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首 页 >> 信息中心

021寡妇的眼泪多,重生1995

发布日期:2021-12-05 21:15:14 作者: 点击:

李湛想的可不想李莞尔那样简单,而且以他原本的性格,他是不愿意多管闲事的。

但现在赵氤氲就坐在他的面前,活生生的,脸上还梨花带雨,看起来弱小又无助。再一想到在原来的时空里,再过几年,她就那样凋落在刚才那块老旧的篮球场上,他又怎么可能无动于衷呢?

张家的两个男孩,大的跟李湛年龄差不多,小的也是小学五年级了,就像李莞尔说的,不学好,老大已经没读书了,成天就在闲逛,老二在小学里也是一个老油条。李湛再联想起刚才老妈说的“寡妇门前是非多”,就想起那俩小子的老爸就不是好人,后来老几十岁了据说还对小姑娘动手动脚的。

而赵氤氲能长这怎么漂亮当然是有基因的,李阿姨要不是丈夫去世了以后太过操劳,这会估计看起来比他妈还年轻漂亮。再联想楼下张阿姨在楼下指桑骂槐的,事情的真相恐怕不是李阿姨勾引张家男人,反而是张家的男人怀了歹念,他家女人要么是不分青红皂白,要么明知道自己男人是个什么样的人,却还是要故意给李阿姨泼脏水。

而李湛充分认为,后一种可能性还要更大。

“你不要怂恿赵氤氲。”一时间李湛叫“氤氲”还有点叫不出来,连名带姓对他们两家的关系来说总有点生分,赵氤氲抬头看了他一眼,李湛赶紧笑了笑又说:“我是怕他家那俩小子回来了,要找你的麻烦,那俩货可不是什么对女孩子就下不去手的人。”

“我当时气坏了。”赵氤氲又低下头去,听李湛这么一说,她也有些害怕了,弱弱地说:“就没有想那么多,他们会打我吗?”

李湛想了想,缓缓地摇头说:“不好说,那兄弟俩,什么事情都可能做得出来。”他担心的还有别的呢,张家老大已经到了对女性有想法的年纪,赵氤氲长得又这么漂亮,现在他有这么好的一个借口,还真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来。

“啊。”赵氤氲抬起头来,顿时一脸的后悔和害怕,眼泪又扑簌簌地流出来了。

李莞尔又瞪了李湛一眼,说:“叫你别吓氤氲!也别说这些没用的,赶紧想个办法出来。”

最好的办法,当然是搬走,离开这个是非之地。但那对赵氤氲他们家是不可能的,就是李湛他们家,现在都没地方去。作为重生众的危机感突然就冒了出来,让李湛深深地意识到,啥都不做只想一门心思读书也是不行的。他这时候要是有个百八十万的,这个事情也就好解决了。

但那都是后话,现在李湛只能说:“这样吧,最近这一两周,你放学了不要乱跑,就顺着大路走到和我们学校交叉的那条路口,等我和莞尔放学了带着你一起回家。”

赵氤氲上的初中是李湛和李莞尔之前上的十一中,和七中大方向是在一条线上的。初中放学比高中早,赵氤氲可以在学校里等着李湛姐弟放学一起走,但李湛也不建议这么做,因为学校放学了没人,一个小姑娘留在后面反而不安全。而他们姐弟是骑自行车上学的,虽然赵氤氲要先放学,可是她走到路口的时候,李湛他们骑车快一点也就到了。

大路上人多,相对来说也是比较安全的。

李湛前世里总是不太理解那么多家长为什么非要放学去接孩子,有的到了初中都要接。他问过自己的一些同龄人,得到的答案就是那些家长担心自己的孩子在学校里遭到霸凌。而要解决校园霸凌,也没有什么包治包好的妙方,每个城市,每个学校都有各不相同的情况,家长们也只能放学去接孩子,这样对孩子离校的时间把握得比较准确,而再牛逼的校霸,也不可能有家长在场的情况下还敢欺负人。

李湛又说:“你今天刚泼了水,那家人不可能不记恨,不过那两兄弟也不是什么有耐心的人,就算想找你报复,时间长一点,一两个星期以后,也许也要不了这么久,他们估计也就忘了这一茬了。”

赵氤氲这才稍微松了一口气,看着李湛说:“那李湛哥,我放学了往你们学校那边走,去和你们汇合。”

李湛点点头,说:“这也行,会让他们搞不清楚你的路线,不过还是只能沿着大路走,任何一条小巷子都别进去。”

李莞尔有些不以为然地说:“也不至于那么可怕吧。”

李湛看了看她,用不容置疑也不容否定地语气说:“你也一样,放学必须和我一起走,就算有什么时候我们不能一起走,你也只能沿着大路直接回家。这可是90年代……”

可以肯定的说,90年代的社会治安是没有后来好的,虽然普乐市也从来没有出过什么特别恶劣的大型治安案件,但小混混打架打出人名来的事情还是发生过。就算这些他们遇不到,但这个年头街上可没有那么多摄像头,那些小巷就更不要说了。

李湛伸手同时揉了揉李莞尔和赵氤氲的头,说:“你们是女孩子,虽然百分之九十九的时候都不会遇到什么问题,但一旦那百分之一落到了自己身上,危害就是百分之百。所以,宁可小心过度,也不要去赌,记住了。”

“记住了记住了!”李莞尔赶紧甩头挣脱李湛的魔爪,叫道:“赶紧把你的手,不是,赶紧把你的蹄子拿开!不行我要赶紧去洗头!我我我要被你气死了。”

赵氤氲倒是没有把头甩开,李莞尔崩溃的样子,不禁破涕为笑,又吐了一口气,说:“我有三个哥哥,可是大哥忙着找对象,整天都不在家,从来不管我,三哥不知道在干什么,也成天不在家,也从来不管我,唯一关心我的二哥,又去当兵去了,也管不了我。要是我二哥没有去当兵就好了。”

“没事,”李湛把揉乱了她头发的手拿下来,说:“我不也是你哥吗,放心吧,我会管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