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首 页 >> 信息中心

054我赌她会来我若离去后会无期君子猫,095 孩子是不是死了?_我若离去,后会无期_君子猫_都市小说

发布日期:2021-12-05 04:02:37 作者: 点击:
    AB型,谢天谢地。

    白卓寒觉得自己终于可以不用再纠结了。长得这么丑的孩子,果然不可能是他的亲生骨肉。

    原来这世上的剁手党除了双十一双十二外,还有一种叫做——千万不要随便翻病历卡。

    如果白卓寒记得没错,当时叫上官去查过冯写意的个人资料。他档案上的血型,貌似是B型还是2B型来着?

    妈的法克——

    麻痹的冯写意你就是死也不让我安生是不是?!难怪小白糖长得跟猴子一样,你他妈的亏心事做多了,报应都找到女儿身上了你知不知道!

    “卓寒,你在干什么呢?”

    唐笙在床铺上等了好久也没见白卓寒出来,于是她穿着蕾丝睡裙匆匆下地。一双粉嫩的玉足踩在地板上,身后拖着一串精巧的小脚印。

    她的头发还没有完全干透,若隐若现的肌理妥帖在半透明的布料下。

    瘦削的骨架上稍微长了几斤肉,丰满的胸脯因不曾哺乳而没有明显的下垂。

    白卓寒抬起头,目光炯炯。他吞了吞喉结,一股压抑到内伤泛滥的愤懑直冲云霄。此时的他就像一头蛰伏的凶狼,万丈饥饿似能吞噬星光!

    “你……你怎么了嘛?”唐笙觉得他的眼神有点怪怪的。

    自己刚过生理期,也知道白卓寒已经隐忍好几天了。

    要不是因为今天突然摔了一跤又弄伤了小白糖,搞的心情大打折扣。唐笙本来还想好好打扮一下,晚上铺点情调什么的呢。

    然而白卓寒二话不说就扑了上来,压着她一路吻上大床。

    “卓寒……”

    唐笙被这突如其来的进犯吓住了。虽然这很白卓寒式的风格,但她还是更喜欢两人情到深处毫无压力地分享彼此。

    只是唐笙并不知道,这一刻的白卓寒心里是有多痛......

    六月的闷夜,还没到开空调的季节。

    很快就滚满了一身的大汗,从内而外的烦躁,焦灼着白卓寒的理智。

    他无法想象唐笙究竟遭遇了什么?无法想象在自己没能守在她身边的时候,是谁玷污了她为他保守多年的纯洁。

    那是他最心爱的女人,最想用尽生命来保护的女人。她美好的身体,娇柔的神态,只能在他一个人的驾驭之下绽放光彩!

    他怎么可以让她被别的男人占有呢?!

    白卓寒想不通,当初的自己,到底是有多懦弱,多无力,多么不像个男主角!

    “卓寒,你怎么了?”

    感受到一点点水滴落在脸颊上,唐笙嗅了嗅,咸咸的潮湿却分不清是泪水还是汗水。

    “你……能不能轻轻些,我有点不太舒服……”

    因为没有足够的亲吻和抚慰,唐笙一直都没能进入很好的状态。为了不扫白卓寒的兴致,她已经忍得很辛苦了。这会儿见男人的眼神稍微平和了一下,才试着祈求道。

    “阿笙,对不起……”白卓寒用力叹息一声。

    接下来的十分钟里,两人平躺着沉默。呼吸声此起彼伏,却仿佛敲不开一颗闭塞的心门。

    “还要……接着来么?”唐笙有点自责。她以为是自己恳求的一声‘痛’让白卓寒憋着心情强压回去。她不愿令他败兴而眠。

    “不了,休息吧。”白卓寒突然翻过身去,然后一头撞在床头柜上!

    “喂!你别这样啊!”唐笙吓得目瞪口呆,连忙拉住他。

    “这次只是个意外好不好!我们平时,不都很和谐的吗?其实……怪我自己没在状态,不是你表现的不好。我……要不我下次好好补偿你行么?”

    唐笙很能理解,男人的雄风往往是他们自信立本的关键——

    但是像白卓寒这样,因为一次滑铁卢就懊恼到想撞墙的,唐笙也是醉了。

    “阿笙,”白卓寒翻身抱住唐笙,整张脸埋在她的肩窝处,久久不愿再抬起:“我好爱你…。真的很爱很爱你。请答应我,无论发生什么事,你都不许再离开我。行么?”

    他突然很释然地想:如果小白糖真的不是自己的女儿也好,就当是老天爷为了惩罚自己曾经那些混蛋行为,而故意开的一个命运玩笑吧。

    只是可怜了唐笙,如果给她知道这一切,她得多难受呢?

    虽然被白卓寒今天晚上这一系列怪异的表现弄得有点懵,但唐笙还是很受用他这么低姿态的表白。

    这么久以来,两人生死与共地闯过了无数不堪回首的痛定思痛,却还没有一次——用这么深情这么认真的氛围来坦白这个爱字。

    “卓寒,我也爱你啊。我有你,还有小白糖,我也想不出这世上还有什么能让我们分开了。”

    唐笙抱着白卓寒的肩膀,手指轻轻抚弄他的短发。

    手术过后的新发已经长出来了。比以前更黑更柔软。就像一只毛茸茸的小动物,让唐笙每每爱不释手。

    两人就这样相拥而眠,连梦都要穿插在一起了。

    难能可贵的相依总是来在极度绝望的风雨后。白卓寒睡得挺踏实,因为在他一次次失去,又一次次获得的那个过程里,很容易确认什么才是生命里最重要的东西。

    ***

    顾海礁烧完百天,差不多也是赵宜楠的周年了。

    过去这一年,有的来有的走,人性好像被扔在一只巨大的熔炉里,重新炼化。

    唐笙渐渐看开了好多事。如今的自己,有相爱的丈夫有可爱的女儿,有热爱的事业,还有三五知心过命的好友。夫复何求呢?

    “这些是白妈妈生前留下的最后一点东西了。按照习俗,周年的时候该一并烧给她。”

    唐笙收拾楼上衣柜的时候,把赵宜楠零星剩下的几件衣物找了出来。

    今天梁美心也来了,顾海礁死后,她出国去外公外婆的故居住了一段时间,亡夫烧百天的时候才回来。

    她倒是没说有多想念唐笙,却对小白糖挂念得紧。

    “快来给姨婆婆看看,我们小白糖都长成大姑娘咯。”

    七个多月的宝宝已经能爬了,四条小腿儿蹬得飞快。有时候唐笙被她调理得没脾气,满床滚也抓不住她。更何况是上了些许年纪的梁美心呢?这半天,她跟着芳姨围追堵截了好久,才把小东西逮住去洗澡。

    “比刚生出来那会儿好看多了。啧啧,眼睛开了,鼻梁也高了。就是这小脸蛋啊,还没你爹妈一半白呢。咋叫小白糖呢,该叫小红糖。”

    唐笙:“……”

    还好姨妈并没有因为姨夫的过世而变成一个期期艾艾的孤僻老太太。,唐笙欣慰于她的絮叨。人只要还会絮叨,就说明生活还有期望。

    “哎呦,别爬!别爬!还没擦干呢!”刚刚铺好毯子呢,小白糖就滴溜溜地爬走了。梁美心跟着追,一直追到唐笙脚边。就看到小白糖抓着一块小花布就往头上盖——

    梁美心笑得眼泪都出来了:“这小妮子,才多大啊就这么爱漂亮。帕子给姨婆婆,乖,多旧多脏啊。”

    说着,梁美心从孩子手里取走那块手帕——凑到眼下,顿时愣住!

    “阿笙,这手帕你哪来的?”

    唐笙回过头:“哦,这是白妈妈的遗物。姨妈,你看这上面的绣字,是不是大舅舅当年送给她的啊?”

    “哦,对对!”梁美心伸手摸过那年代已久的‘棋’字,不由唏嘘一声:“咱们梁家祖上是做绣坊生意的,你大舅那一手好绣工全是传承你外婆。你妈妈也是,从小天分就足。唯独我不行,一看到针头线脑就想睡觉。你可知道咱们梁家祖传的那种双排戳纱法,前几年还准备申遗呢。”

    唐笙听得一头雾水。她只知道像大舅梁棋那样的人,斯文博学还会一门这么苏的手艺,可想而知当年能把赵宜楠给迷成什么样。

    “可惜了,到我们这一代……”唐笙没再说下去。

    遗传天赋这种东西,有些时候隔代得很没道理。自己织几件小衣服还成,但论起实打实的针线活,可完全比不上表姐顾浅茵呐。

    她怕再挑起姨妈的伤心事,赶紧换个话题说:“对了姨妈,今晚卓寒不回来,要么咱们出去吃吧。这附近新开——诶?”

    说了半天没看到梁美心应答,唐笙一转身,就见她俯着腰身从那一堆叠好的衣物里抽出一个块布角。

    “这旗袍也是卓寒他妈妈的?”

    唐笙愣了一下,解释说是文惜送给自己的。

    梁美心脸上的表情有几分变化,抿着紧紧的唇,不再说话了。

    唐笙也没在意,把东西收拾收拾交给了芳姨,说让她先帮忙拿去车库,明早去公墓。

    整个晚餐下来,虽然新开的茶餐厅韵味十足,但梁美心很明显不怎么在状态。

    她总是觉得,赵宜楠的那件旗袍,从花式到绣工,怎么看怎么熟悉呢?

    ***

    “哇啊——呜!”

    “好了好了,我们小公举乖乖的,不疼了哦。”漂亮的护士姐姐推进最后一针药,用干净的棉布擦着小白糖的泪水。

    “上一次还不哭呢,这次怎么不坚强啦。”

    防疫处每天注射疫苗的孩子排成行,哭声此起彼伏的。唐笙偏爱女儿,总觉得自家小白糖就是哭起来也是最好听的。

    白卓寒上次没跟来,这是第一回见女儿打针。整个过程都心疼得不行,始终抱在怀里哄着,连唐笙都抢不去。

    “一看就是个实习小护士,连点经验都没有。我说等大姐在的时候再打嘛,找个熟练点的老司机——”

    唐笙:“……”

    尼玛老司机不是这么用的好么?

    “我听说大姐今天跟容伟去见父母了是不是?”唐笙叹了口气,“大姐真打算闪婚啊?”

    “恩,她这个人做事一向如此风格。要么死亡,要么重生。”

    小白糖还在白卓寒的肩膀上哼唧,两只小手搂紧他的脖子,就像搂紧自己的全世界。

    “白先生——”

    就在这时,一个医生从遗传鉴定科的诊室里出来。许是巧合了,一眼就认出了白卓寒。

    “白先生您的报告都出来了,怎么一直不记得过来拿呢?”

    白卓寒的脸色变了变,回避了唐笙异样的质询。

    两周前他拿了小白糖的唾液样本来到这里做亲子鉴定。但事实上,从得知血型的那一刻起,白卓寒就已经不抱任何希望了。

    而报告刚出的时候,他正好在国外出差。一来二去就拖了下来,没想到竟然在唐笙面前给人逮个正着!

    “什么报告?”唐笙疑惑地看着白卓寒。

    “哦,是我做的遗传病理分析,我怕偏头疼不一定是车祸引起的。”白卓寒反应的还算快,但还是引起了唐笙的担忧。

    “要紧么?我看你最近没怎么头痛啊。怎么都瞒着我呢?”

    “没事,就是保险起见嘛。我现在越来越怕死,实在舍不得你和小白糖啊。”白卓寒把女儿交给唐笙,并将车钥匙一并给她,“你先带孩子去车里,我马上就来。”

    白卓寒看着眼前的亲子鉴定结果,认定基因匹配比率不足0.9%。根本就是毫无悬疑的,小白糖并不是自己的亲生女儿。那种虽然是亲生却发生血型异变的案例全世界也不过只有三五起,白卓寒认为自己能够和唐笙走到最后,已经用尽了所有的幸运。再也没有奇迹和例外了。

    此时此刻,他如释重负地走出诊室。将报告单团成一团,随手扔进了垃圾箱。

    他祈求上苍能为自己和唐笙永远保守这个秘密。

    小白糖,他认定了。唐笙,他爱定了。除此之外,什么都不重要了。

    走到医院大门口的时候,白卓寒看到唐笙抱着孩子等他。

    “你没事吧?”唐笙脸上遮不住关切之意,“报告呢?给我看看呀?”

    “没事,都是电子版的。我瞄了一眼,没有异常就没叫医生打印。”白卓寒敷衍了一句,伸手接过孩子,“不是让你去车里等么?”

    “哦,我……”唐笙心有余悸地冲着外面张望了一眼,“上次就在这遇到的那个疯女人,我现在都很小心的。”

    “有我在,别怕。”白卓寒一手抱着女儿一手拎着唐笙。几步远的停车场外,还穿着那件脏衬衫的疯女人正蹲在电话亭后面啃苞米呢。一直没抬头,也就没什么威胁了。

    “说起来,也是怪可怜的。”唐笙同情地瞥了一眼那疯女人:“都什么年代了,还有人重男轻女到这个地步。投胎到她那也是作孽,还不如把孩子送给懂得珍惜和感恩的人来养呢。对吧,小白糖?”

    唐笙亲了亲女儿的小脸蛋。这会儿不疼了,小家伙眼睛咕噜噜地转着,好奇地看着窗外的世界。

    白卓寒盯着那疯女人看了几秒钟,才把车子发动出去。

    只是他们谁也没想到,刚刚的医院大厅里。一个戴着墨镜围着纱巾的女人悄悄从墙后闪身过来,拾起白卓寒丢弃的那张亲子鉴定……

    “你下午还有什么安排吗?”白卓寒先把车开回家,芳姨出来将孩子接了进去,唐笙却有进家的意思。

    “恩,我要去公司加班。”唐笙把车钥匙拿过来:“你出差才刚回来,好好休息吧。”

    “加班?”白卓寒拽住唐笙的手腕,“我太太要加班,我怎么不知道?”

    “别提了,我们研发部这段时间也不知道是怎么了,接二连三地生病。上次负责新项目药妆的那个小团队,三个重感冒,四个腹泻肠炎。我和leo现在一人带两个组,每天实验数据都抄不完。唉,他还能到处闲心来泡咱家大姐,啧啧。周末只能我去加班咯。

    不过白卓寒,我跟你认真地讲。我觉得你得给我们研发部多买一份保险了,现在咱们研发项目里也接触些药物制剂,可别搞出什么职业病来。”

    “阿笙,别这么辛苦。工作只是为了谋生的,我们又不缺钱。”白卓寒心疼地看着她,他心里明白,唐笙干劲满满的样子多少也有疲惫下的假装。

    新项目里有卓澜的心血,也有他白卓寒对股东大会夸下的海口。唐笙想要站在自己身边,想要追上自己的脚步,这十几年来,她真的追的太辛苦了。

    “放心吧,你把小白糖帮我带带好就是了。你颜值高,多陪陪她让她越长越像你!”唐笙吻了吻白卓寒的脸颊,然后独自把车开走了。

    目送唐笙的车子开出别墅社区,白卓寒心思难宁。此时芳姨已经给小白糖换好了衣服,陪她在沙发上玩呢。

    也不知是哪根神经突然搭了个牵线,白卓寒摸出手机,回到楼上给高斌打了个电话——

    “有件事你帮我立刻办一下。”

    白卓寒凝着眉头,重重咬紧字音:“中心医院门口有个疯女人,白天会在停车场和花坛那里徘徊,晚上就在车站睡觉。你跟周围的保安或者商贩打听一下就知道,好像是姓王。你把她给我带回来,先找一家疗养院控制住。我需要她的DNA样本。”

    “知道了。”

    白卓寒并不很清楚自己为什么突然会有这么可怕的想法——

    他是在赌。

    赌上天不会惩罚那么可怜的唐笙,赌冯写意还有最后的廉耻和人性。

    赌他的小白糖,会不会依然在一个未知的角落,等着她的爸爸妈妈?

    ***

    “喂!你——”上官言正叼着牙刷呢,刚开门就被白卓寒劈手一拳揍过来,吞了一嘴的薄荷味。

    “Steven!你疯了吧!我还有两个月就要办婚礼了你居然打我的脸!”

    听闻外面争执,韩书烟从洗手间里出来。

    “白卓寒你发什么疯!要打架找我啊,别欺负我男人行不行?”

    可是一看到白卓寒红着眼圈,貌似刚喝过酒的样子。韩书烟心知他必然是遭遇了什么大事,否则绝对不会再把自己失态放纵到这个地步的!

    “医生不是说你至少要戒酒一年的么?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上官言吐掉牙刷,胡乱擦了一把脸。

    他想要把白卓寒拎起来,一路却跟扛死狗一样无力。

    “你们……把我女儿弄哪去了?”

    白卓寒摇摇晃晃得根本站不稳。这会儿终于被上官言扶到沙发上,抱着个抱枕就嚎叫。

    这大半夜的,也不知道他喝了多少。

    “你说什么呢?小白糖怎了么!”韩书烟打了水过来给他洗脸,上官言好不容易把他扶正,又被他挣扎着推开。

    “她根本就不是我和阿笙的小白糖……”

    白卓寒的领带歪在一侧,血红的眼睛泪水晶莹。他的委屈和绝望就仿佛瞬间萎缩了脑垂体,像个无助的大男孩一样摊在沙发上动也不动。

    上官言和韩书烟面面相觑,好半天才从他含糊不清的言语捕捉到有效的信息。

    “你说什么?小白糖不是你们的女儿?”

    “什么意思?”上官言看了看韩书烟,“难道唐笙的孩子真的是冯写意的?书烟,你不是见识过那混蛋的动向么?难不成——”

    “你胡说八道什么!阿笙是我女人,谁敢碰她我宰了他!”白卓寒撑起身来,恶狠狠地扭住上官言的衣领,“你装什么装!你不止一次跟我说…...你要把小白糖偷走当媳妇,你把我女儿弄哪去了!”

    上官言:excuse-me?

    白卓寒醉的实在太厉害了,理智和智商都已经不在线了。上官言又急又郁闷,被他扯得哭笑不得!

    “我那是开玩笑的,怎么可能真的把小白糖带走!Steven,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还能有什么误会?”白卓寒掏出揉烂的一张亲子鉴定书:“你自己看看,这上面的女人叫王翠翠,是个农村来的务工!她才是小白糖的生母!就在同一天,她在中心医院引产了一个八月胎的女婴——

    她的女儿,被我们当成小白糖养了整整八个月!那我们的女儿呢?”

    捡起地上的鉴定书,上官言和韩书烟的脸色都变了:“这……这怎么可能啊!我们是亲眼看着医生把小白糖送进保温箱的!”

    白卓寒哪里还能顾忌半分仪态和理智,在酒精的作用下,他鼓足勇气认真地盯着两人的眼睛。

    “上官,书烟…….你们别再骗我了。我求你们告诉我实话。

    孩子……是不是死了,她是不是根本就没挺过来?你们是怕我和阿笙伤心,才……故意弄了个孩子安慰我们是不是?

    你们给我说实话!我能挺得住,只要……只要先别告诉阿笙,我怕她会受不了……”