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首 页 >> 信息中心

018人在公司心落别处,018.人在公司,心落別處_藺先生,一往情深

发布日期:2021-11-29 16:14:52 作者: 点击:
    新年第一日下午,盛辰集團高層會議上,藺先生站在落地窗前,雙手交疊於胸,從這個角度望出去,窗外遠處高樓林立,c市的繁華盡收眼底。

    身後長長的會議桌上,有某個高層主管起身捏着一份資料謹慎措辭,彙報着對手中項目的規劃方案。

    良久,卻見立在落地窗前的男子不發一語。

    這樣的沉默,讓正在做彙報的人心中不安,因爲每次老闆沉默,必定是不滿意。

    隨着這種令人深感壓力的沉默,會議室裏的氣溫好像也在逐漸低下來。

    然而,這時,身形頎長氣勢逼人的男子終於轉回身,踱步回到主席位坐下,低沉的聲音道:“方案部分規劃細節相矛盾,回去再想想。”

    在所有人都感覺或許不妙,那個人要遭殃了的時候,藺君尚竟然沒有如以往那般嚴厲挑剔,而只是溫和提點,之後宣佈長達一個半小時的會議結束。

    衆人起身的時候還有些懵,覺得今天有什麼很不一樣。

    可當看到藺先生那一張一如既往冷漠淡然的臉時,又覺得似乎自己想多了,並沒有什麼不一樣

    回到專屬的辦公室,手裏的文件隨手往桌面一扔,藺君尚坐進真皮大班椅中,頭靠着椅背,便閉上了眼。

    跟進來的許途立在寬大的辦公桌前,端詳老闆的神色,欲言又止。

    外人或許看到的是跟平日一般無二的藺先生,可唯有許途知道,此刻的老闆跟平時並不一樣。

    應該說,打從沐家離開之後,就已經不會再一樣了。

    “先生,我剛纔令人去查了,但到目前爲止,尚未查到與那事有關的新消息。”

    如果此刻有另一個人在,定然不明白許途這沒頭沒尾的一句話是何意思。

    但那閉目養神,側顏俊美的男子,卻闔目淡淡道:“既然能瞞得那麼好,自然不可能輕易就查到始末。”

    可那些又有什麼要緊的

    最重要的是

    她還活着。

    許途覺得,這一個下午,老闆人是在公司,心卻落在別處。

    剛纔會議期間,藺先生依舊沉默,或許衆人都覺得董事長是如往常一般嚴謹寡言,不動聲色聽着衆人的彙報,但跟在他身邊多時的許途知道,藺先生難得地在會議中走了神,且不止一次。

    不然就以剛纔那人彙報的規劃方案,老闆即使不罵人也能用冷銳的言語令到那人無地自容。

    “先生要不要再去一趟沐家”

    “不妥。”

    許途話音剛落,藺君尚便道。

    即使他很想那麼做,但他沒有理由。

    時至今日,以他在c市的身份地位,想做什麼想要得到什麼都是輕而易舉,可此刻,他卻發現自己第一次,如此步步小心。

    因爲,他怕驚到了那老天恩賜的失而復現。

    讓他想想,到底該如何才最好

    傍晚,情天終於因爲連跪一夜一日而支撐不住,差點暈倒在靈堂前。

    沒讓任何人發覺,她獨自支撐着去了沐家老宅的大書房,那是屬於爺爺的書房,亦是她少時度過最多時光的地方。

    沒開燈,躺在搖椅裏閉目良久才緩過來,夜幕降臨的時候,聽聞路過書房門外的傭人說的話,感覺微好的她起了身。

    沐家主樓二樓還有另一間主臥,裏面住着沐家現在剩下的唯一一位老人。

章節報錯(免登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