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首 页 >> 信息中心

016是什么电话号码,16、第016章_我被凶宅看上了(无限流)

发布日期:2021-12-05 22:30:53 作者: 点击:

.

火盆里的冥币都快烧成灰了,杨沃一张接一张不停地往里面添新的,嘴里含含糊糊念经似的背着什么,“富强、民主、文明……叽里咕噜……友善。”

多亏安阎直播时常看到观众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刷屏,才能做到听四个猜八个,听明白杨沃念的是什么。

杨沃又一脸虔诚地开始新一轮循环了,“富强、民主、文明……叽里……”

安阎忍不住打断他,“你不记得内容就搜索一下对着手机念,把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背成这样,是哄你自己还是哄鬼呢?”

杨沃说得认真,“都哄。”

安阎:“……行吧,那你慢慢烧着。”

安阎转身走向走廊东边,杨沃站起来喊他,“等一下,我这里还有一些冥币,你要不要?我们明天就要走了,用不着了,留给你用。”

安阎背对着杨沃摆摆手,“用不着,谢谢。”

他家杜鸩虽然是鬼,但花的一直都是人民币。

或许是因为安阎在等待民宿老板回复的缘故,安阎总觉得今天的下午过得格外漫长。

仅仅是下午三点到晚上八点的五个小时,让他觉得慢得像过了两天半。

晚上八点,安阎准时开了直播,观众们一批又一批地进来了,发弹幕跟安阎打招呼。

“主播今天穿这么帅,是要直播探灵吗?”

“哎,每天看到主播都要感慨脸小真好。”

……

“听说到了夜间,整个迷心民宿只有你一个活人,想知道真相,就要在晚上十二点后叫一次人工服务……”安阎难得一开播就鬼气森森的,“今天晚上零点,我会准时在直播间拨通迷心民宿人工服务的号码,带你们长长见识。在零点之前,我就以迷心民宿为场景,给你们讲几个鬼故事。顺便教一下你们,遇到鬼的时候应该怎么办。当然,我教的只是我个人觉得方便的,你们要不要这么做都随心。”

“既然今晚要直播打电话,我就给你们讲一个鬼来电的故事,这是我的亲身经历。”安阎酝酿了一下情绪,开始讲了,“刚搬来迷心民宿的第一晚,我为了能安心睡觉,就按照住户守则的规定拔掉了电话线。可没想到的是,鬼还是把电话打了进来。接通电话后,有电流声从话筒中传来,一个女声凉凉道,你为什么不救我……你们猜猜,我是怎么回答的?”

安阎这次讲故事主要以趣味性为主,观众们大多不怎么害怕,都参与进来回答问题。

“我为什么要就救你?”

“你是谁?”

“不想救就不救?”

……

弹幕真的是抓住了他损鬼的精髓,安阎笑道:“哈哈哈,没想到你们的答案还挺符合我的性格的,但是都不对。你们得考虑一下当时的情境,守则说了要拔电话线,你们就……”

“叮铃铃――”

安阎话还没说完,房间里的电话铃声突然响起。

直播间的观众吓成一团。

“吓死我了,我还以为是我家的电话响了。”

“我的天,鬼真的打电话过来了?”

“主播球球了,快告诉我响的是你的备用手机不是民宿的座机。”

“……我还以为这是主播讲故事用的bgm。”

……

安阎站起来向电话走去,“都别怕,正好给你们示范一下怎么在没拔电话线的情况下应付鬼……”

为了直播,安阎没用听筒接电话,而是按了扬声器。

直播间的观众们屏住呼吸等着听迷心民宿传说中的鬼来电。

“喂,安阎,是我。”

极具磁性的男声从扬声器传出来。

是杜鸩的声音,却是民宿老板打来的。

这一瞬,从安阎手机屏幕上滑过的“啊”绝对是他直播以来最多的。

“我的耳朵怀孕了!”

“这样的鬼来电请给我每晚来十二个!通宵我也可以!”

“主播可以让他也给我打个电话吗?”

“这不是鬼来电这是晚安福利谢谢!”

……

安阎瞥了眼弹幕,拿起听筒接电话,“你说。”

看到这一幕,观众们闹得飞起。

“主播我看错你了!”

“说好的给我们直播接电话呢?”

“主播不是人,有福你独享,有难我们当。”

……

只是这会安阎正在专注地听着听筒里的声音,没空看弹幕。

民宿老板:“我来给你答复了。”

安阎有点紧张,“你的决定是?”

“啊――救命啊!”

远远的传来一阵刺耳的尖叫声。

“有情况,我先出去看看,回来再说。”

安阎挂了电话,打开门冲了出去。

“不要,不要杀我……”

“求求你!求求你放过我!”

尖叫声持续不断的从吴显、陈雅的房间传出来,}得人心里发毛。

这时周乾和杨沃也从各自的房间出来了,和安阎一起聚集在吴显、陈雅的房间门口。

杨沃一脸惊惧,无助地拍着门,“是陈雅的声音!她怎么喊成那样,里面到底发生什么了?”

周乾着急道:“前台都下班了,我该去哪里找钥匙?”

安阎向后退了一步,“你们都让让,我要踹门了。”

周乾和杨沃连忙让开。

安阎一脚把门踹开,三个人一起冲了进去。

客厅里找不见人,他们一起去了卧室,便看到吴显肢体扭曲地躺在地上,已经死了。他的脖子上缠着连接听筒和座机的螺线圈,听筒背靠着吴显的身体,扩音器似的向着众人。

“哈哈哈哈哈哈……又死了一个……”一道凉凉的女声从听筒中传出来,她钝刀子剁肉似的说得极慢,每一个字都在折磨着人的神经,“下一个,是谁呢……下一个……是谁呢……”

说着说着,从话筒中传来的声音陡然凄厉起来,“就是你!就是你!就是你……”

“啊!”

杨沃尖叫一声,跑出了卧室。

周乾吓得直哆嗦,抓着门把勉强站稳了。

安阎:“……”真是一个都指望不上啊。

安阎走到床边检查电话线,发现电话线插着后就拔掉了,那道诡异的女声跟着停了下来。

安阎把手里的电话线卷起来扔到一旁,对周乾说道:“陈雅肯定还在这个房间,你把杨沃喊进来帮忙,我们得赶快找到她。”

周乾嘴唇惨白,“陈雅她……应该没事吧?”

安阎:“不清楚,得找到了才知道。”

安阎说完先走到窗户旁把窗帘拉开了,看看飘窗上有没有人。

“陈雅,陈雅,你在哪里?”

安阎、周乾、吴显三人一边喊一边找,几乎把房间里大大小小能藏人的地方都找遍了,连衣柜和冰箱都翻了,还是没找到陈雅。

现在就只剩下床底下还没找了。

可是床底下空间这么低,她真的能藏进去吗?

他们一开始就是从卧室开始找的,如果陈雅在床底下,听到他们喊她的时候,为什么不答应?

床底下太黑了。

安阎从兜里摸出袖珍手电筒,趴在地上往床底下看。

他看到陈雅双目无神地趴在地上,一动不动,不知道是死是活。

指望她自己爬出来是不可能了,安阎站起来拍了拍手上的灰尘,“陈雅就在床底下,你们和我一起把床搬开,把她弄出来。”

三人合力把床搬开了,陈雅依旧趴在地上一动不动。

安阎探了探她的鼻息,松了口气,“她还活着。”

周乾和杨沃连忙凑过去,蹲在她身旁。

周乾:“陈雅,你还好吗?”

杨沃也一脸担心地看着陈雅。

看到他们,陈雅睁大眼睛,头无意识地咚咚咚撞向地面,“她来了,她来找我们了……不会放过的,她说她一个都不会放过……”

周乾怕她把头磕坏了,连忙找来枕头垫在她头下,“陈雅,你别怕,她已经走了,被我们赶走了,你别怕……”

陈雅瞥了他一眼,头一下一下的用力撞着枕头,“冤有头,债有主,冤有头,债有主……”

窗外倏地落下一道惊雷,瓢泼大雨倾泻而下,瞬间打湿了地面。

狂风呼呼作响,泥土和雨水的味道混在一起顺着风从窗外灌入,把陈雅散着的长发卷了起来。

“冤有头,债有主,冤有头,债有主……都走不了了……谁也走不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