食指,读海子,读到了迷茫,读到了悲哀,读到了自杀,直至读出了一曲《河殇》,读到了黄种人天生就比白种人低人一等,读到了国外的月亮真TM的圆。

而现在,在文学的领域里,我终于看到了一点曙光,这点曙光不是别的,无非是自信罢了。

二、那些中国的

前面写了那么多看似无关的,其实我并没有偏题,现象下有很深刻的本质,上面那些是近百年来中国学习外来的尝试。下面说一说中国那没有断的民族自身的东西。

如果我们将文学分为雅俗的话,你会发现近百年来中国的雅文化被西方砸了个稀烂,但俗文学却在野蛮生长,直至今天的网络文学,而往往一个民族的俗文学却带有这个民族骨子中的精髓,这精髓有好有坏,但值得庆幸的是,这精神总算是保存下来了。

中国古代的文学的桂冠是诗,不像西方是戏剧,但到了近代,小说这种体裁成为了无论中国还是外国的主流。

而中国文学的精华其实不是别的,就是以四大名著为代表的章回小说。

中国的章回小说其实深刻的记载了整个中华民族的精神。

这个精神其实就是“君子”

《西游记》讲的是修身,孙悟空的经历其实就是放心、定心的过程。

《红楼梦》讲的是齐家,贾宝玉的经历其实就是作为封建社会的嫡长子,承担不承担这个封建家庭的责任。承担这个责任需要走科举仕途来维持家族荣耀。

《水浒传》讲的是治国,整个北宋的社会是怎么腐烂的,如果不好好治国,国民是会起义的。

《三国演义》讲的是平天下,一国治理后,如果与他国竞争,如何匡扶社稷,如何救天下万民于水火,这是整个中国知识分子最高的理想。

中国“君子”的目标就是修齐治平。

而这些是蕴含在四大名著里面的。

随着封建王朝的解体,资本主义大肆的入侵,这种封建的精神已经不足以适应时代,所以就发生了上述中国学习西方的过程。

但在学习西方的上层中,还有整个民族的底层文学活力的生长。

这个活力在晚清民国代表的是以张恨水《春明外史》为代表的言情通俗文学,是以还珠楼主《蜀山剑侠传》、王度庐《卧虎藏龙》为代表的武侠仙侠通俗文学。

雅与俗是相对的。

一般来说,俗文学在大众中兴盛,经过知识分子们的提高升华成为雅文学的经典。

三国演义就是这样,在三国演义产生之前,已经有很多民间的说书人讲三国的故事,只不过经过了罗贯中的整理再创作,才成为了经典。

所以雅文学其实也是从俗文学中产生的。

在中国上层的知识分子迷茫的时候,中国的大众其实还是在努力的生活,而这些为了娱乐大众而写的通俗文学,反而残留了许多中国自身古典的东西。在上层知识分子宣扬着全盘西化的时候,中国的大众倒是喜欢听三国,听水浒,听列国,一方面西方离广大的大众来说太陌生了,还是喜欢自家的东西,一来自身知识不够,也不愿意分辨好坏,就这样在市场的促进下,中国的传统倒是留了下来。

后来这个俗文学的线索到了建国后,在《林海雪原》这些小说中继续发展。

不过当然又到了不可言说的时代,那个时代反正什么都不好过,“样板戏”大行其道,你就知道,这个时候已经不用分雅俗文学了,只有一条“政.治文学”。

那个时候中国的自身传统的东西我们就要将眼光看向香港和台湾了。

而这大家都很熟悉了。

就是金庸、古龙为代表的武侠小说。

尤其是金庸的《天龙八部》和《射雕英雄传》,这里面有太多中国传统古典的精髓了。

三、那些未来的

这样近百年,以中外,雅俗的视角浏览完,终于到当代了。

下面要说我们的主角网络文学了。

其实网络文学就是继承了武侠小说这条通俗文学的线索,在网络小说刚出现的时候,网上流传的大多其实是金庸古龙黄易这些武侠小说的电子版本。

只不过后来BBS的兴起后,许多人开始在上面进行连载创作,而网络小说的第一枪其实也是台湾打响的,这很好理解,一方面通俗文学在中国大陆那时本来就不兴盛,二来互联网也没现在这么流行与发达。

所以最初的《第一次亲密接触》的痞子蔡《风姿物语》罗森都是台湾的。再加上中国当时版权意识不行,许多大陆的网络写手实体版都要在台湾出版。

不过台湾仅仅领先了不久,中国大陆就强势崛起了。

其实这也算是中国的国运了,没赶上第一次工业革命第二次工业革命,这一次总算没掉队,再加上中国网民天然的数量优势,无论是读者和作者数量都太多太多,导致优秀的作品层出不穷,从开始的乱象丛生到现在腾讯文学一家独大,其实行业的规范性和前景都极其可观。

从最开始《悟空传》的猴子一棒将凌霄宝殿捅了个粉碎,其实这已经就像是网络文学自身的宣言。

它本身就是通俗化的,本身就是大众化的,它不想被“天庭”官方收服,我怎么舒服怎么来,我怎么有趣怎么来。

所以你看,这仅仅十几年的时间,网络小说有多少体裁,有多少奇特的想象,有多么的火热。

其实这算是“市场”的胜利。(当然追逐市场肯定也会造成作品质量良莠不齐。)

但关键的是,在中国“精英文学”还在自卑的时候,中国的大众文学已经可以开始影响国外的年轻人了,其实本质上就是中国的年轻人自信了。

网文的主角往往很少有“颓废”型的,都是拼搏进取型的,这恰恰反映改革开放到现在,中国年轻人与老一辈相比,更加没有历史负担,因为网络时代的来临,他们和西方的年轻人站在同一起跑线上,而且因为中国近三十年经济的快速发展,他们也比以往的人自信的多的多,对于西方,他们的心态其实很平和。

而这自信是建立在经济发展的基础上,而在文化上,一个自信的人,会更关注自己的传统,自身的东西。

所以你看网络小说最开始时兴盛的是西方玄幻(《佣兵天下》),而后是东方玄幻(《斗破苍穹》《将夜》),又有东方仙侠《诛仙》《凡人修仙传》《佛本是道》。又有民间鬼怪志异《鬼吹灯》《盗墓笔记》。又有各种年代的历史穿越,又有中国独一无二的游戏小说,又有大量的都市、科幻小说,骨子里都是中国自身的东西。

天道好轮回,20世纪初期那些前辈,怎能想到中国的文学居然以这样一种姿态重新站了出来。

而这重新归来的不仅仅是单纯的文学,而是腾讯所说的大“IP”的概念,就像美国有漫威一样。

中国的文学也在适应媒介的发展,向整个文化领域渗透,而这仅仅是个开始。

《九州海上牧云记》尝鲜版片花史诗格局初现

《鬼吹灯之精绝古城》超震撼前导预告片 - 鬼吹灯之精绝古城 - 腾讯视频

【正式预告】《全职高手》独家激燃首发:你的老公君莫笑已上线_腾讯视频

其实网络文学作为文化产业源头的趋势已经再明显不过了,而且已经愈加的显示出自己强大的竞争力,许多人一直在批评网络文学只是意淫。其实意淫无非就是想象力罢了,而想象力恰恰是文学创作中很重要的一个因素,我并没有贬低传统文学的意思,我只是觉得网文的价值被远远低估了。在这全球化的年代,我们是不是也该发出自己的声音,在全球化的时代发掘出一点自身的东西?

网文的价值真的低吗?

近年来,在电视剧方面,《琅琊榜》作为网文改编的电视剧,是国内最高水平的电视剧之一吧?它不是学习西方的产物吧?它内在的精神完全是中国古典的吧?虽然琅琊榜的小说本身并不算网文中特别好的,但在泛文化的年代,你不能无视其衍生的价值。

在电影方面,《鬼吹灯之寻龙诀》也是口碑票房双丰收吧?它在电影工业上学习了西方,但故事本身是中国自身民间的吧?

还要要求多高才够呢?

我恰恰认为现在不是网文的问题,反而更多的是技术积累的问题,尤其是电影工业,特效视觉这方面的差距。

英国有哈利波特,但使得它在全世界的影响力达到顶峰的,不是小说本身,而是电影,魔戒同理。

因为电影是视觉艺术,更加形象,而文学是语言的艺术,语言不同,根本无法理解,而电影却是所有人都可以看的。

哈利波特骑着魔法杖打着魁地奇,我们也有飞剑啊!

哈利波特会魔法,我们也会仙法啊!

外国人看不懂中文,你把这些东西拍出来啊,飞剑,灵丹,法宝,灵兽,尤其是青龙白虎朱雀玄武,你拍出来啊,现在恰恰不是网文想象力低的问题,而是我们视觉艺术方面的技术和好莱坞差距太大了。

我们自身的仙侠世界现在已经经过十年多,无数网络写手的集体创作,形成了一个极其宏大的仙侠世界体系,“洪荒流”“凡人流”一个个的流派相继而起,你们知道这些人甚至凶残到建立了仙侠世界的经济系统吗?他们有专属的货币,仙玉或者仙石,其中上品仙石能兑换多少下品仙石,这种设定已经成为所有仙侠小说的共识,这简直就是集体的智慧....洪荒流甚至要把中国的上古神话、三皇五帝、封神系列、西游佛道融成一个前后因果的整体...

你们真的把这些东西都拍出来,形象化啊,这种文化影响力不是比网络文学更加的直接和震撼吗?

而且一旦这种全产业链发展起来,就会形成一个正循环,网文经过竞争产生的优秀作品,被改编成电影电视剧,因为网文本来就拥有了一批固定粉丝,电影电视剧竞争力也会提高。(前提是良心改编,像海上牧云记那样,而不是拉几个小鲜肉赚快钱,用五毛特效,恩我就是说某《青云志》)

而电影电视剧的发展,也会带动电影工业技术的发展,大批的艺术创作者也可以获得工作的机会,而中国一旦把文化产业发展起来,在国际上的竞争力便也有新的增长点。

腾讯已经在做这件事,它现在一手掌握着网文这个源头,一手开辟能开辟的所有衍生领域,最近在主推腾讯视频VIP,也是想以后自己直接把网文拍成网络剧或者电影,直接在自己的视频网站上播,这是要动电视台的大蛋糕啊。

四、总结

按理说,我一个“学院派”的文学专业的学生,应该是所谓的“雅”文学的鼓吹者,但可能我是一个叛逆,我喜欢《三国演义》喜欢《西游记》喜欢《聊斋志异》,到了当代我学文学理论越多,越觉得网络文学有着极其广阔的前景,我喜欢《悟空传》喜欢《紫川》喜欢《仙逆》喜欢《庆余年》喜欢《雪中悍刀行》,是发自骨子里的喜欢,而对于美国的当代文化比如漫威的漫画电影,比如《冰与火之歌》,我也喜欢,但没有灵魂上的共鸣。

我没有说网络文学就比传统文学好,我只是认为在当代不应该把网络文学和传统文学对立起来,互相批判,而是各自有各自的领域,各自有各自的受众,互相促进发展。

我并不抵触学别人,我们过去确实在文化上有不好的地方,我们应该学,但这种学要是平等的交流学习的,而不能是,我的有缺点的东西,比如家庭、比如母校、比如国家,比如文化,我自己怎么批评都行,但你不能过来说我这东西不好,你给我砸了。

你砸了,总有一天,我会把我失去的都拿回来,而且是站着堂堂正正的拿回来。

我一直认为,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现在是什么样的,其实是取决于30年前的那代人的,因为20岁的年轻人你没有任何能力与资源改变什么,而一个国家一个民族未来30年时什么样的,才是现在20岁年轻人的责任。

我是看着网络小说这件东西,从小生长到现在这样的,一方面它要受官方政治的压迫,一方面还要受外国的文化的竞争。

而现在它让欧美的年轻人惊艳的时候,我们的年轻人却见怪不怪。

就像这个问题下一个答案中翻译的一名国外的读者的留言。

中国年轻人这股子上进乐观的精神气,是他们年轻人没有的。

这只不过是中国崛起的一个子项,经济、政治,现在也要到文化了。

你啊,真的是离开世界的中心,太久、太久,太久了。

久得你的国民都忘了,这是一个拥有怎样几千年灿烂的文明,这是一个拥有儒道法墨、诗骚并存、汉赋魏巍、魏晋风骨、唐诗宋词、三国西游的国度。

幸好,在不远的将来,你终究要回来了。

恩、我很自豪。

(欢迎喜欢网文的关注我的专栏,一起见证网文的成长)

网络小说沉浮录01.走出国门的网文 - 知乎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