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首 页 >> 信息中心

0429马军老先生,张学良对“西安事变”如何自我评价?何以一直未回大陆?_卫视

发布日期:2021-11-27 19:35:31 作者: 点击:

蒋介石(左)与张学良(右)

图片上的总司令与副总司令表情异然。蒋面目瘦削,耳朵因为摄影角度的问题,显得硕大。他的表情有点怪异。张学良则低眉垂首,内心则早已波涛翻腾。从形式上,张对于蒋的尊重与表现带着中国古代君臣之交的礼范。张学良一直在内心的负罪中挣扎,九一八事变中,他开始背负自己备受埋怨的一生。张学良没有把拱手相让东三省全推到蒋介石的一纸命令上。当时各界对张学良一片喊杀声,他出去不是碰到游行就是遇到攻击。爱国地下组织声言要暗杀他,国民党马君武的《哀沈阳》把张伤得不轻。张学良羞愧难当,一边是领袖,一边是家仇国恨和人民怨怒,少帅几近崩溃。一项纪录说,事变前张学良的机要秘书劝他说:“我觉得*不过是癣痂之疾,日本对我们的侵略才是百年大患呢!副司令应当劝蒋先生放下枪杆,同陕北合作。”

张学良听了,说:“我的职务是剿匪副司令,你要我去和匪合作,不是太混蛋了吗?”秘书说:“你才混蛋呢!放着国难家仇不报,一天到晚地替人家做走狗打内战,你凭什么资格骂我混蛋呢?”

张学良是有度量的人,说:“你说得对,我们两个都是混蛋。”西安事变原因,简单地说,就是张学良热血上涌,为雪自己和家国之羞愧。这张图片正是张的心清之最好写照。一天之后,12月12日,蒋介石被张、杨扣押。

张学良对于"西安事变"的自我评价

美国国会图书馆中文部主任王冀目前是美国乔治城大学历史系兼任教授。

他的父亲王树常曾经是张作霖的总参谋,也是1929年张学良所指挥的东北军之军令厅厅长,后来曾任河北省政府主席。

1991年,他有次在张学良的北投家里问到"西安事变",张学良回答王冀:"作为军人,按军法来说我是应该被枪毙;但我没做错!我为了爱国、为了救中国,我一定要让蒋(介石)委员长了解,抗日为何重要。"张学良说,好汉做事好汉担,所以他陪蒋委员长回南京。

被询及后来在台湾出现的张学良亲笔的《西安事变忏悔录》时,张学良说:"什么'忏悔录'?我没写过'忏悔录',我没什么好忏悔!"接着他就说,他写的是"反省录"。张学良告诉王冀,那时大约在一九五几年,当时先是看管他的刘乙光通知,蒋"总统"要见他,他很紧张,"一见面,老先生就说:'你把当时在西安的事情写出来给我看看。'我说:'这不值得写。''你写看看,看这几十年来,有什么想法。'我回答:'先生要看,那我就试验试验。'"张学良回到住处之后,就提笔写了,自订的标题则是《西安事变反省录》。以后在1956年,蒋介石在《苏俄在中国》这本中引述了张学良之言。

张学良何以一直未回大陆?

王冀说,事实上,张学良原先是一直在考虑要回大陆去的。1991年时,张学良曾问王冀:"你看我到大陆去怎么样?这么多年没回去,也该还东北父老一个人情"。王冀问他,不怕中共统战工作?张学良回答:"我现在也没有利用价值嘛。"王冀说,他当即表示愿意为张学良探个路,到大陆一行。但以后张学良访美,却是觉得不宜直接从美国直接到大陆,而又回到台湾。

张学良考虑的,依然是政治问题。对于大陆行,他其实曾经问过多人意见,最后依然未见成行。

(来源于人民网)

下一页:西安事变:张学良救了蒋介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