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首 页 >> 信息中心

014公子请上榻歇息吧,花怜甜甜圈30:花花被人觊觎,怜怜吃醋了

发布日期:2021-11-30 20:07:46 作者: 点击:

​​谢怜也看向对面,不过他没看少女,而是打量着那船。只见那艘船比谢怜和花城的船大了四五倍,上面不仅有可供人歇息的船舱,甲板上还有桌椅,上面摆着酒水、食物。而花城和谢怜的小船则什么都没有,只能供两人平躺。

与之一比,着实寒酸了些,不过谢怜却觉得这小船挺好的。这湖面虽算得上宽敞,但毕竟不是海中,船身小反而划行自由。随意看了看船身,谢怜便也收回目光,不再朝那边望去。

那边的船上却传来了动静,一个丫环妆扮的女子对花城和谢怜喊道:“两位公子,我家小姐请公子到船上一叙,还望公子应允。”

谢怜偏头看了看花城,心道好贪心的女人,竟还想同时请两人前去。

花城也偏头看了看谢怜,云淡风轻地问道:“哥哥,去么?”

谢怜立即摇了摇头,回道:“不去。”

花城于是冲那边回话:“听到了吗?我家哥哥说了不去。”

一般人遭到拒绝,也就放弃了。偏偏这船上的少女不依不挠,丫环接了吩附,又将手拢在嘴边问道:“我家小姐说了,白衣公子不愿意来没关系,只求红衣公子愿意上船一叙也好。”

“三郎,是找你的。”谢怜望着花城,说这话时微微有些置气,哪怕他明知这气生得好没道理,这又不干花城的事,可他就是无来由的有些生气。就好像自己最珍贵的宝贝,却无端端的被他人觊觎了。

花城看着谢怜微微动气的表情,心中却似喝了蜜一般甜。原来哥哥也将他看作是自己私有的,不能与人分享的;原来哥哥也会为了他吃醋......

此刻,谢怜微蹙的眉毛,轻抿的双唇,别扭的小表情,都让花城觉得那么可爱、诱人,让人心动。

他在那份心动上轻啄了一口,牵起谢怜的手抬起来朝对面船扬了扬,说道:“不凑巧,除了我家哥哥,我没有兴趣与旁人同舟。”

谢怜瞪大了眼睛,对面船上的少女羞愧难当,一跺脚躲进船舱里了。

花城的声音随着风在湖面飘得很远,不少船只上的人闻言都转过头来看着这一对壁人。一红一白,红衣妖冶、白衣飘逸,红衣潇洒、白衣出尘,好不般配!

“好了,哥哥,别醋了。”花城轻哄道。

“我才没有。”谢怜捂脸。

“好,哥哥没有,是我醋了。”花城轻笑,今日的心情真是格外好。

泛完舟二人回到鬼市,若不是沐浴更衣谢怜几乎忘了身上还揣着东西,于是他一一掏出放好。有一本是他在市集上买的古书,还有一包是荷府二夫人送的点心。二夫人感激他们救了女儿,留他们吃饭,被谢怜拒绝后,就命丫头将点心包好让谢怜带走。这两样东西在身上放了多时,差点都要忘了。

看到荷府二夫人送的点心,谢怜又想起了她痛哭的画面以及荷珠和那些无辜的孩子。若不是圆圆打破了泥塑,跑回了菩荠村,此事还不知道要害多少人。

想到这里,谢怜心中一阵无力。即使自己身为神官,却也不能阻止这些悲剧的发生。

“哥哥,你已经做得很好了。”花城似是一眼就看出谢怜所想,坚定地说道。

“谢谢你,三郎。”谢怜笑笑。

“哥哥,你看。”花城抵住谢怜的额头。

只见一小小女孩儿脚步欢快地跑进一团白光之中,巧笑嫣然。女孩儿正是荷珠。

“三郎,这是?”谢怜有些激动,却仍是不敢确定。

“是的,就是哥哥想的那样。”花城点头道。

原来,花城让荷珠再次进入了她娘亲的腹中,让她们再续母女情份。

“真好。”谢怜喃喃自语。

“那,哥哥,现在可以安歇了么?”花城笑问,眼神飘向一旁的锦榻,其中深意不言而喻。

“三郎,你若累了就先歇息吧。我许久没温书了,今日想看会儿书。”谢怜说着,拿起桌上的那本书来坐在一旁的长椅上。

此书是他昨日在宁兴城的市集上淘来的,纸张已经泛黄,年代久远。谢怜素来喜欢搜集书籍,特别是古书,看到便买了下来。这几日一直在奔波,揣在怀中还没来得及翻看呢。

“我一个人睡不着,我陪哥哥一起。”花城走过来在谢怜身边落座,支着头看着他。

“三郎,你别看我,你想看什么书?我拿给你。”谢怜婉言问道。

“哥哥比书好看。不如哥哥读给我听,我一看见那玩意儿就头疼,但我喜欢听哥哥读的。”花城笑嘻嘻地道。

“三郎啊......”谢怜无奈地摇了摇头,叹了口气,但脸上却满是宠溺。

他打开买来的书,正准备读,看了看后脸色突变,然后耳根开始发烫,满脸窘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