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首 页 >> 信息中心

053(他的赤诚与她的心机并不),贝尔法斯特:甜甜的醋意

发布日期:2021-12-05 01:35:41 作者: 点击:

ps:和游戏中所呈现的贝法还是有所不同,毕竟在我眼中她依然是一个有自己小脾气的大姑娘。写来写去好像还是没能写出脑子里那甜甜的感觉,本篇算是练习吧。希望屏幕前的您看完后能会心一笑,便是对我最好的回应。

却说贝法在那晚与指挥官誓约后,更是几乎形影不离的跟着自己的心上人,虽在皇家有着自己的宿舍,但是几乎变成了一间空房,聪明的女仆长大人总能以令人信服的理由跑到指挥官的宿舍来迎接自己的爱人。

在看回我们的指挥官视角。

严酷的夏日仍然在向港区宣布着它的演出计划,接近表演的末尾,已经不像前些日子一样让人跟着脸红心跳,偶尔也能享受到独属于夏日的微风。

坚定的男人依然奋斗在办公室,不过,脸上倒是多了一丝往日所不见的忧虑。应该说,刚抱得美人归,理应开始甜蜜的眷侣生活,可是这里是佳人云集的港区。且不说诸如赤诚爱宕等人时刻搀着指挥官的身子,就是其他看起来一本正经的人,心中也有一颗纯真的少女心。

要知道,港区只有一位男性,而这位男性又是那么的善解人意,温柔可靠。也许本人不知道,但是他的一举一动已经如深夜中的怪盗一般,轻轻的借去了少女的懵懂之情。

如何处理好和姑娘们的距离和关系已经变成了指挥官的考试重点,但是贝法的轻吻,却不巧的在双向平衡的方程式上多添了一笔甜蜜的催化剂,让反应的进行偏向了令指挥官头疼的一侧。

“咚咚咚”短促有力的敲门声打破了他配平的思路,在他下意识说出请进两个字之前,门就被人毫不留情的撞到了墙上。

“指挥官大人,那个女仆手上的东西,要给我解释清楚!!”一团火红的毛球径直冲向了办公室

男人双手微张,左腿轻轻蹬开椅子,火红的团子就这么撞进了宽广的怀中。

随着椅子被强大的冲击力带着转了三四圈后,指挥官一手抱着大狐狸的头,防止她被转晕。一手环着纤细的腰肢,让可爱的她牢牢的待在自己的怀中。

待二人稳定下来后,赤诚抬起自己的头,细腻白净的脸蛋儿,火红的眸子和头上毛茸茸时不时呼扇一下的兽耳。若不是脸上的冷笑提醒着他,也许他已经被那狐妖摄去了精魄。

“指挥官大人一定是被那个女仆魅惑了,赤诚这就来帮你醒悟!!“一边说着一边更加靠近指挥官,手脚几乎钳制住了没反应过来的他,像极了狐口下早已无处脱身的小白兔。

宽大的手掌偷偷的轻抚在头上,没有急于挣扎,而是腾出手更加用力拥住饥渴的野兽。赤诚被这一摸惊吓了一下,随后就落入温暖的怀中,头上是轻柔的抚摸,眼前是自己除姐妹外最亲的人。不同于以往,没有反抗的指挥官让她竟一时慌了阵脚,只能愣在那紧实的肩头。

“对不起哦。“轻轻的在那耳边呢喃,只是抱着安抚这只表面坚强但内心缺乏安全感的小可爱。”我知道你很喜欢我,我知道你帮我偷偷的写报告文件,偷偷的给我重樱最好的甜点,这些我都知道。冷落了你,对不起。“

温柔的歉意让小狐狸感到了安心和一丝愧疚,其实她也很清楚贝法的魅力丝毫不逊色于任何一个人。虽嘴上说着要让指挥官成为自己的唯一,但若是真的这样,自己也对不住一起帮指挥官建设港区的姐妹们的真情,她最大奢望也只是让这个男人能够多注意自己一点,多一份给自己的关爱。

“我好害怕,害怕指挥官大人不再理我,那样赤诚肯定就会失去了生活的意义。“字词不多的一句话却让眼角的泪冲刷的零零散散,她呼吸着男人身上的味道,感受着独属于她的爱抚和安慰。

缓缓的拍打和抚摸让赤诚慢慢的安静下来,不一会,只能听见轻柔的呼吸声。小心的为她盖好毯子,将自己的手帕放在一旁,留下一张字条后便蹑手蹑脚的走了出去。

“留给我最怕寂寞的爱哭小可爱。

…………

回到屋中,坐在沙发上看着书,好在今天大凤出任务,不然也一定会冲进来吵的不可开交。

  木门的吱呀声和餐铃的效果是一样的,誓约后得知指挥官喜欢甜食,每天的下午便是女仆长新增的“新娘修行”。

硕大饱满的黄色酥皮,可微微看见从底部空洞处渗出的洁白的奶油,随着餐盘的起伏将香甜的奶味散布在整个空间,大声的讲述自己的可口。一旁的杯子中是一杯看起来完美的红茶,若隐若现的白雾表明它恰到好处的入口温度,而澄清透亮的溶液,显示着制作者的精湛技术。

端起杯子,本想如往常般品味微苦甘甜的红茶,可一入口的瞬间就让指挥官的手僵住了。

本该是回甜的时间却返上一股苦涩的酸味,在这一瞬看向旁白的贝法,依旧是微闭的双眼和标志的微笑,和往常并无二至。在艰难的咽下这口茶后,甚至让自己怀疑了三秒的人生。

“贝尔啊,能帮我拿一下厨房的糖吗,今天我想喝点甜的。“谎称的意图一是为了试探异常也是为了万一的误会减少不必要的麻烦。

“不好意思主人,厨房的糖用完了。“

“可是我昨天刚买了一……..”

“我说,我尊敬的主人,厨房的糖已经用 完 了。还是说您质疑贝法的记忆和技术呢?“虽是在说话,但是脸上的肌肉却好似未动一分一毫,更像是从灵魂深处发出的质问。疏远的敬语明显是在告诉指挥官:我生气了,原因自己找。

夏蝉的摇滚乐诉说着夏日的激情,但房间里无限的寂静却好似开启了空调,让气氛一瞬间降至冰点。就想每一位婚姻男性所苦恼的一般,在女方生气的时候该如何找寻问题的所在堪称是一道经典的证明题,你明明感觉知道答案,但就是找不出关键的证明步骤。

忽然一个想法闪过头脑,让指挥官明白了眼前的小娇妻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转身走进厨房,随后响起了一阵锅碗交响乐。贝法看到指挥官直接进了厨房,便一下重重的做到沙发上,等着看这个男人能搞出什么名堂。

没多久,演出结束,随之而来的是摆在面前的一块松软的小蛋糕。金黄的色泽,鸡蛋的清香以及刚放下时随盘左右摆动的柔软,让女仆长看了也是小有一惊。回过神来,小嘴一嘟,小脸一鼓,将头扭过去。

“哼!“

简短有力的发声,此刻她丝毫不加掩饰了,不仅没有察觉到自己的生气,还用甜点来嘲讽自己。他突然怀疑自己是怎么喜欢上一块木头的。

“知道你生气了,不如先吃点东西,不然一会连生气的力气都没有了。“

本来还是想拒绝的,但是甜点无罪,何况他也算是知了一点错,虽然还没到重点上,但总归还是可以先吃点东西补充一下自己因发火损耗的心情。

吹弹可破的樱唇接触到这柔软的蛋糕,轻轻的一咬,却皱紧了眉头。没错,这份蛋糕,它也是酸的,猛然起身决定给这个榆木脑袋狠狠上一课。可刚准备开口的当,却被男人的双唇堵住了。

双手环住眼前有些炸毛的小猫的背,精准快速的堵住那准备开口的柔唇,紧接着便是将嘴中的最后的“歉意“送入对方口中。

甜腻的味道扩散开来,中和掉不和谐的酸味后又将鸡蛋的香甜进一步反馈。微闭的眼睛忽然猛的睁开,伴随着碧蓝的瞳孔的一瞬收缩,是乌云散去的标志。

“看来,完美的女仆长也会有吃醋的一天。“脸上的坏笑让本在生气中的女孩一下哭笑不得。举起小拳头锤在对方的胸口上,同时想挣扎着逃出男人的怀抱。

“你走开,谁吃醋了啊!!!“加紧了怀抱的力度,更加明确了怀中的爱人其实是欲拒还迎。

“该不会,是早上的事吧。“将炸开的毛抚平,缓缓安慰着她。

“我还从没被安慰过!!““还有被哄着睡觉!“此刻,那个优雅的女仆长已经消失了,而坐在这里的,分明是一个年轻的吃醋小女孩。

小拳头频繁的敲打,但是并没用力,气鼓鼓的脸颊更为那份美丽的面容加上一份可爱。

等到锤累了,才安静的靠在男人的胸脯上,补充早上缺失的恋人能量。

缓缓的坐下,将心爱之人的头靠在腿上,柔柔的抚摸那一头白色的“丝绸”

转过身,小脸使劲的挤在男友的肚子上,呼吸着安心的气息,感触着结实的腹肌。这是多少港区姑娘梦寐以求的时刻。

“补偿给你的,我的大小姐。”捏一捏那白皙的脸庞,光滑柔软的肌肤仿佛是在捏着一块果冻,悄悄看去,还是草莓味的。

哄睡着了吃醋的小女友,自己也把头靠上沙发,小憩一下。做好充足的准备来回答姑娘们可能再提出的其它难题。

清风拍打着指挥官的脸,在结束了一天的演出后,太阳用尽最后的力气让橘红色的聚光灯来一个完美的谢场。盛夏归于平静,万物回于寂寥。

睡意散去,睁开眼,是精神饱满的女仆长。端着下午的泡芙,坐在他的身旁。

“我又去买了一袋糖,算是给愚钝的主人一些施舍。”

“可是我刚刚还是看….见…..”

没等说完,纤细的食指已经按在自己的嘴唇上

“这可不是一个聪明的丈夫该做的,果然主人还是需要完美的妻子的关照呢。”

“那下次,让我来为完美的妻子演示一下甜点的真正做法。”伏在耳边,同时撕下一小块泡芙的酥皮,塞进她的嘴里。

充满磁性的声音刺激着她敏感的耳朵,身体微微一颤,红着脸,夺去了近在咫尺的唇。

舌尖轻轻叩在牙关上,获得了许可后,又将嘴中的美味喂给了自己的爱人。

“我很期待,那一定是比蜜都甜的美味。“

“希望你不会因为它的美味再一次吃醋。“轻轻刮了一下粉红的小鼻尖。

“为什么贝尔总是会输给您呢,明明是一个不懂女孩子心的木头。“

“也许正是因为是贝尔你,毕竟..“再一次靠近他的耳边,用微小的声音说道。

“你 是 我 的。“

再一次攻破了女仆完美的防御,让她躺在自己怀里,开心的笑着。

“您真的,连我都分不清您是故意的还是真的傻……。”

月光皎皎,是为所爱之人点起的夜灯。

海波摇摇,是为所想之人吹起的信标。

此刻,倾心的微笑是默契的证明。此时,甜蜜的拥抱是为爱的关照。

今夜,海浪所讲述故事,又添新的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